正文 第一千四百七十二章 自爆内丹

    一片无边海域之中,一艘小船正在海面疾驰,小船甲板上,方方盘膝坐着,识海中推演着天女印和小衍真诀,暗夜豹化作一只黑色小奶猫趴在方方身边,闭着眼睛似是在睡觉一般,享受着阳光照在身上的温暖感觉。

    “有金丹境界的修者正在靠近这里。”

    趴在方方身边的暗夜豹突然睁开了眼睛,神识叫醒了方方,“而且至少是金丹中期修为,三个。”

    暗夜豹神识能看到有三个金丹修者正向他们的位置飞来,而且以他的神识境界,竟看不出那三人的修为。

    “金丹中期?”方方闻言顿时愣住了,“难道是玄阳宗的人?时间对不上啊,这才四天时间,他们怎么就能赶来?”

    虽然严子真说了,他爷爷是玄阳宗宗主,不过方方却并未在意,因为就算有心灯影像留存,对方可以认定是自己杀的,想要在茫茫海域找到自己也没有那么容易,即便是向影宗购买情报,起码也要十几天的时间,有这时间,足够她回到金鳌岛了。

    方方哪里知道,因为方逸委托了影宗时刻关注着她的缘故,仅仅两天时间便将她和暗夜豹的身份情报以及位置,全都送到了玄阳宗,这才让玄阳宗能够在严子真死后的第四天便追杀过来。

    “也许不是玄阳宗的人,我们静观其变。”暗夜豹也觉得这时间太快了些,不合常理,可能是恰好路过的修者也说不定。

    虽然心存侥幸,但方方与暗夜豹也不马虎,方方立刻开启了船上的防御法阵,暗夜豹也恢复了本体大小,虽依旧收敛着气息,但却已经做好了随时战斗的准备。

    这艘小船虽然看起来不起眼,花费却不小,还是在方方十六岁生日时,彭斌和龙旺达、小魔王三人专门送的礼物,这礼物可是足足花去了三人近两千块上品灵石,船上防御阵法全开,便是金丹中期修者想要将其攻破,怕是也要耗费些时间。

    也就是在暗夜豹发现那三位金丹修者片刻之后,天空之中便有三人凌空飞来,将方方这艘小船围拢起来,其中一位修者道:“布衣宗的小丫头?可是你杀了严子真严公子?”

    “什么严公子,听都没听过。”方方自然不会承认,当下摇头否认。

    “哼,还敢狡辩。”另一位金丹中期修者道:“你不承认也没用,先杀了再说。”

    那修者根本不管方方所说是真是假,身前悬浮一柄飞剑,伸手一指,便见那飞剑猛然暴涨十余倍,化作一柄巨剑,凌空斩下。

    “轰。”那巨剑斩在小船防御阵法上,爆发出轰然巨响,可那小船却纹丝未动。

    “嗯?这艘小船的防御阵法竟能挡住我一剑,看来也是宝贝。”

    能够挡住金丹中期修者的一剑,足矣证明这小船上防御阵法等级不低,像这种船只,起码也要过千块上品灵石。

    “这小船看起来不起眼,却是件难得的宝贝。”另一位金丹期的修者笑道:“维持这种等级的阵法,怕是要消耗不少灵石,想不到一个炼气期的小丫头都能这么富有。”

    “我们一起出手,先破了这阵法再说。”三位金丹中期修者,围拢住小船,各自施展本命飞剑斩去。

    “小黑,怎么办?”

    方方心中焦急,别说是身上携带的灵石消耗不了太久,单这防御阵法也不可能在三位金丹修者的攻击下坚持太久,暗夜豹的修为只相当于金丹初期修者,便是比寻常金丹初期修者更强一些,但也比不上金丹中期,更不要说对方还有三人。

    这时候方方有些后悔了,杀了严子真之后应该立刻回金鳌岛才对,根本不该心存半分侥幸,可能这就是独自闯荡中应该获得的一种经验吧,只是这经验未免来的太晚了些,可能自己的人生便要到此终止了,还连累了暗夜豹。

    茫茫大海之中,面对三位金丹中期修者,方方根本想不出丝毫逃脱的可能性。

    “吼。”暗夜豹陡然身躯膨胀,巨大的嘴巴猛然张开,口中出现一个黑色漩涡缓缓旋转,似是黑洞一般,产生了巨大的吸力,周围的海水、空气尽皆被它吸入腹中。

    那三位金丹中期修者顿时就感觉到自己的飞剑似乎都要不受控制,飞向暗夜豹那张大嘴之中,同时,他们释放出去的神识、灵力也未能幸免,尽皆被暗夜豹吸收了进去。

    “这是什么妖兽?”

    三位金丹修者皆是一惊,接到宗主严向明的命令时,便知道这女孩儿身边有一头相当于人类金丹初期境界的妖王,三人也并未放在心上,甚至认为派他们三人同时前来有些小题大作了,有一人便足矣解决了。

    最终还是担心遇到布衣宗派来的金丹修者,三人才同时行动,却想不到这妖王竟有这等实力。

    “收。”三人加大了灵力控制,才将各自的本命飞剑收回。

    “给我破。”

    一道剑光斩去,便被暗夜豹口中的漩涡吞噬,再斩一道剑光,再被吞噬,而且渐渐的,三位金丹修者便觉得那漩涡越转越快,吸力也越来越强,现在,便连他们三人都有一种要被吸收进去的感觉。

    “我看他能吸多少。”其中一修者眼神发狠,本命飞剑收起,手掌向前一推,体内大量灵力倾泻而出,单纯以灵力轰向暗夜豹口中的漩涡。

    见到那狂猛的灵力,暗夜豹嘴巴猛然闭上,正如那修者界所想,如此庞大的力量,暗夜豹根本吸纳不了,若是强行吸纳,怕是内丹都要被撑爆

    而且仅仅这片刻,暗夜豹便觉得内丹似饱和了一般,再想吸收却就难了。

    “哼,不过如此,破。”三位金丹修者本病飞剑再斩,小船的防御阵法轰然破碎。

    “完了。”方方心中一片凄然,没有害怕,只有思念,思念爸爸妈妈,外公外婆,还有对暗夜豹的一丝愧疚,若不是自己执意要跑出来,暗夜豹也不会遭此横祸。

    “小黑,连累你了。”方方抬头看着以身躯护住自己的暗夜豹,微笑说道,笑容甜美,看不出一丁点恐惧神色。

    “快走,我拖住他们!”暗夜豹庞大的身躯猛然撞向小船船帮,那艘小船便似离弦之箭一般射出。

    “小黑……”方方眼见暗夜豹在自己的视线内越变越小,眼中有泪珠滑落。

    从小到大,暗夜豹陪在她身边的时间比方逸和柏初夏都要长,一人一兽早已建立起深厚感情,此刻暗夜豹将自己连人带船一起撞得飞速远离,自己则是以庞大身躯挡住了那三位金丹修者,不用想也知道,暗夜豹是打算以自己的性命为自己争取时间逃跑。

    “想拖延时间逃跑?哪里有那么容易。”

    三位金丹修者看向暗夜豹冷笑,这片海域,方圆数千里都没有岛屿,便是让方方驾驭船只先逃上一个时辰,也躲不开他们的追杀,索性先解决了这头妖王再说。

    远处,被暗夜豹撞的飞速远离的船身稳住,方方没有丝毫犹豫便又驾驭小船向暗夜豹方向驶去,只是此时,暗夜豹口中突然吐出一颗黑色珠子。

    “糟糕,快走。”三位修者见到那黑色珠子,均是大惊,没有丝毫犹豫便向远处退去。

    “轰。”

    一声震天巨响,那黑色珠子猛然爆炸,狂猛的能量向四周扩散,即便是瞬间便向远处遁离的三位金丹中期修者亦被波及到,巨大的能量冲破了灵力防御,轰在身上,使得三人退后的速度再增,纷纷喷出一口鲜血。

    “妈的,居然舍得自爆内丹。”

    三位金丹修者被暗夜豹内丹自爆的力量波及,纷纷受伤,其中一个修者忍不住骂道,好在他们三人修为高过暗夜豹一个等级,否则这一下不死也要重伤,如今只是腑脏稍有移位,甚至不用什么灵丹妙药,静心休养几日便可痊愈了。

    “小黑……”目睹暗夜豹毫不犹豫自爆内丹那一刻,方方顿时泪如雨下。

    回想起金鳌岛上的一幕幕,那头喜欢在沙滩山晒太阳,喜欢在海中扑捉鱼虾,喜欢趴在自己身边,却唯独不喜欢打打杀杀,甚至被小魔王视作没出息、胆小鬼的暗夜豹,竟如此草率自爆了内丹,甚至都没有去想想还有没有别的办法。

    怕也只有这样,才能伤到三位金丹中期修者,才能为自己争取逃离的时间。

    只是,自己又怎么可能真的忍心就此离开?

    天空之中,暗夜豹的身躯坠落,妖王境界的妖兽和金丹境界的人类不同,妖王自爆内丹,只要控制的好,并不会伤及性命,只不过没有了内丹,修为灵智全无,和普通野兽再没什么区别,也不可能再度修行。

    方方驾驭着小船返回,将坠落在海中的暗夜豹身躯拖到了船上,目光冷冷扫视着围拢过来的三人,口中沉声道:“迟早有一天,整座玄阳宗都要为暗夜豹陪葬。”

    “呵,玄阳宗不用不用陪葬就不用你来操心了。”其中一个金丹期修者道:“有你陪着,想来它也不会寂寞,就不用玄阳宗的人去陪了。”

    “刚才倒是没注意,这小妞生的倒是标致,刚好我通宵一门双修之法,咱们也不要浪费了。”

    “那感情好,哈哈哈……”

    那妖兽自爆内丹已然是没有任何的威胁,三人看向方方,眼神便似看一件毫无行动能力的物品,随时任由他们摆布。

    “你们休想。”方方伸手拍向自己脑门,打算自尽,手却在半空中停下,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阻挡着。

    “想自杀,问过我们没有?”其中一个修者手指一勾,方方的身躯便漂浮起来,飞向那金丹中期修者。

    “找死!”

    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之中乍然响起一声爆喝,三位金丹修者只觉得识海中一阵刺痛,随后轰然炸开,根本没弄明白怎么回事便失去了意识,身躯坠落到海中,自始至终,甚至都没有见到敌人在哪。

    来人正是方逸,此时背后一对洁白羽翼张开着,搂过失去控制正在向海中坠落的方方,落到了小船的甲板上。

    “没事了,没事了。”方逸搂着方方,轻抚着女儿的头发,像是在安抚刚刚受到了惊吓的孩子一般。

    “爸爸,你怎么才来,你再早来一会儿,小黑也不用自爆内丹了……”

    “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我不该任性头跑出去,害了小黑……”

    方方趴在方逸怀里,放声痛哭。

    半晌,方方止住了哭声,目光呆滞,搂着眼神中已经失去色彩的暗夜豹。

    暗夜豹失去了内丹,静静趴在甲板上,一动不动,任由方方搂着。

    “小黑,谢谢了。”方逸看着失去了灵智已经退化成野兽的暗夜豹,眼中闪过寒芒,道:“你放心,玄阳宗会为此付出代价的。”

    带着失魂落魄的方方和暗夜豹回到了金鳌岛,小魔王第一时间瞬移过来,看到身上再没有丝毫灵性的暗夜豹,看问方逸问道:“怎么回事?小黑这是怎么了?”

    “玄阳宗的人干的!”方逸将影宗传给自己的情报,全数告知了小魔王。

    “玄阳宗?”小魔王冷声道:“很好,我要他们全宗上下,鸡犬不留。”

    小魔王神识一动,周围七头妖王瞬间齐聚到金鳌岛。

    “走,咱们去玄阳宗,屠宗。”小魔王心中杀意沸腾。

    想当初,他曾对暗夜豹说过,要暗夜豹保护好方方,暗夜豹也曾表示过,除非是从它的尸体上踏过去,否则没人能伤害方方,如今,暗夜豹做到了,虽然留了一条命,却退化成了野兽,按照小魔王此时的想法,若是再退化成野兽,还不如死了的好。

    一头不愿打打杀杀,在他看来甚至有些怯懦的妖王,却是为了方方毫不犹豫自爆了妖丹,选择了一种生不如死的活法,有如此胆气,又怎么会怯懦。

    报仇,屠尽玄阳宗,鸡犬不留,为暗夜豹报仇,这便是如今小魔王唯一的想法。

    “慢着!”方逸拦住了小魔王,咬牙道:“我们开宗立派在即,正好借这玄阳宗,向连云海域宣告一下我们天地门的实力。”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