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四十九章 双喜

    如今方逸心中只想着借助小仙界的环境尽快将神识提升到金丹中期境界,再加上魂树本身便有使修者心神安宁的功效,因此忽略了上清天枢院印的存在,反而又进入到了那种心神彻底沉寂的状态,无我,无他,无世间一切。

    “这是什么?”钧天鼎器灵见到那淡淡金光,有些惊讶。

    前两次这种异象发生时,钧天鼎器灵都处于沉睡的状态之中,并没有看到,此时见到上清天枢院印漂浮在方逸头顶缓缓旋转,洒下淡淡金光,方逸在那金光笼罩下神识境界正飞速进步着。

    “难道……”钧天鼎器灵突然想起仙剑府中夏侯武的话:“这难道就是那夏侯武所说的仙器投影?”

    “看来,这方逸的确是有大气运者,我跟着他,倒也不算埋没了……”

    方逸沉浸在修炼之中,也不知道过去多久,突然感觉到浑身酸疼,心神醒转,再看周围,先前布置下的近百块灵石全都消耗一空,神识一动,便觉异常清明,神识覆盖范围也比先前大了许多,对于自己体内的灵力使用也更加入微。

    我的神识,这就晋级到金丹中期了?”方逸感受着周围和自身,逐渐适应着神识晋升带来的变化,同时也不忘取出一块上品灵石供身体吸收。

    “方逸,你醒了?”钧天鼎器灵道:“其实你第一个月刚过神识境界便突破了,不过当时你正处于沉寂之中,神识进步速度极快,我就没有打扰。”

    “我布置的近百块灵石都消耗光了,难道说,已经过去了近三个月?”

    按照方逸和钧天鼎器灵之前的估算,神识境界想要到达金丹中期境界,差不多需要两个月左右的时间,为稳妥起见,方逸布置下了近百块上品灵石,差不多够三个月的消耗,因此见灵石已经全部消耗,方逸便以为已经过去了三个月之久。

    “只是过了两个月多一点的时间。”钧天鼎器灵道:“虽然没有刻意修炼,可你体内的灵力也有所增加,对于灵石的消耗加快了些。”

    “你刚才说,第一个月刚过我的神识就突破了?”方逸这才注意到钧天鼎器灵之前的一句话。

    “没错。”钧天鼎器灵道:“你神识中的上清天枢院印,对你的神识境界提升,帮助也很大。”

    “原来如此。”方逸苦笑了一声,说道:“这上清天枢院印,我自己根本无法调用,每次都在我不经意间出现。”

    “还有一件喜事,你没注意到?”钧天鼎器灵突然神秘兮兮的说道。

    方逸微一错愕,瞬间明白过来,手掌一身,三寸长的本命飞剑静静躺在掌心。

    “我的本命飞剑,终于晋升到中品灵器了。”方逸顿时大喜,哈哈大笑道:“日日以庚金剑元孕养,熔炼了巴掌大一块星辰金石,最近又熔炼了几两月玄金沙,终于成功晋升到了中品灵器。”

    “也不知道晋升到中品灵器之后,威能增加了多少。”

    方逸掌中把玩着本命飞剑,手一抖,那本命便似一道电光,疾射而出,在空中划过一道圆弧,又向自己飞来,四色光罩撑开,抵挡自己的本命飞剑。

    那四色光罩被本命飞剑刺中,砰一声破碎,本命飞剑也被卸去九成威力。

    “这就是中品灵器之威,比先前强大太多了,根本不是一个级别。”

    方逸心中激动:“以我如今的灵力驾驭,便能够有金丹中期威力,若是渡过金丹大劫,成就金丹,怕是以金丹初期修为便能够抗衡金丹后期修者,若是再加上白帝庚金剑法,便是金丹后期也能够斩杀。”

    “若是能够五行剑法同修……”方逸心中惦记着百里经武手中的戊土剑元:“便是半步元婴我也不惧。”

    “方逸,如今你神识晋级到金丹中期,可还能再靠近魂树一些?”钧天鼎器灵依然惦记着魂果。

    “的确可以。”方逸点点头道:“如今我的神识覆盖范围大许多,可以以神识承托身体,但是近千里距离,却也不太可能。”方逸道:“靠流光羽翼倒是有可能抵达,只不过需要消耗大量灵石,按照初步估算,起码也要两三千块灵石才行。”

    “那可是魂树。”钧天鼎器灵道:“若是能得到一枚魂果,便是耗去一万块上品灵石也值了。”

    “问题是我可没有一万块上品灵石。”

    方逸自然知道魂果的珍贵,但是如今他手中,也就只有不到四千块上品灵石,这个数量也许能够支撑流光羽翼飞行到那棵魂树,但却未必能够支撑返回的消耗,更何况,从这里再回到罡风雷火区域,也还需要几天的时间,没有上品灵石的话,就算是方逸也会被这里的重力压垮。

    “那便先去斩了那位百里经武。”钧天鼎器灵道:“说不定还能得到些灵石。”

    “想要杀他,哪里有那么容易。”方逸摇了摇头,说道:“黄帝戊土剑法中那防御手段极为厉害,十重山峰虚影在前,似是隔着层层空间,让人有一种寻找不到目标的感觉。”

    两次以寂灭轰中十重山,方逸便已经感觉到那防御手段的厉害之处,那些山峰虚影一出,方逸便有一种对方与自己根本就不在同一空间的感觉,两次均被他轻松躲了过去。

    虽然自己神识已经晋级到金丹中期,本命飞剑更是成为了中品灵器,但是方逸依然不敢确定能够破开十重山的防御,一旦施展全力仍没有将其斩杀,以百里经武的性情,知道了自己实力倍增之后,必然会躲回千古宗,除非修为大进,有了对付自己的把握,否则定不会再出来,自己目前也没有能力杀上千古宗取其性命。

    想要斩杀百里经武获得戊土剑元就只有一次机会,一次杀不死,以后便难了。

    “这件事情要慎重考虑,必须要做到一击必杀才行。”方逸想了一下,说道:“只要我们离开小仙界,百里经武怕是瞬间就能猜到我所在的方位,或许可以利用一下这一点。”

    “先比一比耐心吧。”方逸站起身,说道:“我们干脆就先回太阿宗,让他去想办法。”

    自己从小仙界出去,便返回太阿宗,也算是向百里经武示弱,让其认为自己在小仙界之中也没有什么进步,才会躲回太阿宗,这样一来,先着急的必然是百里经武。

    因为方逸修为实在太低,只有筑基后期境界,相比百里经武要想从金丹初期晋级到金丹中期,方逸从筑基后期到达半步金丹甚至渡过金丹大劫要简单的多。

    如今方逸只有筑基后期修为,百里经武便已经奈何不得,若是再给方逸充足的时间,修为更进一步,甚至渡过金丹大劫,那么百里经武将再不是方逸的对手。

    打定主意,方逸起身返回,神识境界到达金丹中期,返回的速度也比来时快了许多,只用了四天时间抵达了小仙界边缘,背后羽翼张开,穿越过罡风雷火区域,向神木大陆太阿宗方向飞去。

    离开小仙界的瞬间,方逸便将神识境界收敛至金丹初期水平,和之前保持一致,似是这两个半月以来,没有任何变化一般。

    “果然不出我所料。”

    方逸刚刚飞离小仙界,千古宗小月峰之中,百里经武便通过戊土剑元感应到了方逸所在的方向,冷笑一声道:“两个半月,你也算是富有了,就算是在边缘修行,也要耗去五十几块上品灵石吧。”

    百里经武可不认为方逸能够在两个半月的时间内能够修炼出什么成果,即便在小仙界之中也不可能,之所以急着赶回来,定也是舍不得上品灵石。

    “不过这方逸也的确有些本事,硬是凭着筑基后期修为便能够闯过罡风雷火区域,不知道若是换了我,能不能活着到达小仙界。”

    虽然没有冒险去闯那罡风雷火区域,但是百里经武仍不自觉将自己与方逸对比,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百里经武也有自知之明,以他的修为实力与身上的法宝,去闯那罡风雷火,绝对是九死一生。

    起身离开静修的房间,百里经武来到小月峰峰顶,感应着戊土剑元所指方向,便要前往阻拦方逸,却突然皱起眉头:“这方逸的方向,是向着太阿宗去的,难道是不打算修炼黑帝初水剑法了?”

    “是了。”

    百里经武琢磨道:“即便躲藏起来修炼,也很快会被我找到,在我的干预之下,他根本无法静心修行,若是换了我,也会先回到太阿宗之中,等到修为突破到半步金丹,甚至渡过金丹大劫,到时候就是我要想办法躲藏了。”

    “以他现在所展现出来的实力,一旦渡过金丹大劫,怕就能够有了对抗金丹后期修者的实力。”百里经武深知五行剑法的恐怖,因此越想越觉得自己猜测的不错:“到那时,便是直接杀上太古宗,我太古宗怕也没人能够拦住他。”

    “不行,必须要想个办法出来,不能让那方逸安心修炼。”百里经武回想着方逸的一切讯息,看其中有没有东西可以加以利用。

    ----

    “雷师侄真正开始修行才不到一年时间,便有如此进境,果然是名师出高徒。”昊阳亲自来到紫竹林,刚好看到雷林正在修炼剑法。

    回到了紫竹林,方逸暂时放下了自己的修炼,全心指导雷林,两个月过去,方逸开始教导雷林练习一些剑法。

    先前每天数千次的单一动作的练习有了效果,对于方逸所教授的剑法,雷林几乎只需要练习两三遍便能够使用的得心应手。

    夸赞完雷林,昊阳又对方逸道:“先前方师弟一走便是近三个月,不知道又斩杀了多少巨人?”

    “让宗主师兄见笑了。”方逸道:“我这一路,只顾着游山玩水,倒是没有去找巨人的麻烦。”

    “方师弟便是从此不再斩杀一头巨人,也是神木大陆人类中的英雄。”昊阳向方逸竖起了大拇指。

    原来,方逸留下的那卷剑气法门很快便有不少炼气期、筑基期弟子学会,虽然这些人不似方逸般有几乎取之不尽用之不完的灵力,但也的确能够在与巨人中的战斗中发挥出巨大作用。

    “昊某也厚颜研究了一点方师弟这剑气风暴,虽然和太阿宗诸多剑法不同……”说到这儿时,昊阳盯着方逸道:“可总感觉,方师弟这些功法与太阿宗剑法有诸多相似之处,敢问方师弟师尊名讳,说不定我们与方师弟还有些渊源。”

    自从方逸确定太阿宗也是剑宗分支之后,也算照顾,将剑宗御剑术大部分内容整合到了剑气风暴法门之中,一同交给了昊阳。

    御剑术本就为剑宗根基,太阿宗又是剑宗分支,昊阳很快便从中发现许多和太阿宗诸多剑法相关联之处,有些相同,有些则是互补,几乎将宗门内的基础御剑法门补充完整,还有大量优化。

    看出其中蹊跷的昊阳顿时对方逸的来历产生了怀疑,再加上近日外界有些传言,说方逸进入太阿宗乃是有所图谋,不得不让昊阳与太阿先生留意,两人特意翻阅了宗门历史文献,也并未发现叛出宗门或是被宗门逐出之类的事件,从这点上来说,太阿宗不太可能有重要剑法流落在外。

    再加上方逸又贡献出了剑气风暴法门,而且以两人眼力,自然能看出那些基础御剑之法明显是额外加进去的,为的就是补充和优化太阿宗的基础御剑法门,做出如此贡献却从未言明,要说方逸有所图谋,昊阳与太阿先生两人却也不怎么相信。

    只不过昊阳宗主还想要问问清楚,也的确想知道方逸那位已故的散修师父,是否与太阿宗有着某种关联。

    “岂止是渊源。”方逸心中暗道:“论辈分,这位昊阳宗主和太阿先生怕是也要像皇甫千钧一样,叫自己一生师叔祖才行。”

    方逸自然不会与他说这些,只道:“可能是有些渊源,我在翻阅太阿宗各种剑法时,的确是感觉到这些剑法之中,与我以往所学似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或许是家师,或许是家师的长辈,可能的确与太阿宗之中有些关联吧。”方逸随口道:“可惜家师并没有向我透露过什么,也未向我透露过姓名,从小到大,我也只是叫他师父。”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