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二百九十二章 五神养魂丹

    等到公冶晓离开,沈百天在堂间来回走了几步,皱着眉头看向了方逸,问道:“炼制这种丹药需要这么多种灵草灵药吗?”

    说实话,对于方逸炼丹师的身份,沈百天还是半信半疑,尤其他也略通一些炼丹的知识,感觉方逸所需的丹药数量有点太多了。

    “我只是按照丹方上所需的丹药名称报出来的。”方逸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上古丹方,和现在的炼丹手法颇有不同,可能所需要的丹药也不尽相同吧。”

    沈百天闻言点了点头,他对药性倒是有些了解,当下说道:“你这灵草灵药中,有近半数都是火属性灵药,你都说长生是中了火毒,还以这么多火属性灵草灵药来调配,怕是不妥吧。”

    方逸耸耸肩,问道:“你们既然都知道公冶公子中了火毒,那为什么没人能治好呢?普通的火毒可难不倒金丹修者吧。”

    “大哥。”这时候沈百川也开口说道:“一些草药而已,何必津津计较,相比我们这些年的付出又算得了什么。”

    “你若治不好怎么办?”沈百天没有理会沈百川,而是继续追问道。

    “我和沈宗主已经说过了,治不好自然会让沈宗主探查储物袋。”方逸说道。

    见沈百天还要说什么,沈百川终于按耐不住说道:“大哥,你不是想让我失信于人前吧。”

    沈百天见沈百川面色不悦,终究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对沈百川道:“二弟,我是怕这小子耍诈。”

    沈百天这话声音虽然不大,却也没避着方逸,话说完还故意看了看方逸,最后对沈百川说道:“行了,我去看看还有多少人不同意探查储物袋的。”

    沈百川也是颇为无奈,对方逸道:“方道友,我大哥就是这样的人,你不必介怀。”

    “无妨,沈长老的怀疑也不无道理。”方逸倒是不在意,对沈百川道:“沈宗主,我需要一间密室,灵草灵药买回来之前,也需要稍稍调整一下状态。”

    这座楼宇之中,最不缺的就是密室,为方逸选好了一间密室,沈百川道:“方道友,这座楼宇是我们太古宗的中枢所在,能随意进来的都是我太古宗重要人物,给你选的这间密室是我自己所用,不会有人前来打扰。”

    “好。”方逸点头:“公冶长老采买了草药直接送来即可,还有我朋友和那只灵兽,还望宗主善待。”

    “方道友请放心。”沈百川道:“你朋友和那只灵兽我们定会好好款待。”

    “方道友,这些是你需要的灵草灵药,每种十份,如果有剩余,方道友自行留下便是。”

    公冶晓的办事效率极高,不到一天就已经把方逸所要的灵草灵药全部凑齐,而且都是按十份的数量采购,公冶晓回来之后,沈百川就亲自送了灵草灵药到方逸处。

    “那就多谢沈宗主了。”方逸谢过,说道:“沈宗主,我大概需要三天的时间炼制丹药,三天之内,不希望受到任何打扰。”

    “好。”沈百川点头道,在他看来,这么多种灵草灵药搭配调和在一起,对于筑基中期的修者来说,三天的时间算是很短了,这应该还是方逸那件灵器丹炉起了相当重要的作用。

    沈百川离开后,密室大门紧闭,就只剩下了方逸自己,神识一动,钧天鼎出现在了眼前。

    “钧天,你觉得咱们应该给公冶长生炼制个什么丹药合适?”方逸笑问道。

    “给他炼制几枚百转丹吧。”

    钧天鼎说道:“之前我就考虑过了,公冶长生体内筋骨经脉都很好,唯独肉身长期处于和天星净火的对抗之中,有些虚弱,百转丹可以帮他重塑部分肉身力量。”

    “好,那就给他炼制几枚百转丹。”方逸笑道:“对了,钧天,我探查公冶长生的体内时,并没有寻找到天星净火,只是在以北元初水灵力帮他洗涤身体时感觉到了一阵奇异的波动。”

    “不知道是时间太久还是天生就这样。”

    钧天鼎说道:“我感觉天星净火已经和他的血肉融为一体,你看他虚弱不堪,其实他可以百毒不侵、万邪辟易,你以北元初水的灵力给他洗涤身躯,感受到的波动应该就是天星净火的波动,想要避开你的北元初水。”

    北元初水,乃是天地至寒之物,万水之源,同样属水的宝物遇到北元初水就只能是被吞噬,而如果是火属性的东西遇到北元初水就会被湮灭。天星净火这种异火,本身就带有模模糊糊的灵智,感受到北元初水的气息,第一时间就选择了退避。

    “所以你认为,只要我加大北元初水的灵力,就可以把天星净火给逼出公冶长生的体外?”方逸问道。

    “没错,不过北元初水太过霸道,你也不要一上来就加太多,慢慢来,否则很可能会直接湮灭他体内的天星净火,我跟你说,天星净火这种东西太过罕见,就算是一个火星都尽量不要浪费。”

    “好,我知道。”方逸点头道:“是不是只要天星净火一离开公冶长生的身体,你就能收入到鼎中?”

    “可以,有了天星净火,不光是可以净化钧天鼎中存放的灵草灵药,你还可以孕养一丝到体内,有一丝天星净火,足够你百毒不侵了。”钧天鼎说道。

    “这倒是不错。”

    方逸点头道,现在自己的修为到了筑基中期,金丹期以下的修士基本已经没有能对他构成威胁的了,但是唯独有一种情况,就是被人下毒,要是能够像钧天鼎所说,孕养一丝天星净火于体内,倒是可以解决这个后顾之忧。

    “你要的这些丹药,是不是可以炼制紫灵丹?”方逸还记得,当初钧天鼎说起紫灵丹,需要火属性的灵草灵药,所以钧天鼎在列出灵草灵药名称的时候方逸就有了猜测。

    “哈哈,的确有紫灵丹。”钧天笑道:“筑基期灵药中,也就紫灵丹对你还有些作用,除了紫灵丹之外,还可以炼制五神养魂丹。”

    “五神养魂丹?”听到这个丹药的名字,方逸不由愣了一下,身为修者,他自然知道五神是什么。

    人之五神,即神、魂、意、魄、志各藏于所属之脏,主宰人的精神世界。

    心藏神,为生命之主宰,肺藏魄,体现动作和反应能力,肝藏魂,体现精神意识的感应能力,脾藏意,体现人的思维能力,肾藏精与志,精能化髓,髓通于脑,脑为志所居,体现人的记忆能力。

    五神强,则神魂强,神魂强,则神识强。

    “一直以来,你的神识都远远高过你的修为,所以也从来没考虑过你神魂的情况。”

    钧天鼎说道:“自从听你说醉剑仙的剑法需要极强的神识后我就在考虑了,刚才在思考要些什么灵草灵药时,就突然想起了这个丹方,五神养魂丹虽然不能直接提升你的神识修为,但是能给你的神识提供更强大的神魂作为载体。”

    就像修为和经脉的关系一样,经脉承载灵力,而神魂承载神识,以方逸现在的情况,根本就不需要什么剑法和技巧,单纯的灵力比拼也足矣碾压筑基后期修者了,神识与神魂也是一样的道理。

    “钧天,你有心了。”钧天鼎一番话,说的方逸心中还有些小感动,不过像是想起了什么,问道:“这五神养魂丹也是金丹级别的丹药吧。”

    “那倒不是。”钧天鼎说道:“五神养魂丹和其他丹药不同,有黄阶也有玄阶,取决于炼丹者的修为和材料本身的品质;你现在只能炼制出筑基期的五神养魂丹。”

    “只是筑基期么。”方逸叹息一句,自己的神识已经到了半步金丹的境界,筑基期的丹药应该是没什么作用。

    “你叹息个什么劲?”钧天鼎说道:“虽然你现在的神识已经算是半步金丹,但也只是对比这个时代的修者,相对于上古时代修者的水准,你现在的神识还有不小的进步空间。”

    “上古修真世界的修者,都这么变态吗?”方逸惊愕之余问道,经脉有差距也就罢了,毕竟上古时代天地灵气更加浓郁,怎么神识也有这么大的差距。

    “何止。”

    钧天鼎说道:“我的记忆中,有个神秘门派,这门派中的修者都非常变态,往往筑基初期就能有金丹初期的神识。

    而且他们还擅长用神识攻击,更有修为高的炼气士,一念之间就可以将人笼罩进他所构造的虚幻世界,神识境界相差多一些的,根本破不开虚幻世界,困也能将人困死,我怀疑这个门派中就有关于神魂神识的功法和招式。”

    “哦?还有这样的功法?”方逸眼睛一亮,筑基初期就有金丹初期的神识,自己要是能找到类似的修行法门,那么筑基后期能够拥有半步元婴的神识境界似乎也不是完全不可能。

    “方逸,这种际遇可遇不可求,你也不要想太多了。”感觉到方逸的热切,钧天鼎赶紧给方逸泼了盆冷水。

    钧天鼎跟着方逸也算是在连云海域上走了不少地方,可这一路走来,能让他看上眼的功法招式实在太少,真正能让钧天鼎觉得是顶级功法的,也就是醉剑仙的剑法,就算影遁功法,在钧天鼎看来,距离真正的顶级还是差了些。

    “我也知道。”

    方逸苦笑道:“能得到醉剑仙的白帝庚金剑已经算是大气运了,不该再奢望更多,可是人的欲望就是不容易满足,这点我比起老龙还是差了太多,算了,先把丹药炼制出来吧。”

    方逸使劲儿摇了摇头,说道:“就先炼制百转丹吧,至于紫灵丹和五神养魂丹等到咱们回到金鳌岛再说。”

    方逸还是追求稳妥一些,自己需要的丹药并不着急,毕竟还在人家的地盘上,万一被别人探查到就不好了。

    炼制百转丹,根本不需要多少时间,这种丹药其实对于普通的筑基初期修者一点作用都没有,甚至对于先天修者的作用都不明显。

    只不过公冶长生的身体实在太差,服用下去调养身体到还是有些效果,起码可以生肌活血,也就是让他的肉身达到普通修者的速度加快而已。

    炼制完百转丹,方逸干脆就在静室中静坐修炼起来。

    三天后,方逸打开静室的门,发现公冶晓正站在门外等候。

    “公冶长老?”方逸一愣,随机心领神会,毕竟是他的儿子,心情急迫也是情理之中。

    “方道友,丹药可是炼制成功了?”公冶晓此时在方逸面前尽量放低了姿态,完全没有金丹修者高高在上的气势。

    “幸不辱命。”方逸笑道:“我这就去尝试为公冶公子拔除火毒。”

    “那就多谢方道友了。”公冶晓恨不得马上就来到儿子塌前,当下说道:“小儿都已经准备好了,只等方道友的灵丹了。”

    “不瞒前辈说,你着急,我更着急。”方逸半开玩笑的说道:“本来三天前我就应该已经回家了,现在还困在这里,而且拔除火毒也不是一蹴而就,徐徐图之,估计也需要几天时间。”

    方逸的话,说的公冶晓也有几分尴尬,说道:“耽误了方道友的行程,实在抱歉,若是方道友能治好小儿的病,公冶晓自当登门道谢。”

    “公冶长老客气了,咱们这就去看看令公子吧。”公冶晓一句话可是让方逸有点受宠若惊,金丹期修者登门道谢?这件事说说就算了,他可不敢当真。

    公冶晓带着方逸又来到了公冶长生的房间,相比起刚刚被方逸以北元初水灵力洗涤后的状态,此时的公冶晓又有些憔悴,只是比起方逸初见的时候情况还是好了不少。

    “爹,方先生。”从父亲口中知道了方逸可以治愈自己的病症,公冶晓也是心中激动,此时看到公冶晓和方逸进来,脸上莫名带了些兴奋之情,对于方逸的称呼也从道友变成了先生。

    “公子客气了。”方逸点点头,随后对公冶晓说:“公冶长老,晚辈医治期间,还望长老在门外守候。”

    “好。”公冶晓道:“那有劳方道友了,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吩咐,我在门外随时恭候。”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