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两千零八章 总算押对了

    海风吹拂着岸边高耸的椰子树,海浪卷起海鸟的欢鸣,阳光炙烤着那些伏在沙滩上的灵魂。

    海浪很大,这不是一个适合初学者游泳的日子,但对于那些极限冲浪运动的爱好者来说,这样的海滩宛如天堂。

    一个身材健硕的年轻白人踩着冲浪板,一次又一次迎难而上,赢得了沙滩上其余所有人的惊羡。

    “果然是去年国际冲浪赛的亚军选手,刚刚那个动作就是他去年夺冠时用的……”

    “今年雅克很有可能拿下冠军,听说去年冠军退役了,今天的冠军非他莫属!”

    就在岸边的仰慕者们惊羡地看着那年轻白人雅克惊险刺激的冲浪动作时,在马克的带领下,扮作游客的克莱蒙特悄然与他们擦肩而过。

    “呶,亲爱的克莱蒙特大人,你的目标就在那儿!”马克扬了扬下巴,目光所及之处,是海岸边的沙滩救生塔,一个穿着一件宽大印花短衬衫的年轻亚裔男子坐在那救生塔的上方,戴着墨镜,时而扫一眼海面防鲨网以内的区域。

    “嗯!”黄金骑士长只微微点了点头,便在一旁与马克租了一处沙滩椅坐了下来,“他在这里当救生员?”他不由得想起关于这个叫李徽猷的中国籍男子的所有资料,他是华夏如今最危险的特工之一,徒手搏击能力、枪械使用能力以及随机应变能力在那份资料上均被评为双S级——要知道,以圣教骑士团评判作战能力的方式,就算是奥尔德斯骑士长,如果也不过是三个S,眼前不远处那个长相与裁决殿大主教几乎一模一样的男子真的有资料上所述的那般厉害吗?

    克莱蒙特当然不会自己去验证,以他的实力,要对于一个双S级高手,怕是还得费上一番周折,奥尔德斯派自己来,很显然是想让自己当炮灰——一个小小的黄金骑士长,单兵作战能力不过A加级,如果能内无声息地灭得掉一个双S级的高手?自己又不是黑影军团那些擅长小偷小摸的家伙。

    “我亲爱的黄金骑士长大人,您确定奥尔德斯大人的意思让咱们俩把李干掉?”马克笑了笑,在他看来,这几乎是完全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不急,等等再看。”克莱蒙特没有直接回答马克,而是嘴角微微上扬,在那张撑着遮阳伞的躺椅上睡了下去,双手枕在脑后,一脸悠闲道,“你今天不开张了?”

    马克微微一愣,随即陪笑道:“这些天是旅游高峰期,游客比前几个月多了好几倍,这生意还是不能拉下。不过说是这两天可能要刮台风的,您得注意天气变化。”

    克莱蒙特挥挥手,示意马克他可以继续去卖他的廉价果汁了,马克也乐得不参与这种几乎等同于自杀的行动,临时走还深深地看了一眼坐在求生塔上的东方,微微叹息一声才离去。

    克莱蒙特根本就没想要动手,他在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既然自己已经决定了某些事情,那就要在那条路上坚定不移地走下去。

    突然,沙滩上传来一阵惊呼

    声,克莱蒙特循声望去,只见远方的深海里,一道巨浪如同被海王推起的水墙一般,朝着岸边汹涌而来,所有人都下意识地往岸边靠去,只有刚刚在冲浪的那名极限运动员依旧伏在冲浪板,向着那巨浪划去。

    “快回来!”岸边的人将双手放在嘴边,冲着那极限运动员嘶喊着,但距离太远,那人根本听不见,或者说,他根本就在乎,似乎觉得再大的浪自己也经历过,这点非冲浪圣地的小意思算不上什么。

    在众人的呼喊声中,克莱蒙特注意到原本坐在救生塔上的华夏男子站了起来,从侧下方,恰好能看到他脸上的表情。

    如果不是当真亲眼看到,黄金骑士长自己也不敢相信,这个世上居然真的有人长得跟那位裁决大主教一模一样。他现在几乎可以肯定,这人与那位大主教一定是有血缘关系的,因此,他的心情也没来由地灿烂了起来。

    忽然,沙滩上的众人响起一阵惊呼,再看那海面时,那冲浪手已经消失在了冲浪板上,那巨浪冲着岸边扑来,将原本远离水面晒太阳的游客们也都打得浑身湿透。

    就在这时,原本站立在那救生塔上的李徽猷猛地一跃而下,如箭般朝着那海边奔跑过去。

    所有人都以为他是去救那名落水失踪的冲浪手,也只寥寥几人听到一个年轻的东欧女子焦急地在岸边呼救,只是她说是的俄语,周边几乎没人能听懂。

    与她擦肩膀而过时,李徽猷用俄语说了些什么,那东欧女子目瞪口呆地看着他飞快冲入海里,一头便扎进水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一系列的动作克莱蒙特都看在眼里,他开始庆幸自己这一次做出的选择,从而而那一跃而下然后飞奔入水的动作来看,自己这一次的刺杀任务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对方的实力高出自己太多,速度和力量就算是在圣教当中,也鲜有人能比得上,更不用说自己这个A加级选手了。

    海边的众人都摒住了呼吸,通过听得懂俄语的游客的翻译,所有人也知道了,刚刚的海浪将那东欧女子年仅三岁的女儿卷入了海中,此时海边水面一片浑浊,哪里还看得清有没有孩子。

    过了半分钟,就在那东欧女子已经哭出声喊着女儿名字的时候,远处的水面“哗”地的一声窜出一个人头,而后以不可思议的速度,侧着身子飞快地往岸边游来,众人这才发现,他的手里带着一个长发小姑娘。

    众人不由得齐声欢呼,已经有热心人冲进水里去迎接他们。

    果然,待脚能触及地面时,李徽猷站了起来,将小姑娘高高托起,走向迎来的热心人。

    “还有呼吸,帮她排出肺里的水就好!”他将小姑娘交给热心人,用英语吩咐了一句,转身又一头扎进了海水,众人中这才有人提醒说,刚刚还有一个冲浪高手在巨浪来的时候,被打入了水里,到这儿都没能冒头。

    东欧女子接过女儿,此时小姑娘已经吐出余水,悠悠苏醒过来,伏在母亲怀中,显然也是

    被吓得连哭都忘记了。

    见女儿无恙,东欧女子才这焦急地将目光投向远处,只是此时已经恢复平静的海面上,除了徐徐而来的海浪外,便没有丝毫人影。

    众人都将注意力投了过去,岸边海滩上的其它救生员也已经开着摩托艇过去,但是良久不见海面上有任何动静。

    克莱蒙特也有些傻眼了:就算水性再好,也不可能好几分钟都在水下不用呼吸吧?难道说,咱们那位大主教的同胞兄弟就这么简简单单地溺水身亡了?他也站了起来,皱眉打量着水面,他有些担心,万一阿佛洛狄德认为是自己搞的鬼,那这回可就真的是有理也说不清了。

    突然,一个惊喜的声音从人群中响起:“快看快看,他找到冲浪手雅克了!”

    循声望去,克莱蒙特果然看到那叫李徽猷的青年用同样的姿势,拖着那冲浪手往岸边游来,一旁的两艘摩托艇连忙靠了过去,一人将生死亡知的冲浪运动员绑在身后,一人带着那救生的李徽猷往岸边飞速冲来。

    到了岸边,将运动员放平后,李徽猷稍稍摸了摸脉搏,呼吸已经停止了,下意识地正要做心肺复苏,却被一旁的人推开:“让开让来,我是医生!”

    那是一个自称医生的亚洲人,看样子也的确很专业,翻开眼皮看了看,又听了听心跳,而后也以标准姿势做着溺水者的心肺复苏。

    只是,那医生在大太阳下折腾了许久,也不见那人醒来,便苦着脸对众人摇了摇头:“没救了!”

    众人皆叹息,尤其是认得这曾经得过冲浪亚军的人,更惋惜不已。

    医生起身后,却不料刚刚救人的李徽猷又蹲下身来,不知他从哪儿弄来两根细长的竹针,对着雅克的胸口和腹部刺了下去,看得一旁的众人不约而同地倒抽一口凉气。

    “你要做什么?他已经死了!”雅克的粉丝愤愤地冲上来想找李徽猷理论,但却被一旁的克莱蒙特给拦住了。

    “别动,他在救人!”克莱蒙特懒洋洋地对那位愤怒的粉丝道。

    “救人?救什么人,医生都已经说他已经死了,请你们善待别人的尸体!”愤怒的粉丝嘶吼道。

    “嘘!”李徽猷冲两人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而后伸手在已经死去的雅克心脏处用手指测量片刻,而后猛地深吸一口气,抬手以拳眼下方捶向那“死者”的心脏部位。

    “彭”地一声闷响,众人如同看妖怪一样地看着那更在施“法”的华夏男子。

    他伏在心脏的位置听了听,而后又深吸了口气,再次一拳砸了下去。

    “噗”那“死者”突然一下子吐出海水,疯狂地咳嗽起来。

    李徽猷微微松了口气,起身对那医生用英文道:“那两根竹针拔出来,注意伤口别感染了!”

    包括那医生在内,众人无一不目瞪口呆。

    一旁的克莱蒙特却看得唇角上扬。

    看来,这一次,总算是押对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