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七 273:以生命为赌注的赌博

    273:以生命为赌注的赌博

    我和雨晴一听,不约而同地对望了一眼,接着我向黄医生问道:“是怎样的手术?”

    接下来,黄医生把手术的原理和过程跟我和雨晴说了。由于他所说的很多专有名词我都不懂,况且这些跟这个故事关系不大,因此我就不转述了。至于黄医生所说的关于这个手术是否有必要进行和手术以后会出现怎样的状况等事,却是有必要说明的。

    “一个月前,你太太的病还处于吞咽困难期,而现已经到了末期——呼吸困难期。说句不好听的,她现常常会出现呼吸困难的情况,随时会有生命危险。如果不进行这次手术,以你太太的病情目前的发展速度来看,加上我以往的经验,我判断,她多只能再坚持一个月左右。”

    黄医生说到这里,我如被雷电击一般,轻呼一声,脑袋一阵昏厥。

    一个月?只剩下一个月了吗?雨晴终于要离开我了吗?失去雨晴的日子,终于要到来了吗?幸福快乐的生活,终于要到头了吗?

    我望了雨晴一眼,却见她神色颇为平静,似乎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

    黄医生接着说:“所以我建议让她进行这次手术,如果手术成功,她的病情可以暂时得到控制,情况乐观的话,短时间内不会发病。以往就有这样的病例:一个和你太太一样,到了呼吸困难期的肌萎缩性脊髓侧硬化症患者,进行了这个手术后,病情好转,活了十多年。”

    听黄医生这样说,我的眼前出现了一线希望之光。我心一阵激动,稍微提高了声音说:“真的?也就是说,手术以后,雨晴就能再活十年以上?”

    黄医生说:“这只是极个别的案例。不过一般情况下,只要手术成功,三两年内,是不会发病的,病人少能再活两年以上。”

    我一个劲地点头,同时握住了雨晴的手。雨晴也露出了欣喜的表情,紧紧地握着我的手。

    可是黄医生接下来的话,却又让我们感到失望无比:“不过,现的医学技术和医疗设备,还不能保证这个手术能百分之百成功。也就是说,手术有可能会失败。”

    “如果手术失败了,雨晴会怎样?”我冲口问道。

    黄医生摇了摇头:“会有生命危险。其实说白了,我们就是要赌一把,手术成功了,可以暂时控制病情,手术失败了,你太太能生存下来的机会也就微乎其微了。”

    我咽了口唾沫,一字一顿地问:“手术成功的机会有多少?”

    “只有百分之三十的机会可以成功。”黄医生说。

    百分之三十!成功的机会连一半也不到!

    也就是说,如果雨晴要进行这个手术,失败的概率是百分之七十,一旦手术失败,雨晴会立即离我而去!

    而如果雨晴不进行这个手术,她还能陪我一段时间,但这段时间,多只有一个月,一个月后,雨晴还是会永远离开我!

    那怎么办?要不要赌?!

    按现的情况来看,稍微冷静地思考一下,就知道是应该去赌的。用一个月的时间去赌三年、五年甚至是十年的时间,怎么说也是值得的。

    但问题是,一想到把雨晴送进手术室以后,我就有可能永远见不到她,而且这个可能性高达百分之七十,我还怎么有赌博的勇气?

    我望向雨晴,一脸茫然。

    雨晴慢慢地张开两唇,缓缓地说:“我想先考虑一下。”

    “好吧,”黄医生说,“你们好好考虑一下吧。但如果你们决定了要进行这个手术,要马上通知我,这个手术必须快进行。东方先生,你太太的病情发展得很迅速,我怕病情一旦到了我所无法控制的时候,到了不再适合进行任何手术的时候,即使你们想要赌一把,我也无能为力了。”

    “好的,”我低沉着声音说,“我们都明白了。”

    告别黄医生后,我和雨晴回家了。接下来的几天,雨晴没有跟我提手术的事。但我知道,她一直考虑。我想,她心的想法跟我一样:明知道这个手术是应该做的,但一想到手术一旦失败,我们马上就会被永远分开时,就不能下定决心了。

    明天所以充满希望,是因为我们永远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事。一个人,如果知道自己会哪一天死亡,哪里还能生活得快乐?就像现,如果不进行手术,每一天都有可能出现奇迹,每一天我们都会感到希望的存,但如果决定要进行手术,就等于让事情终的结果提前出现——要么生存,要么死亡!

    如果后我们决定要进行这个手术,而手术又失败了,雨晴离开了我,我一定会痛恨自己:为什么要那么贪心?为什么想要快乐的时间增加五年甚至是十年?如果不进行这个手术,雨晴还能多陪我一个月。现呢?一瞬之间,什么都化为乌有了。

    而后让雨晴下定决心要进行这个手术的,是那天上午来访的一对客人。

    那天上午,我和雨晴正看电视,忽然门铃响了。我还以为是我母亲或是纤纤和小蕾,没想到打开大门后,却看见了一位我没想过他会于此时此刻出现的客人站门外。

    来的人有两个,一男一女,那女孩二十四五岁年纪,眉目清秀,是我所不认识的,至于那男子,就是那位他的出现让我感到出乎意料的客人。

    是郑梓沣。

    雨晴请求郑梓沣帮忙演戏骗我的时候,她已跟郑梓沣简单说了一下自己患病的事。郑梓沣早就知道雨晴患了病,只是不知道竟然是如此严重的病!这几个月,郑梓沣身处美国,所以没能前来探望雨晴。昨天他刚从美国回来,今天上午马上就到这里来探望雨晴了。

    他说,是许纤纤告知他我家的地址的,关于雨晴现的情况,他也已从纤纤口得知了一些。

    而那跟他同来的女孩,是他的女朋友。这女孩之前美国读书。她就是抒悦所说的那个跟郑梓沣感情很好,马上要跟他结婚的女孩。

    我们四人闲聊了一个多小时。郑梓沣告诉我们,他和他的未婚妻准备明年结婚。看着他们两人一脸幸福甜蜜的样子,我的心羡慕无比。我望了雨晴一眼,只见她的脸上也露出了向往的神色。

    他们临走前,郑梓沣我耳边低声跟我说:“祝福你们。一切会好起来的。”

    我点了点头:“其实,能走到今天,已经很不容易了。但我和雨晴是不会放弃的,我们一定会坚持走下去。”

    郑梓沣轻轻“嗯”了一声,想了想,似有深意地说:“其实,即使是到了现,我仍然觉得你是一个非常幸福的男人。”

    我笑了笑:“我也是这样认为的。”

    ,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