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七 267:雨晴和阿清

    267:雨晴和阿清

    医生望了我一眼,却没有说话。

    我几乎要哭出来了,颤抖着声音问道:“医、医生,我女朋友怎样?伤者怎样?她们……都没事吧?”

    医生吁了口气,慢慢地说:“嗯,抢救非常成功,她们都没事,伤者现还昏迷当,但已经度过了危险期,估计待会就会醒来。”

    汗,既然她们都没事,你干嘛露出这样的表情啊?难道你为了表现自己的医术,想把我吓得晕死过去,然后再把我救回来?

    只见那医生擦了擦额上的汗珠,又说:“唉,刚才情况真的很危险,如果血源迟十秒钟送到,伤者就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有生命危险。我现想起刚才的情况,心里还怦怦地跳。”

    晕倒,原来这医生是因为太紧张了,太累了,所以才露出这种沮丧的表情。

    医生又说:“你进去探望一下伤者吧,不过别打扰她休息……”

    医生还没说完,护士推着一把轮椅从手术室走出来。雨晴坐轮椅之上。她一看到我,微微一笑,娇柔无限。

    我连忙问道:“阿晴,怎么回事?你们到哪里去?”

    雨晴笑了笑:“没事儿,姑娘把我送到另一间病房去。”

    “嗯。”我点了点头,随她们而去。

    到了另一间病房,护士对雨晴说:“你刚才输出了不少血,好好休息一会吧。有什么事按电铃叫我们。”

    雨晴“嗯”的一声,说道:“好的,谢谢你。”

    护士离开后,我蹲下身来,轻轻握住雨晴的手,关切问道:“晴,你没事吧?你的脸色有点苍白呢。身体有感到不舒服吗?”

    雨晴轻轻一笑:“没事呀,只是输了一点血,促进陈代谢,对身体有好处呢。”

    “傻瓜,”我说,“你知道吗?刚才可把我给担心死了。我怕你进去了,就再也出不来了,我怕我再也见不到你了……不!唉,我干嘛说这种不吉利的话?”

    雨晴一笑:“你不是超级唯物主义者吗?怎么也害怕说了不吉利的话?呵呵。”接着握了握我的手,轻声说:“不败,你不用担心,我说过的,会一直陪着你,我说了,就一定能做到。”

    我点了点头,喉咙却有些酸酸的感觉。

    雨晴接着说:“对了,医生说阿清情况怎样?你过去看一下她吧。”

    “医生说她没事。她现还没醒来,我待会再过去看她吧。”

    阿清刚刚遇上车祸,情况非常严重,全靠医生护士全力抢救,才从鬼门关回来;而雨晴,只是输出了一些血,身体比较虚弱,而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按道理说,此时此刻,我该加关心阿清的情况。但事实上,我始终不愿意离开雨晴半步,我的一颗心,终究牵挂雨晴身上。看来我心目,终究是雨晴的分量重,而且重要的程度,是除我的亲人外的其他任何人都无法与之相提并论的。

    “唉,我觉得阿清真的好可怜,”雨晴幽幽地说,“她的妈妈刚离开了她,而她自己又遇上了车祸。而我,无论我发生什么事,乐扬都会陪我的身边。我病了,乐扬会照顾我,甚至把我背到医院去,我不辞而别,乐扬就踏破铁鞋,一定要把我找回来。相对阿清,我真的觉得自己好幸福。”

    我笑了笑,她脸上轻轻一吻。雨晴脸一热,低头一笑,微张着嘴唇,碰了碰我的耳朵。我心一动,陶醉不已。而就这无比甜蜜温馨的时刻,护士却很不知趣地走了进来。

    只听护士对我说:“你好,你的朋友已经醒过来了。”

    “哦?阿清?”我说。

    “是的,”护士点了点头,“你要过去看一下她吗?”

    我还没说话,雨晴说道:“你快过去看一看阿清吧。”

    我点了点头:“那你休息一会,我待会就回来。”说罢随护士离开病房。

    阿清是醒过来了,但脸色苍白,神情十分呆滞。我走到她身边,说道:“阿清。”

    阿清见我来了,脸上露出一丝喜色。她笑了笑:“乐扬,我……我被车子撞倒了吗?”

    我点了点头:“是的。不过已经没事了。别多想了,好好休息一会吧。”

    “嗯。”阿清顿了顿,“对了,雨晴呢?”

    “她……”我支吾了一下,“她刚好走开了。你找她有事?”

    阿清吁了口气,说道:“她不是走开了,她是休息,对吗?刚才医生抢救我的时候,血源不足,是雨晴把她的血输给我的,对吧?”

    我完全没料到阿清竟然这么快就知道这件事,微张着嘴,愣住了,不知该怎样回答。

    阿清接着说:“我刚才还没完全清醒过来的时候,已能隐隐约约地听到那两个护士谈话。她们说,医生抢救我的时候,型血紧急,情况非常危险,如果不是和我同来的那女孩子输血给我,可能现我已经死了。我刚才还想,她们说的和我同来的女孩子是谁呢?现我当然都清楚了,就是雨晴。”

    我见阿清什么都猜到了,也不隐瞒她,说道:“是的。”为免阿清感到不安,我故意轻描淡写地接着说:“不过雨晴也没事,只是刚输了血,有点累,现另一间病房里休息。”

    阿清却忽然红了眼睛,叫了声:“乐扬……”

    “嗯?”

    “我……我……”阿清有点激动,“我真的不知道该怎样说。以前我那么坏,害你丢了工作,还找人把雨晴捉起来,差点害了她的一生,而现,你却还长途跋涉地从山到加坡来帮助我,雨晴还对我舍身相救。我……我真的觉得以前的自己好坏好坏,坏得根本没资格去得到你们的帮助,坏得根本不配当你们的朋友……”

    我吁了口气,拍了拍阿清的肩膀,安慰她说:“不要这样说。这些都是过去的事情。是的,曾经我也恨过你,但现,我已经把以前的事情都忘记了。而你呢,也不要再多想了。”

    阿清叹了一口长气:“乐扬,我好后悔,我好内疚,我的心,真的好难受。我以前做了那么多错事,现回想起来,我真的好痛恨我自己。”

    我说:“真的,过去的事情,我们都不要再多想了。过去的已经过去,再想也没用。我们要做的是,把握现的幸福。”

    阿清点了点头:“或许你说得对,过去的事情,再想也没有用。我妈妈去世了,永远离开了我,而我自己刚才也经历了生死一线的时刻,我好像忽然想通了很多事,我忽然觉得,很多事情,其实都没必要执着,我忽然发现,很多我以前所执着的事情,其实和亲人相比,和生命相比,都是很渺小的,都是不值一提的。”

    “是啊,”我深有感触地说,“现很多事情,我也看得很淡了。有时候,我也很憎恨过去的自己。但是那又有什么用呢?毕竟那是已经发生的事情,谁也没能力去改变。再说,人总是挫折成长的,总是要经历过错误,才懂得吸取教训,才知道自己以后应该怎样做。所以啊,以前的事我都不想了。我只想好好把握现的生活,好好珍惜现的日子。或许,一个人,能做到这样,已经是莫大的幸福了。”

    ,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