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七 266:紧急抢救

    266:紧急抢救

    挂掉电话以后,我和雨晴马上前往吕家。到达吕家之时,吕母已经奄奄一息了。阿清坐床边,握住吕母的手,哭个不停。医生和吕父则站床边,一脸黯然。

    我马上走上前去,叫了声:“阿姨。”

    吕母见我来了,微微一笑,吃力地说:“乐……扬……”

    我立即蹲下来,说:“我这里。”

    吕母咳嗽了两声,接着说:“我……我……我真的……”

    我把耳朵紧贴过去,说道:“阿姨,我听,你慢慢说。”

    吕母一字一字地说:“我……我真的要……要把清儿交给……你了……”

    我含泪道:“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阿清,一定会的。”

    吕母安慰地一笑,艰难地举起手,摸了摸阿清的脸蛋,说道:“清儿……”

    阿清哭道:“妈……妈……你不要离开我……妈!”

    吕母吁了口气,低声说:“傻……傻孩子……好好活……”她的声音越来越低,突然嘎然而止,呼出了她人生之的后一口气。

    “妈妈!妈妈!”阿清激动得大叫出来。忽然她两眼一翻,晕了过去,倒我的怀里。

    阿清醒来的时候,已是次日清晨,吕母的遗体已经被送走了,吕父随之而去,要送妻子的后一程,医生也离开了,屋子里只剩阿清、雨晴和我三人。

    “阿清,你醒来啦?”我关切问道,“感觉怎样?身体有不舒服吗?”

    阿清摇了摇头,四处一望,大概是想起吕母,忽然又低声抽泣起来。雨晴走到她身边,握了握她的手,温柔说道:“别太难过了。”阿清性抱着雨晴,痛哭起来。

    我们三人屋子里呆了半个小时。半小时后,阿清的精神已经稍微好了一些了。她说道:“我想到楼下走走。”

    “我们陪你去吧。”我说。

    阿清点了点头。

    我们三人来到楼下,随意地逛了一会。阿清一直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一副神不守舍的样子。如此走了十几分钟,阿清停了下来,对我和雨晴说:“我想独个儿静一静,你们先走吧。”

    “可是……”我说道。

    阿清摇了摇头:“没事儿,我晚点给你们打电话。”

    “嗯,你小心点。”

    告别阿清,我和雨晴转过身去,携手离开。我们走了不到十米,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刺耳的刹车声。我和雨晴吓了一跳,同时转过头去,霎时间,都被眼前的情景惊得呆了。

    阿清被一台小车撞倒了,倒地上,不省人事。她周围,流满了鲜血。

    她一定是想着母亲,过马路的时候心不焉,没注意到往来的车辆,结果被疾驰而来的汽车撞倒了。

    我箭步跑过去,蹲下身来,无比激动地说:“阿清,你没事吧?阿清!你醒醒啊!”

    任凭我怎样叫唤,阿清却一动也不动。

    那司机走下车,见阿清伤得这么严重,吓得呆了。几秒后,他才说道:“这附近有一家私家医院,快送她过去!”

    “哪里?”我大声问。

    “就前面!我马上开车过去叫他们把救护车开过来。你们留这里看着她。”司机急道。

    “好!”

    于是司机驾着小车飞快地离开了。

    我并不担心他会逃跑,因为这里是加坡。

    况且我当时心神大乱,也没有心思去多想其他事情,只是望着地上那昏迷不醒的阿清,不断地说:“你千万不要有事啊!阿清啊,你千万不能有事啊!”

    那一瞬间,我和阿清相处的片段,阿清对我说过的话,都像炸弹一般,“轰”的一声,我的脑海之爆炸。

    “乐扬,我们都是需要简单的爱情的人,我们认真地恋爱,好不好?……我想和局,我想和你一起把良民票杀了,我以为,我和你谁也没输,谁也没赢,但法官却误判了,说是杀手胜利了。……乐扬,现我不再纯洁了,我永远不能得到你的爱了,我已经是一个被糟蹋过的女人了……第一个看到我的身体,拥抱着我的身体的男人,是我所深爱的乐扬,而不是那个肮脏的男人!这就足够了,这就足够了……”

    忽然发现,原来阿清我心目的位置,也非常重要。

    几分钟后,救护车到达,救护人员以极快的速度把阿清送上车。我和雨晴也上了车。来到医院后,医生马上对阿清进行抢救。我和雨晴则手术室外焦急地等候。忽然一个医生从手术室里冲出来,叫道:“快!快送血来!怎么血还没到?”

    一个护士匆匆走过来,急道:“血源紧急!血库里的型血几乎用完了!”

    “什么?”那医生大叫,“快打电话到其他医院请求援助!伤者失血过多,情况非常严重!快!”

    我跑过去:“医生!怎么回事?”

    医生说:“没什么,出现了一点小状况,不用担心……”

    阿清受了重伤,生死未卜,我哪能不担心?我气急败坏地说:“伤者的情况怎样?是不是很危险?你们一定要救她啊!千万不能让她出意外啊!”

    医生说:“你冷静一点,我们已经对伤者进行抢救,只是现血源紧急,伤者所需要的型血暂时用完了,我们需要等其他医院把血送过来……”

    我和医生谈话的时候,雨晴也走到我的身边,这时她忽然打断了医生的话:“医生,我是型血的,你先把我的血输给伤者吧!”

    医生稍微犹豫:“这……”

    我也愣住了:“晴,你……”

    雨晴果断地说:“快!不然就来不及了!”

    医生点了点头:“好!你马上随我到手术室里!”

    雨晴正要走进手术室,我拉住了她的手,急道:“晴,别……”

    我话没说完,雨晴转过头,对我温柔一笑。她这一个笑容,让我心一动,不禁愣住了。雨晴把手从我的手掌之轻轻地抽出来。待我回过神来的时候,雨晴已经随医生走进了手术室。

    接下来,我独个儿坐手术室门外,急得冷汗直冒,一颗心紧紧地收缩起来,无比难受。刚才阿清手术室里,我已担心得焦急万分,现连雨晴也进去了,我可真是心神大乱,连基本的思考能力也失去了。

    为什么我td不是型血啊?!

    等了大概半小时,医生才从手术室出来。我箭步跑过去,还没说话,望了医生一眼,只见他的神情有点沮丧。看见他这表情,我心一凉,两脚一软,几乎跌倒地。

    ,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