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七 263:阿清的请求

    263:阿清的请求

    只见阿清舔了舔嘴唇,才慢慢地说:“我的爸爸妈妈都是山人,但他们两年多前移民到加坡去了。本来他们让我和他们一起过去的,但那时我……唔,那时我刚和姜魏池一起,舍不得和他分开,所以就没去,自己留这里读大学、工作。”

    她望了我一眼,顿了顿,接着说:“我妈妈她身体不好,唔,她患有心脏病,而且是很严重的那种……她……她……”她说到这里,眼睛湿润了。好几秒后,她才呜咽着声音接着说:“昨天我爸爸打电话来,说妈妈她……快不行了……”

    “啊?”我早猜到阿清家里发生了一些什么事,却没想到事情竟然如此严重。

    “我爸爸叫我马上到加坡去探望妈妈。唔,我本来就打算这样做,只是……只是我爸爸说,我妈妈还想……还想……”阿清欲言又止。

    我奇道:“还想什么?”

    阿清叹了口气:“之前我跟我妈妈说,我有一个很要好的男朋友,我和他感情很好,他人也很好,对我很好,我们可能这两年就要结婚了。我妈妈听了以后十分高兴。唔,她知道她的病很严重,随时会……这么多年来,她什么都看得透了,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我。所以当她知道我有一个很好的男朋友时,当她知道我以后的生活将会十分幸福快乐时,她感到很安慰。”

    阿清说到这里,我什么都明白了。我说:“她要见你的男朋友?”

    阿清点了点头。

    “你要我充当是你的男朋友,陪你到加坡去见你妈妈?”

    阿清顿了一下,再次点了点头。

    “可是……”

    我只说了两个字,阿清就哭了出来,打断了我的话:“乐扬,我求求你,你一定要帮我。医生说,我妈妈多只能再坚持一个月。我……我真的不想她离开的时候,还带着遗憾,带着牵挂。这是她唯一的心愿,我……作为女儿,如果连妈妈后的心愿也完成不了,我会一辈子都不能原谅我自己。呜呜……乐扬,我求求你。我知道我做了很多错事,伤害了你,伤害了你身边的人……但我……我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乐扬……”

    阿清说到这里,忽然站起身,跪了下来,哭着说:“乐扬,我很少求别人,但现,我跪下来求你……你一定要答应我……呜呜……”

    我把她扶起来,痛心地说:“阿清,你不要这样。过去的事,我都忘记了,都不想再去计较了。只是……”

    阿清靠我的肩膀上,大哭道:“我真的好舍不得我妈妈啊……我……我……妈妈为我付出了这么多……呜呜……我却一直没有好好地照顾她、孝顺她……甚至连让她安心地走完人生后的路程的能力也没有……呜呜呜……”

    我长叹了一口气,说道:“阿清,我知道你很难受。你要坚强。唉,我今晚好好地考虑一下,明天回复你,好吗?”

    阿清望着我,点了点头。她一脸茫然,一脸不知所措,像是彷徨无助的小朋友一样,呆呆的,让人看了心里忍不住难过。

    回家以后,我马上把阿清的事告诉了雨晴。雨晴几乎没有考虑,就说:“你去吧。”

    “可是……”我叹气,“我不想和你分开。”

    “嗯。”雨晴也有同感。她没有说什么“你很快就会回来了,我们很快又能一起了”这样的话,因为她也知道,我们现能呆一起的每一秒,都十分珍贵。

    我们要犹豫的,不是阿清以前害我丢了工作、害雨晴差点被人**,现我们还该不该帮她这个问题,也不是我明明不是阿清的男朋友,却要充当她的男朋友,这样做是否正确这个问题,我们所担心的是,我一旦随阿清到加坡去,我和雨晴就要分开一段时间了。

    几秒后,我和雨晴异口同声地喜道:“有了!”

    一语甫毕,我和雨晴对望一眼,一起笑了起来。

    能帮阿清,而又不和雨晴分开的办法,自然就是让雨晴也一起到加坡去了。

    当晚我就马上给阿清打了个电话,跟她说我可以随她到加坡去见她妈妈,只是雨晴也会和我们一起去。阿清电话里愣了几秒,才低声说,好,谢谢你,谢谢你们。

    幸好我和雨晴之前都办了护照,否则难以短时间内起程。次日我和阿清到旅行社问了一下,我们快能两个星期后启程,前往加坡。

    从旅行社出来,阿清担心地说:“不知道是否来得及。”

    我拍了拍她的肩膀:“放心吧,上天不会这样残忍的。”

    接下来的两个星期,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我和雨晴几乎每一分、每一秒都呆一起,彼此十分珍惜这样的日子。

    有时我想,有的夫妻,分隔两地,一年见不了几次,即使是那些住一起的夫妻,白天各自上班,只有晚上才能相聚,一起的时间其实也不长。而我和雨晴现一天二十四小时几乎都一起,或许我们这半年里相处的时间,已超过了某些夫妻一辈子相见的时间了。

    我们知道,我们能呆一起的时间可能不长,所以人家一天有八个小时的相处时间,我和雨晴就把时间乘上三,连一秒钟也不浪费。我们呆一起一天,已等于别的情侣、夫妻呆一起三天了。我们是和死神赛跑,我们要逆天而行,扭转乾坤,人为地、强硬地把我们相处的时间增长!

    这两个星期,我也上网查找了一下加坡的资料,把一些旅游景点啊风俗人情啊特色美食啊什么的都记录下来,准备帮阿清完成了她母亲的心愿后,便和雨晴加坡好好地玩上一段时间。

    到了6月8日这天,我和雨晴早早起床,拿着行李,来到旅行社门外等候。不一会,阿清也来了。她见了雨晴,低下了头,不敢她目光相对。

    她可能是想到自己曾经找来几个小混混把雨晴捉走的事了。

    雨晴走到她身边,温柔一笑,热情地说:“你好啊,我们之前见过几次,都没有正式认识。我叫何雨晴。”

    阿清见雨晴捐弃前嫌,主动跟自己说话,怔了一下,说道:“你、你好,我叫吕清。”与此同时,我看到,阿清的眼睛,微微地湿润了。

    ,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