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七 259:节菲兴师问罪

    259:节菲兴师问罪

    告别父母后,我独自上楼。我没有乘电梯,而是从楼梯走上去的。我一边走,一边东思西想,一忽儿想到母亲刚才说的话,想到我成长的过程,母亲对我的种种关怀,一忽儿想起雨晴的叔叔,想起那个一直守护着自己的女儿,却到死也不能跟自己的女儿相认的伟大的父亲、可怜的人。

    走进家门,我叹了口气,稍微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走进房间,见雨晴还躺床上。我笑了笑:“大懒虫,还不起床?”

    雨晴轻声说:“唔,我想多睡一会。早餐我已经做好了,放饭厅,你先吃吧。”

    我走到她身边,弯下腰,微微一笑:“我要和你一起吃。来,我抱你起床。”

    “嗯,”雨晴低低地应答了一声,接着说,“不败,我有点不舒服。”

    我一听,一颗心一紧,收起了笑容,关切问道:“你怎么啦?哪里不舒服?”

    “好像有点发烧。”

    “啊?”我轻呼一声,马上把手放到雨晴的前额上,果然有点烫。

    “真的发烧了。我马上带你看医生。”

    雨晴扁了扁小嘴:“我真不用,老是生病。”

    “傻瓜,还说这种话?快点换衣服。快,你一边换衣服,我一边打电话给黄医生。”

    我一边说一边走出房门,给黄医生打了个电话,告知他雨晴的情况。黄医生叫我快带雨晴到医院去。我刚挂电话,雨晴就换好衣服走出大厅。我扶着她来到楼下,把她扶上qq后,迅速走上驾驶位,向医院驶去。

    车上雨晴问我:“对了,你爸爸妈妈……唔,他们有难为你吗?”雨晴的声音有些沙哑。黄医生说过,这是“渐冻人症”的症状之一。

    “没有,”我说,“我已经说服他们了,他们不会再强迫我们分开了,也不会再为我们的事感到担心了。”

    “嗯,”雨晴笑了笑,“那就好。你妈妈对我这么好,我真的不想看到她因为我的事而感到难过。”她的声音越来越低,越来越沙哑,似乎快要说不出话来了。

    我也笑了笑:“你呀,就只会为别人着想。好了,你不舒服,别说话了,休息一会吧。”

    “嗯。”雨晴轻轻应答了一声,闭上了眼睛。

    不一会来到医院。黄医生早已医院大门等候我们。他先把雨晴带到急诊室,让急诊科的医生帮她检查。检查以后,医生说,雨晴的病不是太严重,只是由于扁桃体发炎引起了低烧。黄医生建议让雨晴住院观察两天,我说好。

    接下来一整个上午,我病房里陪着雨晴,陪她看电视,陪她聊天。我们聊了很多开心的话题,聊得累了,我便让她闭上眼睛休息一会。

    午的时候,母亲忽然发短信问我雨晴所患的到底是什么病。我告诉了她。她便再没有回复。而我,也没有多想,不一会就把这件事给忘记了。

    吃过午饭,雨晴睡着了,我坐她身边发呆。忽然我的手机振动起来。我把手机拿出来一看,打过来的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喂。”我接通了电话。

    “你是东方乐扬?”对方是一个女子,声音有点冰冷。

    “是的。你是……”

    “我是节婕的姐姐。上次去清远旅游的时候,我们见过。”对方的声音仍然很冷淡。

    我想了想:“哦,我记得啦,唔,你叫节菲。”我一边说,一边走出病房,来到医院的走廊上。

    “是的。我找你有事。你现有空吗?”

    “现?”我想了想,“嗯,我现有空,我医院……”

    我还没说完,节菲说道:“哪家医院?”

    “金都城附近那家……”

    节菲再一次打断我的话:“好,我现过来,你到医院门外等我。”

    没等我答话,她便挂了电话。

    节菲找我有什么事?十之八是跟节婕有关的吧。我想,她应该是知道了我和节婕那晚发生的事,现兴师问罪来了。

    一想到节婕,想到那晚醉得几乎不省人事的我所对她做的事,想到当时她那可怜的声音、痛苦的表情,想到床上留下的那滩淡淡的血迹,我心一痛,充满愧疚。

    我真的不知道该怎样面对节婕的姐姐,不知道要如何面对节婕本人。

    不一会,节菲来到了医院门外,找到了我。她是一个人来的。我不敢跟她目光相接,说了声:“你好。”便把视线移向别处。节菲沉默不语。好几分钟后,我见她仍然不做声,才稍微抬起头,望了她一眼,只见她恶狠狠地瞪着我。我咽了口唾沫,说道:“我……”

    我话音刚出口,忽然节菲右手一扬,狠狠地打了我一个巴掌。

    我呆住了,还没反应过来,便听节菲骂道:“你这个垃圾!你竟然对阿婕做出这种事?你不是人!你是畜生!”

    我一听,就知道她果然是知道了那晚我对节婕所做的事了。我被打了一个巴掌,脸上火辣辣的一片,却没有动怒,而是低着头说:“对不起,对不起……”

    “对不起?”节菲怒道,“说对不起有用吗?你知道吗?阿婕小时候,差点被人强奸了!”

    这句话让我脑袋大震,喉咙不由自主地发出了“啊”的一声。

    节菲接着说:“她十岁的时候,被邻居的一个男人侵犯,把她的衣服都脱光了,还差点把她……幸好她拼命反抗,那男人才没有得逞。但管阿婕保住了清白之身,心里却留下了难以磨灭的阴影……”

    节菲说到这里,我脑袋大乱,已听不下去。我终于明白,我和节婕初识的那天,我送她回家,当听到那保安说有一个杀人强奸犯逃到附近时,节婕为什么会露出极度恐惧、异常绝望的表情,为什么会主动要求我留下来陪她;我也终于明白,那天晚上,我家,当我要和节婕……之时,她为什么会露出痛苦的表情,为什么会声音发颤地说“求求你不要这样”。

    啊?原来我对她的伤害,竟如此之深,深到我所无法想象、无法弥补的地步!

    就像我对阿清的伤害的一样!

    我曾经伤害过那么多人,现上天便来惩罚我,让我爱的女人受病魔折磨,生不如死,也让我的心因此承受无穷无的痛苦,甚至痛不欲生?

    那时候张欣婕说:“如果,那晚我没把节婕带到你家去吃火锅,没让你跟她认识,她就不会那么痛苦。”是的,张欣婕说得对,我的确让节婕痛苦万分,甚至陷入绝望。如果可以,我真的希望从来就不认识她。这样的话,我就不会去伤害她,不会给她留下永远难以复原的伤口!

    我这样想的时候,还不知道,其实我对节婕的伤害,远远不止这些。

    ,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