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七 256:和家人抗衡

    256:和家人抗衡

    “晴,”我走到厨房,对雨晴说,“我妈叫我们明天晚上回家吃饭,唔,明天是我的农历生日。”

    雨晴笑了笑:“好啊。我也好久没见他们了。说真的,我蛮挂念他们的,特别是你妈妈。”她说到这里,顿了顿,声音稍微低沉了一些,接着说:“不过……”

    “不过什么?”

    “我怕。”

    “怕?”

    “我怕他们知道我患病的事以后,会不喜欢我,会讨厌我,会阻止我们一起……”雨晴幽幽地说。

    “我们不说,他们怎么会知道?”

    “他们迟早会知道的。他们多见我几次,就会觉察到我的身体有病。再说,如果明晚吃饭的时候,我忽然病发了……”

    我轻轻捂住了雨晴的嘴唇:“不会的,别杞人忧天了。黄医生不是说,你的情况还不错吗?你不要老是胡思乱想了。”

    “不,”雨晴摇了摇头,“乐扬,其实我知道的,你生日的那天早上,你是去了医院找黄医生,对吗?”

    “啊?”我有点惊讶,“你怎么知道的?”

    “因为你回来后,我闻到你的衣服上留有医院的药水味儿。”

    我苦笑了一下:“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呀。看来以后我真的不能外面拈花惹草哦,哈哈。”

    我开玩笑,雨晴却没有半点笑意。她轻轻叹了口气,接着说:“那天你一整天都心不焉,我就知道,黄医生一定是跟你说,我的情况很严重,对不对?”

    我收起笑容,没有说话。

    “乐扬,”雨晴的声音有点呜咽,“你告诉我,黄医生怎么说。他说我还能活多久?”

    “他……他说……”我实不忍心把真相告诉雨晴。

    “不败,你告诉我,好不好?我不怕,我真的不怕。我知道,你会一直陪着我。对我来说,这就足够了。你还记得那天我给你唱的《同一秒》吗?”

    雨晴说到这里,停了一下,轻轻地唱起来:“同一秒,同欢笑,同行了,终可高声叫嚣,那乎,岁月长或短,同步过,心已乐透了……”

    她说到这里,停了下来,片刻以后,才说:“真的,岁月长或短,我都不乎,只要能和你一起,我就心满意足了。”

    我听她说到此处,再也忍不住,眼泪夺眶而出,同时把她紧紧地抱怀里。

    “不败,”雨晴我耳边悄声说,“黄医生说我还能活多久?你告诉我,好不好?”

    我哭着说:“半年,是半年呀!”我说罢,心一阵绞痛,无比难受。

    雨晴也哭了,什么都没说,只是把我紧紧地搂住。

    冷冷的夜。

    次日晚上,我和雨晴来到祖父的家。祖父母和父母都家里。开门的是母亲。我一见到她,就高兴地说:“妈,好久不见啰,你怎么比我上次见你时又漂亮了不少?哈哈。”

    雨晴也温柔地说:“阿姨,你好。”

    但母亲却没有像往常那样跟我们说笑,只是点了点头,轻轻地“嗯”了一声,表情有点严肃。

    走进家,来到饭厅,只见祖父母和父亲都已坐好,祖母和父亲都跟母亲一样,表情严肃,脸上一点笑容也没有,祖父则低着头,神色有点无奈。

    我皱了皱眉,心想,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雨晴向他们逐一问好,祖母和父亲只当没听到,只有祖父向她点了点头。

    雨晴也觉察到气氛有点不对劲,望了我一眼。

    母亲说:“坐下来吧,吃饭吧。”

    我和雨晴坐下以后,大家便开始吃饭。好几分钟,谁也没有说话,饭厅内鸦雀无声。

    我向坐我旁边的母亲低声问道:“妈,到底怎么啦?”

    母亲望了我一眼,表情复杂,没有说话。

    接着,祖母忽然说:“都怎么啦?你们都不说吗?好!你们不说,就由我来说!”

    我奇道:“奶奶,怎么啦?”

    祖母瞪了我一眼,指着雨晴,大声说:“乐扬,以后再也不要见这个女人!”

    祖母这句话,实是完全出乎我的意料,让我大大地吃了一惊!祖母为什么突然说这样的话?我一时反应不过来,大声说:“什么?”

    “我说,”祖母加重了语气,“再也不要跟这个女人来往!”

    我稍微回过神来,大声问道:“为什么?”

    “为什么?”祖母冷笑一声,“你还问我为什么?你自己心底,比谁都清楚!”

    “你到底说什么呀?”我向来是个偏激的人。如果别人侵犯不到我的核心利益,那我便总是一副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不会去斤斤计较。但此时,祖母竟然要我不能再跟雨晴来往,她竟然叫我再也不要见这一辈子我深爱的女人!管跟我说话的是我的祖母,是我的长辈,但性格偏激的我,此时语气上却也对她不客气起来。

    “我说什么?你还问我说什么?”祖母提高了声音,“是我亲耳听到的!是我昨晚电话里亲耳听到你们的谈话的!这个女人有病,她马上就要死了!你还怎么能跟她一起?”

    我一听,立即呆了。半秒后,我反应过来,马上朝雨晴望去,只见她一脸委屈、悲伤,眼泪眼珠里打滚。

    看见她这样子,我心一阵剧痛。

    “闭嘴啦!”我怒道,“说得那么难听干嘛?”此时的我,已完全失去理智,竟肆无忌惮地跟祖母顶撞起来。

    “乐扬!”一向沉默寡言的父亲忽然喝道,“你这是什么态度?是谁教你可以这样跟奶奶说话的?”

    我不做声,急促地喘着气,两手握拳,满腔怒火积压于体内。

    祖母见我不说话,得寸进尺,指着雨晴说道:“她只能活半年。是半年啊!半年以后,她就会……哼!你现马上离开她,不要再跟她来往!不要再见她!”

    我忍不住说道:“无理取闹!我就是要见她!我就是要和她一起!谁也不能把我和她分开!”

    祖母怒极,连脸色也变了,指着我骂道:“你!你!你这个忤逆儿!你这个不孝子孙!”

    父亲也向我喝道:“乐扬,不要再说了!你瞧你像什么样子?为了一个女人,竟然这样跟奶奶说话?你还懂不懂什么叫尊卑?”

    听他这样说,我忽然想起杨过武林大会上说过的话。

    当时是宋朝,人们拘泥礼法,但杨过却天下人面前说自己要娶师父做妻子,可真是语惊四座,骇人听闻。郭靖盛怒之下,要他认错,否则就把他打死。杨过却丝毫不惧,说出了三句令众人心大震的话:“我没错!我没做坏事!我没害人!”

    是啊,如果他和小龙女什么世外桃源或穷乡荒岛结为夫妇,的确与人无损。他两相亲相爱,却又跟天下人何干?却又碍着了谁?

    此时此刻,我心有了和杨过一样的感受。我大声说道:“我不管什么尊卑!说得有道理的,即使对方是个小孩子,我也听;但蛮横无理的,即使对方是长辈,我也不管!我就是要和雨晴一起!我没错!你们谁也管不着!你们谁也没权阻止!”

    ,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