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七 254:再见小森

    254:再见小森

    这一天下午,我和雨晴到假日广场的冒险乐园玩耍,玩得累了,就假日广场里随意地游逛,逛到傍晚时分,我们才走进假日广场里的小城大餐,享用晚餐。

    刚走进餐厅,忽然看见前方坐着一个男人,面容颇为眼熟,认真一看,原来是我以前所工作的公司的老板小森。我把他认出来的同时,他也看到了我,愣了一下,似乎想跟我打招呼,却欲言又止。

    虽然他曾经为了一己私欲,冤枉我贪污了公司所收到的捐款,并以此为理由把我辞退,但我并非如此小气、如此记仇之人,而且我总想,如果他没辞退我,我就没那么多时间陪雨晴了,我也不能全心全意地把《叙述性诡计》完成。因此我心底,对他还是有些感激,就像我也会对当年把晓薇抢走的kn心存感激一样。

    恨一个人,是一件很累的事。保持一颗宽容的心,其实大的得益者是自己。只有宽容的人,只有不斤斤计较的人,才能得到真正的快乐。

    所以我笑了笑,很自然地对小森说:“喂,小森,好久不见啦。”

    小森见我主动跟他打招呼,先是一怔,接着也笑了一下,说道:“是呀,真的好久不见了。”

    我问道:“你约了别人吃饭?”

    小森摇了摇头:“我一个人。我到这附近买点东西,顺便进来吃饭。唔,要不一起吃?”

    我望了望雨晴,雨晴温柔一笑,轻轻点了点头。我对小森说:“好啊,反正我们都好久没聊天啦。对了,这是我女朋友,雨晴。晴,他是小森。”

    雨晴一笑,很有礼貌地说:“你好。”

    小森连忙说:“你好,唔,东方,你女朋友可真漂亮。”

    坐下以后,我没有提起我以前他的公司工作的事,他也没有提。我随意地问,对啦,公司发展怎样?小森摇了摇头,不大好,近来好几个项目都进展得不大顺利。我了解了公司现的一些情况后,给他提了一些建议。他一边听一边点头,时而还提高声音说,对,你说得对,真的可以这样做,怎么我就没有想到?

    小森也试探性地问我现哪工作。我笑着说待业家啰。小森听后若有所思。

    雨晴上洗手间的时候,小森忽然很认真地对我说:“东方,回公司帮忙吧,公司真的很需要你。”

    我早就知道他会说这句话,想了想,说:“可是……”

    我本来想说我女朋友身体不太好,我要留家照顾她。但小森却误解了我的意思,没等我说完,说道:“我知道,你还恨我,恨我陷害你,说你贪污了公司的钱,也恨我冤枉你盗窃了公司的机密资料。是的,我全部都知道了。你离开公司的第二天,吕清也向我提出了辞职,并把她出卖公司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我。东方,对不起。你自始至终都心力地为公司工作,但我却……唉!”

    我淡淡一笑:“都是过去的事了,我早就忘记了。”

    小森接着说:“你走了以后,公司里的员工成了一盘散沙,那几个主管和项目经理,为了争上位,勾心斗角,那些业务员,为了抢业绩,斗得你死我活。哼!那群傻b!有几个项目本来可以很好地完成,就是因为他们不齐心、不团结,甚至还明争暗斗,结果项目就挂了。”小森说到这里,摇了摇头,长叹了一口气。

    我沉默。

    小森望了我一眼,吸了口气,说道:“东方,我真的很需要你。你回来吧。”

    他这句话说得真诚之极,我也不好意思拒绝,想了想,说道:“我考虑一下吧。”

    我刚说完,雨晴就回来了。小森见雨晴回来,不再多说什么。

    结账的时候,我拿出钱包,正要付钱,小森却说什么也不肯让我付钱。我不想跟他争得面红耳赤,只好作罢。

    告别小森前,他再一次对我说:“东方,好好考虑一下,我等你的好消息。”

    我点头道:“好。”

    小森离开后,我和雨晴携手漫步,边走边聊。雨晴问道:“他叫你回公司帮忙?”

    我点了点头:“是的。”

    我刚说完,雨晴还没答话,我的手机却响了。我拿出手机一看,原来是母亲打过来的。

    “妈,怎么啦?”我接通了电话。

    “儿子,我们后天就回来山定居啦。”母亲的语气有点兴奋。

    她上星期已电话里跟我说过,他们近期内会回山,只是具体日子还没定下来。

    “好啊,到时我去接你们吧。”

    “不用啦,你忙你的事情吧,我们找了搬家公司,什么都不用我们自己费心。唔,等我们回来后再说吧。”

    这时我们已走到假日广场外的露天停车场。我挂了电话,正想对雨晴说我的家人即将回来这个消息,忽然听雨晴轻呼一声,摔倒地。我吓了一跳,连忙把雨晴扶起。

    “你没事吧?”我关切问道。

    雨晴笑了笑:“没事儿,一时站不稳。”

    我看着她那被擦破了皮儿的膝盖,心一阵疼痛。

    黄医生说过,雨晴的病会致使她手脚颤抖、抽搐,有时走路会无缘无故地摔倒。我早知道这是雨晴的病的症状之一,但真的看见她摔倒时,看见她的病的症状显现出来时,我还是有点彷徨惊慌,有点手足无措。

    我还思,雨晴我眼前摆了摆手,笑着说:“你怎么呆住了?我没事啦。咱们走吧。”

    我点了点头,牵住雨晴的手,心感到有点沉重。

    “对啦,”雨晴为了让我忘却刚才的事,免得我为此担心,故意用很自然的语气,把我的注意力引开,“你会回去你原来的公司工作吗?”

    我稍微想了一下,说道:“我不知道。以后的事情,我真的说不准。这么长远的事情,我真的不敢去想。”

    我说到这里,心一酸,真情流露:“晴,我真的好害怕。未来的路,我看不清;未来的生活,我不敢去想。我真的好害怕去想以后,我真的好害怕去面对将来。晴啊……”

    我顿了顿,再说下去时,声音已经呜咽:“不要离开我。只要有你我身边,多难走的路我都不怕。但如果你离开了我,我……我真的不知道我该怎样活下去……”

    雨晴听我说完,没有说话,紧紧地把我抱住。月光之下,我们相拥了良久,似乎天地万物都已静止,时间永远停留此时此刻一般。

    如果时间真的能永远停留这一刻上,对我和晴来说,将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

    然而,不管我们怎样期盼、怎样奢望,时间却总是无时无刻不流动。时钟那永不休止的“滴答滴答”的响声,似乎时刻提醒着我和雨晴,属于我们的幸福日子,随时随地都会终结,能留给我的,只是片片永难磨灭的回忆。

    我不禁想起了《我只乎你》的歌词:“也许有那么一天,你说即将要离去,我会迷失我自己,走入无边人海里,不要什么诺言,只要天天一起,我不能只依靠,片片回忆活下去……”想到断肠之处,喉咙一酸,几滴眼泪从眼角渗了出来。

    ,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