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七 249:相见前夕

    249:相见前夕

    我们沉默呆了好一阵,何父才抬起头,对我说:“东方乐扬,答应我一件事。”

    “你说。”

    “刚才我跟你说的事,不要告诉雨晴,永远不要。”

    “我……”我有点犹豫了。我答应过雨晴,无论是什么事,都不欺骗她,都不隐瞒她。如果有人跟我说:“我跟你说一个秘密,但此之前,你要答应我,无论如何都不能跟别人说这个秘密。”我会说:“对不起,我做不到,我会跟雨晴说起这个秘密,因为我答应过她,什么事情都不会隐瞒她,我只能保证我不会跟除雨晴外的任何人说起这个秘密。”

    但现,何父却让我向雨晴永远隐瞒这件事。我能做到吗?

    何父见我踌躇,压低了声音,一字一顿地说:“答应我!”

    我望了他一眼,只见他一脸乞求神色,心一软,说:“可是,我……我答应过阿晴,无论是什么事,都不能隐瞒她。我实没有信心一直守着这个秘密。”

    何父皱了皱眉,说道:“如果让雨晴知道这件事,她会很伤心、很难过的。”

    何父的话让我心一凛。的确,如果雨晴知道了自己竟然是她一直认为是叔叔的男人和母亲所生的私生女,如果雨晴知道一直和自己生活一起的“爸爸”竟然不是自己的亲爸爸,她一定会十分悲伤难过。我又怎么忍心让雨晴难过?

    我点了点头:“好吧,我答应你,我量守住这个秘密。但我不敢保证我能永远把这个秘密守住。或许有一天,我认为是适当的时候,我会把这件事告诉雨晴。”

    何父也点了点头,隔了好几秒才说:“难为你了。其实,雨晴能和一个如此信任她,对她如此重视、如此坦诚的男人一起,我该为她高兴才对。”

    他顿了顿,又说:“那时候,雨晴忽然回家了,说跟你分手了,永远再也不想见你。我还以为是你欺负她了,兴冲冲地要去找你算账。雨晴拉住了我,对我说,她所以要跟你分手,所以要离开你,是因为她觉得自己的病越来越严重了,她不想她真正离开你的时候,你感到伤心难过,所以趁早离开,让你早点死心,早点振作。”

    这些事情,我已从雨晴的日志知道,但这时听何父叙述,我的心还是忍不住再酸一回、再痛一次。

    “后来你找上门来了,唔,当时我和雨晴都家里,但雨晴不想见你,她怕一见到你,就会舍不得,就会和你一起回去,这样的话,后她要离开的时候,你会无比伤心。所以,管你门前坐了七八个小时,但雨晴还是忍住了,没去开门。她怕她一开门,她之前所做的一切都会前功弃。只是,这七八个小时里,她一直哭,哭得十分伤心,哭得连声音也沙哑了。我听着她的哭声,心里可真是无比难受呀。

    “当天晚上,雨晴的一个朋友打电话过来,告诉雨晴,你已经识破了她的计划了。雨晴知道你还会来,她可不想让你见到她。她是一个固执的、倔强的孩子,决定了要做的事,就一定要做到底。她跟我说,如果见了你,她一定会舍不得,接下来,你和她两个人都会加痛苦,所以,长痛不如短痛。于是,她搬到她叔叔家了,并嘱咐我,如果你真的找来了,就让我告诉你,她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让你死心,让你痛过以后,重振作。

    “第二天,你果然来了。当我告诉你雨晴已经离开了的时候,你像疯了似的,狠狠地击打墙壁。当时我看到你那痛苦的表情,我就强烈地感受到,你是真的爱着雨晴的,你是真的深深地爱着雨晴的!雨晴能遇上你,能和你一起,是她的幸运。唉,这世界上,有多少人短暂的一生,能遇到一个真正是自己所爱的而又深爱着自己的人?你们都遇到了,而且拥有了一段快乐的时光,一段甜蜜的回忆,那已是十分幸福的事儿了。”

    何父说到这里,长长地叹了口气,“唉”的一声,感慨无限。他是感慨他从前的不幸遭遇,还是感慨自己见证了一段完美爱情的演绎?

    我没等他叹完气,急切问道:“雨晴的叔叔家哪?你告诉我!我去找她!”

    “明儿再去吧。”何父说,“看你的样子,一定是很累了。先上来好好地睡一觉,养足精神,明天再去找她吧。如果让她看到你现的样子,一定会很担心的。”

    我想想也有道理,点了点头,跟何父上楼去了。

    一想到几个小时后就能见到雨晴,就能把雨晴抱怀里,从此再也不会和雨晴分开,我的心情就极之激动,激动得一颗心像是要跳出来似的,哪里还能睡得着?直到快天亮的时候,我才迷迷糊糊地睡了一会。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八点多了。何父不家,却桌上留下了一个纸条,纸条上写着一个地址,那大概是雨晴叔叔家的地址。

    我到洗手间洗了个脸,把头发都梳理好了,用剪刀把胡子稍微修剪了一下,才离开何家。

    雨晴叔叔家就雨晴家附近,我只走了十分钟就找到了。

    到了雨晴叔叔家门前,我按下门铃后,等了好几分钟,还是没人来开门。我还以为雨晴故意不开门,正想破门而进或通过窗户爬进去,住对面的一个老人却刚好走出来。他见我找人,对我说,住里面的女孩子晨跑去了,你待会再来吧。

    我回到楼下。没见到雨晴,心里有些失望,也有些失落。但一想到待会就能跟雨晴相见,我又高兴起来、激动起来。我想着想着,无意走进了附近的一家小书店里。我随意地翻看着书店里的书,忽然店里的售货员笑着对我说:“早呀。这么早就来买书?”

    我回头一看,售货员是一个年轻的女孩子,一脸笑容,十分热情亲切。

    我淡笑了一下:“是呀。”

    “给你推荐一本书。”售货员说着,递给我一本书。

    “哦?”我接过她递给我的书,看了看封面,霎时间愣住了。

    黑色的封面上醒目地写着五个白色大字:“叙述性诡计。”

    《叙述性诡计》?!这不就是我写的书吗?!

    之前我把这部小说委托给朋友代理,便再也没有理会。直到现,我才首次看到这本属于我的书的封面。

    “这本书很好看的。”售货员说。

    我听了,心里有些得意,笑了笑,说:“看不出你竟然喜欢看推理小说。”

    “哦?你只看一眼,就知道这本书是推理小说啦?好厉害啊,跟书里的侦探一样厉害呢,呵呵。”售货员开玩笑地说。

    她接着又说:“本来我也没留意这本书,把它当成普通的小说一样,随便放一个角落里,直到有一天,有一个女孩子来到了我们这家书店。”

    ,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