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七 248:何父所知的惊天秘密

    248:何父所知的惊天秘密

    我听他这样说,不知是因为想起他曾经对我的误解而感到委屈,还是因为看到他终于接受了我而感动,胸口一热,鼻子一阵酸楚。我低低地“嗯”了一声,没有说话。

    何父停了好一会,才接着说:“你是叫东方乐扬吧?”

    “嗯,”我点了点头,“是的。”

    何父“嗯”了一声,又停了下来。我急着要见雨晴,他却如此说一句停一阵,可真让我心急如焚,好几次想催促他快点往下说。但我终究忍住。我怕我一催促他,他生气了,便再也不肯告知我雨晴的下落。

    过了好一会,何父才缓缓地说:“你都知道了,雨晴遗传了她妈妈的一种病,一种叫‘渐冻人症’的病,那是运动神经元疾病的其一种。患这种病的人,肌肉会逐渐萎缩退化,后整个人会瘫痪,甚至因为呼吸衰竭而死亡。我的妻子,也就是雨晴的妈妈,当年就是因为这种病而去世的。”

    我听着何父的叙述,想象着雨晴被病魔折磨的情景,心又酸又痛。我真的好想代替雨晴去承受痛苦,即使不能,至少她和病魔战斗的时候,我能陪她身边,支持她,鼓励她,和她并肩作战。

    我所爱的女人承受着如此痛苦,我却什么都做不到,我甚至她痛苦的时候没能陪她身边,我甚至还每天到酒吧借酒消愁,我甚至还和其他女人床上翻云覆雨,我还td算是人么?我还有什么资格当雨晴的男朋友?

    “我知道,”何父的话打断了我的思,“雨晴和她妈妈一样,患有很严重的‘渐冻人症’,她随时会无声无息地离我而去。她的日子很宝贵,我实不愿意看到她她有限的生命,还常常被人烦扰,所以我让她脸上戴上一块假胎记……”

    关于何父要雨晴脸上戴上假胎记的原因,雨晴她的博客提过,因此此时听何父如此说来,我并不太感惊讶。然而,让我没想到的是,何父说到这里,忽然摇了摇头,有点激动地说:“不!不是这样的……我是因为她的病才让她戴上假胎记?不……”

    我一听,微微一愣,望了望何父,只见他轻轻咬着下唇,露出了痛苦的神色。他到底突然想起了什么事?

    好几秒后,我才轻叫了一声:“叔叔……”

    何父望了望我,稍微定了定神,激动渐消,脸色逐渐平和。

    我没有说话。因为我知道此时此刻,如果说错一两句话,会对他造成极大的刺激。

    何父停了几十秒,终于慢慢地说:“有一件事,我一直没有跟任何人说过,连雨晴也不知道。”

    我有点好奇,望了他一眼,但还是没有说话。

    何父长长地叹了口气,缓缓说道:“其实,雨晴不是我的亲生女儿。”

    任凭我的想象力多么丰富,但我怎能想到何父会突然说出这样的一句话?我一听,忍不住“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何父一脸悲伤,痛苦地说:“是的,雨晴不是我的女儿,他是我的弟弟和我妻子的私生女!”

    何父的弟弟?也就是雨晴的叔叔?就是前不久因患肝癌而去世的雨晴的叔叔?

    何父稳定了一下情绪,接着往下说:“虽然一直以来,我都没有确凿的证据,而且我也没有去做亲子鉴定,但我百分之百地肯定,雨晴是子辉和婉儿的女儿!我知道,我什么都知道!从婉儿望着子辉的神情,我就知道他们彼此相爱;从子辉对雨晴的关切,我就知道雨晴一准儿是他的女儿!”

    原来如此!

    难怪雨晴说,她的叔叔对她极好,管自己吃不饱,但也常给她买吃的买玩的,带她看医生给她买营养品,原来那是一位父亲对女儿的疼爱;也难怪雨晴和叔叔的感情这么好,叔叔去世了,雨晴便感到极之伤心难过。虽然雨晴不知道她的叔叔就是她的亲爸爸,但毕竟血浓于水,她的心深处,对叔叔有着一种莫名的亲切感,她和叔叔,有着骨肉相连的心灵感应。

    同时我还明白了何父为何那么偏激,把全世界的人都当成坏人,当成是爱情骗子:那是他被自己的妻子、被自己的弟弟背叛过的缘故。

    “我很爱婉儿,”何父接着说,“可是她从来没有爱过我。她和我结婚,可能只是因为我对她很好。可是结婚以后,她认识了我的弟弟子辉,似乎终于找到了真爱。我不怪他们,我也不恨他们。即使我憎恨着他们,甚至把他们杀死了,又有什么用?还是不能改变婉儿没有爱过我的事实。爱是谁也控制不了的。我深深地爱着婉儿,就像她和子辉深深地相爱着一样,我们谁也不能控制自己的感情。”

    我忽然觉得何父很可怜。他是那么地爱着自己的妻子,甚至妻子去世的几十年后,房间里仍然放着她的照片,可是,这被她所深爱着的女人,却没有爱过他,反而爱着他的弟弟;而一直和他生活的女儿,也不是他的亲生女儿。对他来说,这是一种怎样的悲哀?

    爱情啊,果然是天底下美的花、甜的蜜,但同时也是世界上让人断肠的毒药!一旦陷入爱情的旋涡,那是永远再也无法抽身其了。即使从旋涡里爬出来了,但也永远无法忘怀呆旋涡之时的感觉。

    “我知道所有事情,婉儿是否觉察到了?子辉是否觉察到了?或许有,也或许没有。反正我没跟他们说过。婉儿去世后,我也一直没有向子辉提起过这件事。这件事,我也没跟雨晴说过,以后也没打算要说。婉儿去世的时候,陪她身边的是我而不是子辉,子辉连婉儿的后一面也没见到,这或许已是对他们的大的惩罚了。”

    我忽然觉得雨晴的叔叔也是一个可怜人。他不能和自己深爱的女人一起;自己深爱的女人去世的时候,他不能陪她身边;他甚至到死也不能和自己的亲生女儿相认。这些是上天对他和嫂子偷情的惩罚?可是他和雨晴的妈妈真的爱上了对方,那是他们所无法控制的呀。

    至于雨晴的妈妈,其实也十分可怜。她虽然长得极之美丽,但却嫁给了一个自己不爱的人;她深爱着一个男人,却不能和他一起;她的生命十分短暂,甚至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连自己这辈子爱的男人的后一面也没能见到。

    他们三个人,都如此痛苦。这一切,到底是谁的错?就像当年的我、晓薇和kn,三个人都经历过痛苦,这一切,又是谁的错?

    唉——爱情没有对错,只是天意弄人。

    忽然觉得自己能遇上雨晴,能和雨晴相爱,能拥有一段如此简单甜美的爱情,实是十分幸福的事。

    我正想得入神,忽听何父叹道:“我要雨晴一直把假胎记戴脸上,到底是真的为她好,还是报复子辉和婉儿?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他说完,又长长地叹了口气,这一声叹息,似乎蕴藏了无限的感慨,无限的悲哀,无限的凄凉。

    ,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