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七 244:《叙述性诡计》出版

    244:《叙述性诡计》出版

    阿清的举动没能让我的身体有较大的反应,因为我完全沉醉于我和雨晴一起时的无数回忆。我慢慢地坐起来,望着阿清,轻轻地叹了口气。阿清愣了一下,停止了手上的动作,也向我望来。好几秒后,我才说:“对不起,我又伤害了你。”

    任凭阿清多么聪明,也想不透此时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举动,会说这样的话。她秀眉轻轻一蹙,没有说话。我叹气道:“很谢谢你陪了我一整个晚上,真的很谢谢你。我得走了,再见。”

    我说罢,晃了晃脑袋,定了定神,吃力地走下床。我摇摇晃晃走到房门前的时候,阿清把我叫住了:“乐扬!”

    我回过头来:“嗯?”

    阿清两眼充满柔情,她问道:“你真的要走?”

    我咬了咬下唇:“对不起,我真的不想再伤害你。即使和你一起,但我一辈子都不能忘记她。”

    阿清想了想:“你和她……”

    我没有回答,她也没有再问。停顿了几秒,她忽然说:“我不会意的,我不会强迫你忘记她。”

    “但我会意。”我稍微提高了声音说道,接着,我微微叹了口气,又说,“对不起,我欠你的,我一辈子都还不了。”

    我说完,转身离开。而阿清,也没有追上来。

    如果雨晴从来没有出现,我和阿清,将会是怎样?会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吗?走楼梯的时候,我不断地想着这个问题。

    可是我会舍得吗?我会舍得让我和雨晴一起经历的那段快乐时光,从来没有出现过?我会舍得让这段轰轰烈烈的爱情,从来就没有让我拥有过?

    我舍不得。和雨晴一起时的所有回忆,哪怕是极微极小的事情,我都舍不得放弃。

    第二天,我把小绫带到张家,托张太太代为照顾。张太太向我保证,一定不会像上次那样,把小凌弄丢。我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张太太又问,你又要出远门?对啦,怎么近来没见到雨晴?她回老家去了?

    我随意应答了两句,就匆匆离开。我怕听到雨晴后我眼所不由自主地流出来的眼泪,会被张太太看到。

    接下来的几天,我都没有回家,晚上就到酒吧独个儿喝酒,白天就酒吧街附近的岐江公园睡觉。有时候睡不着,我就坐马路边,望着往来的汽车,一辆一辆地数起来。我真的好害怕白天,好害怕自己的脑袋清醒的时候。我的脑袋稍微一清醒,我就会想起雨晴,想得肝肠寸断,想得心如刀割。每次白天清醒的时候,我都好想晚上快点到来,好想快点到酒吧去狠狠地喝下几瓶洋酒,让自己醉得不省人事,什么都不用去想,什么都不用挂念。

    现只有酒精,才能让我麻醉,让我从无限的痛苦解脱出来。

    虽然麻醉的时间极短。虽然麻醉过后,我会加倍痛苦。

    我一蹶不振。我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振作起来。或许,这一辈子,我再也不能重站起来了。

    5月1日那天,街上人山人海,到处洋溢着节日的气氛。我像乞丐一样,一个人坐岐江桥边,望着过往的路人,望着身边所不断流动的一切,只觉得自己像静止了一般,跟他们格格不入,甚至是不再属于他们那个世界。

    忽然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我接通了电话,原来是广州做书的一位朋友。之前我就是把《叙述性诡计》委托他代理出版的。这时他电话里告诉我,《叙述性诡计》两个星期前出版发行了,发行以后,所引起的注意,超出了他们的想象。短短两个星期,《叙述性诡计》已卖出五万本,而且势如破竹,无法阻挡。他们估计,《叙述性诡计》将会出版界,引发一场超级热潮。

    如果是以前,听到了这样的消息,我一定会感到无比振奋。可是现,我却一丁点兴奋的感觉也没有。哪怕我的小说能引起全国的关注,甚至全球发行,流芳百世,但,那又怎样?再也没有人能和我一起分享这份喜悦。

    我失业的时候,我每天呆家的时候,我看不清前路的方向,对生活感到有点彷徨、有点无助的时候,雨晴留我的身边支持我、鼓励我,她让我坚持自己的理想,她深信我的小说出版后,能获得成功。

    我身边的人,都认为当一名全职小说家是幼稚的、不切实际的想法,他们会劝阻我放弃这样的念头。惟有雨晴,明白我的心思,愿意给予我无限的支持。她说:“写小说是你的理想,是你的梦,你不要放弃。要找一份稳定的工作,庸碌之生活,还是要不顾一切去实现自己的梦,你要好好考虑一下。不管你做出了怎样的决定,我都会支持你。”

    雨晴,你看到了吗?现我终于做出一点成绩了。我没让你失望。可是,当我离成功越来越近的时候,你却已经悄悄地离我远去。你说过的,无论我决定要走哪条路,你都会陪伴着我,永远不会让我感到孤独。为什么现你却没能做到你答应过我的事?

    哪怕让我得到了整个世界,但我仍然是行尸走肉般地活着。

    因为我失去了你。

    失去了你,即使得到了整个世界,也没有一丁点的意义。

    这个晚上,我又到酒吧街喝酒去了。不知怎的,此时此刻,我的心情特别不好。我独个儿喝了三打啤酒,喝到第四十瓶的时候,忽然胸口一闷,喉咙一痒,呕吐起来。

    我跌跌撞撞地走到洗手间,呕吐了十几分钟。从洗手间出来,忽然看到一个穿白色衣服的女孩站洗手间门外,望了我一眼,接着匆匆离去。虽然我只望了她不到半秒的时间,但我的心却是一阵强烈的抽搐!

    是雨晴!!

    错不了!刚才那站洗手间门外的穿白色衣服的女孩,就是雨晴,就是让我牵肠挂肚、魂牵梦萦的雨晴!就是我永远深爱的何雨晴!!

    雨晴怎么会这里出现?

    难道这是我醉酒以后所产生的幻觉?

    不!那不是幻觉!那真的是雨晴!

    想到这里,我精神一振,脑袋清醒了几分。我一个箭步,跑出大厅,左右张望,忽然看见刚才那个穿白色衣服的女孩,就站我的不远处。

    原来不是幻觉!雨晴真的回来了!

    霎时间,眼泪连绵不断地涌了出来。

    与此同时,我大步走上前,二话没说,把雨晴紧紧地搂怀里。

    ,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