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六 237:众人到达

    237:众人到达

    这几天,我也没有洗澡,没有换衣服,几天下来,一脸胡子,满脸油脂。

    我一直戴着雨晴送给我的手表,一次也没有脱下来。

    有时晚上呆雨晴的房间里,脑海又想起雨晴所写的日志:

    “虽然病了,有点难受,但有乐扬我身边照顾我,我觉得好幸福。真的好想一辈子生病,这样的话,乐扬就会照顾我一辈子了,呵呵。

    “乐扬给我煮的粥很好吃,真的很好吃。

    “下午,乐扬陪我聊天,把他和他的初恋女朋友晓薇的故事告诉我。听完以后,我有点羡慕晓薇,因为她曾经和乐扬一起快乐地生活过。而且,虽然乐扬和她分开了,但乐扬却还记着和她一起发生的事。不知道以后,乐扬是否也会记得我?是否也会记着我和他一起发生的事呢?

    “我们还说起了我脸上的‘胎记’,乐扬问我,是不是我一出生,脸上就长着胎记了。我真的不想骗他,所以没有回答。

    “我要休息的时候,乐扬就坐我身边陪着我。我的心一直好高兴,高兴得怎么也睡不着。乐扬我脸上轻轻一吻的时候,其实我是知道的。但我没有动。他离开房间后,我睁开眼睛,傻傻地笑了,心里感到十分甜蜜。”

    有时我会我的房间里,抱着雨晴送我的围巾,想着雨晴的日志:

    “倒数以后,回到家,我把我忙了几个通宵而织成的围巾送给了乐扬。他好像很喜欢。虽然为了织这围巾,我好几个晚上没睡好,但看见乐扬高兴的样子,我就觉得这点牺牲绝对是值得的。

    “乐扬也送给我一条珍珠项链。那珍珠项链好漂亮好漂亮,我好喜欢好喜欢。那是我收到的第一条项链。我会把它戴我的脖子上,我会一直把它留我的身边。

    “可是如果有一天,我要离开这个世界了,这条珍珠项链就不再属于我了。我所爱的乐扬,就永远不再属于我了。

    “真的好舍不得好舍不得呀……”

    有时我则会看着我和雨晴gizz合拍的贴纸照,心百感交集,彷徨得不知道要怎么办:

    “今天和乐扬一起拍贴纸照,这是我第一次拍贴纸照,好好玩哦。谢谢你啊不败,你送给了我许多‘第一次’,呵呵。

    “拍完以后,我把贴纸照贴gizz里的墙壁上,还旁边写上:‘乐扬和晴,要永远一起。’我笑着对乐扬说,一定要这样哦。

    “我对他说一定要这样,可是我自己呢?我真的能做到吗?我真的能永远陪伴着乐扬吗?

    “写到这里,眼泪又不由自主地流出来了。唉,今天明明这么高兴,我的眼睛却这么不争气,真扫兴呀……”

    而每当我醒来的时候,往往发现我所睡的枕头已经满是泪痕。

    这几天,乔宇、城空、小蕾、纤纤、张欣婕、节婕等人都给我打过电话,其节婕打得多,打了十七八次。但这些电话,我一个也没有接听。每次手机一响起,我会猛地跳起身来,怀着紧张的心情,把手机拿起。我是盼望打过来的是雨晴。可是每次看到来电显示,我都无比失望。

    晴啊晴,你再也不会打电话给我了吗?我给你打电话,你再也不会接听了吗?

    我真的好想再听听你的声音,哪怕只是电话里也好。

    另外,这几天,门铃响了几十次,有时门铃声和敲门声是和乔宇、城空等人的呼叫声夹杂一起的,有时则只有门铃声,隔几分钟响一次,每每持续几个小时。

    但我一次也没有去开门。我谁也不想见,我只想见雨晴。

    终于这天下午,乔宇他们找来了一个锁匠,把我家大门的门锁弄开了。来的人有五个,乔宇、小蕾、纤纤、张欣婕和节婕。他们为什么总打电话找我?为什么还找上门来?难道他们已经知道了我和雨晴的事?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小蕾那天早上离开我家后,想了几天,想起雨晴叫她帮忙的事,想到我追问她的事,越想越觉得事情不对劲:以雨晴的性格,怎么会无缘无故跟乐扬分手了?于是她找来纤纤,问纤纤到底雨晴发生了什么事。纤纤开始不肯说,后来大家找不到我,怕我出事,便追问纤纤事情的真相。纤纤知道事态严重,才终于把雨晴患病的事告诉了大家。

    他们这时见了我,都微微一惊。他们那惊讶的表情上似乎都写着同一句话:“东方乐扬怎么变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乐扬!”乔宇首先大叫,“你td干什么呀?干嘛电话也不听,我们来找你,你也不开门?”

    我望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张欣婕走前两步,来到我的身边,问道:“乐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

    我望了她一眼,还是没有说话。

    纤纤忽然说:“喂!你是不是见过雨晴?她怎么啦?怎么这几天她的手机关机了?她现哪里?”

    一听到她提起雨晴,我的眼睛马上湿润了。小蕾似乎觉察到一些什么,走到我身边,轻声说:“乐扬……”

    我望了望她,眼泪忽然情不自禁地流了出来。小蕾不知所措,问道:“你怎么啦?”

    大家见我忽然哭起来,也都愣了一下。乔宇叫道:“一个大男人,哭什么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你说啊!”

    纤纤也大声说:“雨晴到底哪里啊?你是不是见过她啊?你回答我啊!”

    我终于忍受不住,抽泣着说:“阿晴她……咳咳……她……我再也见不到她了……呜呜……”我说到这里,两手抱头,跪倒地。

    纤纤箭步抢到我身前,一把抓住我的手臂:“你说什么?她怎么啦?她到底怎么啦?!”

    我几乎是喊出来的:“她死了!阿晴死了!我永远再也不能见到她了!呜呜!”

    听到这个噩耗,纤纤呆住了,几秒后,也流出了眼泪。小蕾哭了,节婕也哭了。

    过了一会,乔宇走过来,把我拉起来,叫道:“你起来!东方乐扬你起来!你看看你现成什么样子了?你给我振作呀!你给我站起来呀!”

    他越这样说,我越伤心,越难以振作,四肢酥软,怎么站也站不起来。乔宇抓住我的两臂,大力地把我拉起来。他这一使劲,不小心把我放桌子上的玻璃杯打翻了。霎时间,玻璃杯里所装的自来水全部泼我放桌子上的那张我和雨晴合拍的贴纸照上面。

    ,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