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198:在天台上的夜晚

    198:天台上的夜晚

    “谢谢你的礼物,我好喜欢。”雨晴甜美的声音,把我从思拉回现实。

    我望了望她,笑了笑,轻拥着她的纤纤细腰,她耳边悄声说:“傻瓜,这么容易就满足?”

    她温柔一笑:“对呀,能一直像现这样子生活着,我已经非常满足了。”她说到这里,停了下来,轻轻吁了口气,好几秒后才接着说:“对啦,我也有礼物要送给你。”

    “哦?”我有点惊喜,“是什么?”

    雨晴睡衣的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盒子,把它打开,只见里面装着两枚银戒指。两枚戒指上都镶嵌着一道淡银色的边儿和一颗小碎石。

    我喜道:“啊?这是我们之前吉之岛看的那对iky戒指?”

    雨晴笑着点了点头:“我就说嘛,总会有两枚戒指都有货的时候。”

    “你是什么时候买的?”我问道,“我昨天下午才到吉之岛问过,不仅还是没有适合我的圈数,竟连适合你的那枚戒指也卖掉了……”

    “当然啦,”雨晴呵呵一笑,“被我买下来了嘛。属于我们的,就终究是属于我们的,无论多么曲折,终也会回到我们身边。”

    她一边说,一边把圈数较大的那枚戒指拿起来,套我左手的食指上,而我也把另一枚戒指拿起来,套雨晴右手的食指上。接着,两只戴着戒指的手十指紧扣,紧紧地握一起,似乎哪怕是天要塌下来,彼此也不会分开一般。

    是的,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把这枚戒指脱下来;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把雨晴丢下!

    “不败……”雨晴把脸贴到我耳边,轻轻叫了一声。

    我心神一醉,答道:“嗯?”

    “2007年的情人节,我是和你一起度过的,我永远不会忘记。”雨晴幽幽地说。

    “不光是2007年,还有2008年、2009年、2010年……你应该说,从2007年开始,每一年的情人节我们都是一起度过的。”

    雨晴淡淡一笑,隔了好一会,才低声说:“不败,还记得么?你前往天津的那天,你上车前,我哭了。”

    “我记得。怎么啦?”

    “那时你对我说,如果没有我你身边,你会很不习惯,你会很难过,我就想,如果有一天,我们真的不能一起,那你怎么办?我们越来越依赖对方了,越来越离不开对方了,是不是做错了?”

    我想说:“怎么会呢?我们会一直一起的。”但我嘴唇微颤,还没出声,雨晴已轻轻捂住我的嘴唇,柔声道:“先让我说完。”

    我点了点头,没有做声。

    雨晴吁了口气,接着说:“我想着想着,就忍不住哭出来了。我真的好害怕会跟你分开。如果我们从来就没有认识,没有一起,你就不会因为我的离开而感到伤心难过了。”

    雨晴为什么老说我们要分开呢?这初尝爱情的小女孩,总是患得患失,总爱胡思乱想。

    她接着幽幽地说:“但现,我再也不这样想了。你说得对,我们要对未来有信心,要对对方有信心。我已经决定了!无论怎样,我都要和你一起。我再也不会害怕失去你。每一年的圣诞节、元旦、情人节、春节,还有你的生日,我的生日,我们都要一起度过。”

    她说罢,两手紧紧地搂着我的脖子,脑袋靠我的肩膀上。

    我拥抱着她,笑了笑,温柔地说:“本来就是这样嘛。你太杞人忧天啦。”

    雨晴抬起头,水灵灵的大眼睛轻轻一眨,眼神充满柔情。我一俯头,和她四唇相接。虽然这时我和她已常有亲热的行为,但每次拥抱、接吻,我总会有点紧张,有点心动,身心都会无比快乐。

    每一个吻,都如初吻一般。

    这一次的拥吻比较激烈,我甚至她的脖子上留下了一个淡淡的咬痕。

    激情以后,我们天台坐下来,相互依偎。我把外衣脱下来,披我和雨晴身上。雨晴仰望着夜空,看着天上的星群,感慨道:“虽然今晚的星星不怎么明亮,但仍然十分迷人,十分好看。”

    “嗯,”我说,“你真的好喜欢这种一抬头就能看见星星的感觉哦。”

    “呵呵。”雨晴嫣然一笑,如月儿一般美丽,如群星一般迷人,“我又想起我们东澳岛的那个晚上了。”

    “是呀,永远难以忘怀那种感觉。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和自己爱的人一起,真希望时间永远没有头,人没有生死。”

    雨晴轻叹了一口气:“遗憾的是,每个人都要经历生和死。生离死别,真的是世界上令人痛苦的事呀。”

    “是呀。”我也有点感触。

    “不败,”雨晴忽然说,“东澳岛的那一个晚上,你答应过我一件事,你记得么?”

    我想了想:“你要我答应你,无论将来发生什么事,我都不要太悲伤,不要太难过,对吗?”

    雨晴点了点头。

    “有你我身边,我怎么会悲伤难过呢?无论遇到什么难过的事情,我们都会一起去面对,不是吗?”我说。

    雨晴没有回答,靠我的怀里,闭上了眼睛,发出轻微的呼吸声。

    我也没有再说些什么了,就这样子把雨晴搂怀里,逐渐入睡。

    这一个晚上,我们就天台度过了。

    虽然有点冷,但心却温暖无限。

    次日下午,我独自家写小说的时候,忽然收到母亲的电话:“喂,乐扬,上班吗?”

    我的家人还没知道我已经被公司辞退了一事。

    “嗯,”我支吾了一声,扯开话题,“怎么这时间给我打电话?对啦,今天已经2月15号啦,还有几天就是年了,你们什么时候到山?”

    “我们现已经山啦,刚到家。”

    “真的?”我喜出望外。

    母亲所说的“家”,是指竹苑的一幢房子。那是我祖父母所买的房子。

    我的父亲叫东方伟彬,是土生土长的山人,直到高毕业后,才离开山,到广州创业。广州,他认识了一个叫区杏蓉的女孩子,跟她逐渐熟识,然后相恋,后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

    区杏蓉就是我母亲的名字。

    我母亲是广州人。不久,她和我父亲结婚了,并生下了我。我出生以后,父亲和几个朋友广州合办了一间制衣厂,生意越做越大,赚了钱,广州买了房子,买了汽车,并把山的父母接到广州去。

    于是山的房子便空下来了。

    我初毕业后,父亲为了让我学会**,就让我独自到山读书。高时期我是学校住宿的,而上大学后,我则祖父竹苑的那幢房子住过一段时间。后来由于觉得离学校太远,很不方便,于是我就租了城市花园宝弦阁里的一幢房子,即我和雨晴现住的地方。

    因为亲戚们都山,所以祖父八十岁大生日的那一年,父母带着祖父母回山宴请亲戚。那一次,我带上了晓薇。

    而每年的春节,父母和祖父母都会山过。

    今年,和他们一起欢度春节的,不光只有我,还有他们的未来媳妇——雨晴。

    山,不仅是我祖父母和我父亲出生、长大的城市,还是我和雨晴相识、相知、相恋的地方。虽然我生广州,长广州,但相对之下,我觉得山有亲切感一些。

    ,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