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186:定向活动

    186:定向活动

    “哇!”小美女一呆之下,欢呼起来,“谢谢你呀,晴姐姐!”

    这一声“晴姐姐”脱口而出,叫得真诚之极。

    雨晴一笑:“你喜欢就好。”

    “喜欢,非常喜欢。”小美女手舞足蹈。

    我忍不住走进房间,说道:“晴啊,你这样会把这丫头宠坏的。百块的手袋呀,一点也不值。”

    小美女向我做了个鬼脸:“什么不值?这是名牌。你懂什么?”

    雨晴抿嘴一笑:“千金难买心头好,难得抒悦喜欢嘛。”

    小美女一个劲地点头:“对!对极了!”

    我说:“她的心头好多着呢,如果把她喜欢的都买回来,恐怕我们要破产呢。”

    小美女瞪了我一眼:“你什么都不懂,不要这里说话。出去出去,别打扰我和晴姐姐聊天。”她一边说,一边把我推出房间,顺手关上了房门。

    唉,女孩子真容易收买。昨天小美女还为了我对雨晴充满敌意,今天因为一个手袋,就和雨晴结成一线,把我赶出房间。

    但我接着又想,虽然小美女刁蛮任性,蛮不讲理,不过雨晴用了不到一天的时间,就把她“降服”了,比要七擒七纵才能收服孟获的孔明厉害多了。以雨晴温柔体贴、彬彬有礼、处处为别人着想的性格,一定能和我的父母相处得十分和谐、融洽,我的家人,一定非常喜欢雨晴。想到这里,我心一阵暖意,无比快乐。

    接下来的几天,抒悦和雨晴的关系越来越好,一见面就有说有笑,说个不停,如亲姐妹一般,倒把我当成了外人。抒悦后来不再叫雨晴“晴姐”了,而是“亲表嫂”“好表嫂”叫个不停。雨晴每次听她如此称呼,总有点不好意思,而我听耳里,心里倒是甜滋滋的。

    几天下来,白天雨晴上班,抒悦和朋友们到处玩去,我则家写小说,晚上三人总一起吃饭,饭后或到附近散步,或家里聊天看电视斗地主。

    这时我的《叙述性诡计》已写了三万多字了。本来我写小说的速度极快,疯狂的那次,从早上七点开始敲打键盘,除了吃饭洗澡上厕所,一整天没离开电脑,晚上十一点才停下来,一天下来,写了接近三万字。但这部《叙述性诡计》,我不敢写得太快,而是一句话一个字慢慢写,认真琢磨,谨慎下笔,往往写好一段后,还要修改几遍,直到自己满意为止。

    一转眼就到二月了,马上就到农历年了。

    星期晚上,吃过晚饭,雨晴收拾碗筷,抒悦去帮忙。她们一边洗碗一边聊天。

    抒悦说:“表嫂,明天你是和我一起去参加那定向活动吧?”

    “嗯,好呀,我明天休息,也没事做。不过不知道你表哥有空不。我待会问问他吧。”

    抒悦呵呵一笑:“放心,只要你去,他一定也跟着去。”

    “为什么?”雨晴奇道。

    “你长这么漂亮,他怎么放心让我带你去和我的朋友一起玩?他就不怕我的朋友对你展开追求,把你抢了过去?”抒悦一脸坏坏的表情,“所以嘛,只要你去,他也一定会跟去监视我的朋友,特别是要监视我同学的那个超级帅气的表哥。”

    我没好气地说:“丫头,说人坏话就别那么大声嘛。”

    “呵呵,我是故意说给你听的。”抒悦有雨晴帮她,完全不怕得罪我。

    次日上午,我驾着6,和雨晴、抒悦一起来到孙公园。抒悦的一些朋友比我们早到。刚和众人会合,抒悦还没向我和雨晴介绍她的朋友,我已经知道哪一个是她所指的她同学的那个帅气的表哥了。

    人群之,一个男子特别惹人注目。他二十五岁左右,比我大一两岁,一米八左右的身高,比我高那么一点。当然,让我一眼认出他的,不是他的年龄和身高,而是他的容貌:脸如冠玉,神清目秀,一双眼睛如星如电,乍看下去,既儒雅英俊,又英姿飒爽。

    还记得初见姜魏池的时候,我只觉得他长得蛮好看的,除此以外,没什么特别感觉。而此时见了这男子,我的心却有一股莫名的自卑之感,就像抒悦见到雨晴时感到自惭形秽一样。

    抒悦见我望着男子愣愣出神,呵呵一笑,我耳边说:“怎样?比你帅多了吧?”

    我瞪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抒悦,”男子笑了笑,望了望我和雨晴,对抒悦说,“他们就是你表哥和你表哥的朋友?”他的声音不高也不沉,十分好听,说起话来,气度闲雅。

    晕倒。我怎么老称赞他?我怎么可以这样长别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我笑了笑,纠正他的那句“你表哥的朋友”:“你好,我是抒悦的表哥,我叫乐扬,她是我女朋友,叫雨晴。”

    人家表哥,听清楚了吗?她是我女朋友。

    男子温和一笑:“嗯,我叫郑梓沣,多多指教。”接着他望了雨晴一眼,说道:“雨晴,这名字挺特别的。”

    雨晴嫣然一笑,稍微点了点头:“谢谢。”

    不知怎的,那一刻,我的心里有点不滋味。抒悦我耳边低声说:“有危机哦。”我低声骂了句:“去你的,臭丫头。”

    不一会人到齐了,定向活动即将开始。组织者先给每位参加者派发一张孙公园的地图和一个指北针。那地图上标注了十个点标,每个点标上都有如“土坎之间”“竹林之”“空旷地”“丛林植被分界”之类的提示。组织者说,根据地图,公园里找到相对应的点标后,会见到标记和印章,那时要把标记上的字母写下来,并把印章印地图上,以证明自己到过该点。

    终于定向活动开始。每两人为一组,分批出发。我和雨晴自然是同一组,而抒悦则和郑梓沣——那个让我感到有点自卑的帅哥同组。

    雨晴的方向感极强,我们根据地图,齐心协力,不一会已找到前三个点标。第四个点标的提示是“土坎之间”,但相对应的位置附近,却有好几个土坎。我指了指其一个土坎说:“像是这个。唔,山坡有点陡,你上面等我,我下去看看。”

    雨晴紧紧地拉住我的手,温柔一笑,轻声说:“我和你一起下去。”

    我笑了笑,不再多说什么,和雨晴十指紧扣,走到土坎之。但那土坎里找了好一会,却找不到第四个点标的标记和印章。看来不是这个土坎。我们正准备离开,我忽然看见其他组的参加者土坎之上注视着我们,想瞧瞧我们是否找到标记,如果我们找到了,他们就马上下来,坐收渔人之利。

    我想,这是一个体力加智慧的游戏,要赢,不仅自己动作要快,还要阻挠对手的行动。于是我雨晴耳边说了几句话。雨晴点头说好。

    接着,雨晴忽然指着前方,稍微提高了声音,说:“乐扬!我看到了!标记那里!”

    土坎之上的众人马上把注意力集我和雨晴身上。

    我伸出食指,对雨晴“嘘”了一声,接着抬起头对众人说:“我们看错了,这里什么也没有!你们不用下来找了。”

    我们的配合天衣无缝。我话音刚落,所有人都毫不迟疑地跳下土坎之。

    我和雨晴相视一笑,手拉着手,悄然离开土坎。

    ,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