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178:会面

    178:会面

    江芷稀抽泣着说:“我……我……呜呜……她……她……”

    我骂道:“我靠!你说什么呀?你是猪啊?连人话也不会说?”她刚才这样伤害雨晴,已超出我愤怒的极限,因此我对她态度极差。一个人打我骂我,我或许还能忍受,但如果有人欺侮雨晴,我就绝对不会罢休!

    如果连自己爱的女人也保护不了,那还td算什么男人?

    江芷稀听我一喝,吓了一跳,支支吾吾地道:“前些天,姜魏池他跟我说分手了……呜呜……我问他为什么,他竟然说,他爱的是何雨晴……呜呜呜……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是那么的爱他,为了他,连局局长的儿子也抛弃了……”

    听到这里,我差点笑了出来。江芷稀看来,和张觅分手,是挺值得惋惜的,惋惜的原因不是因为张觅曾经是她男朋友,和她共度过一段快乐的时光,而是因为张觅是局局长的儿子,家里有的是权力,有的是金钱!

    她抽泣了几下,接着说:“我终于看清了姜魏池的真面目,我真的好后悔,我好后悔相信了他,爱上了他,我好后悔抛弃了张觅。于是我找张觅,对他说我知道错了,好想和他重开始。他是那么的爱我,我本以为他会爽快地答应,接着像以前那样对我千依百顺。没想到,张觅竟然对我说:‘我爱上雨晴了,我和你再也不可能再一起了。’我靠!为什么全世界都爱上她!她算是什么?”

    江芷稀正骂得兴起,忽然似乎想起此时此刻雨晴就自己身边,声音嘎然而止,一脸尴尬。

    江芷稀的两个男朋友,现都因为爱上江芷稀当初侮辱过的一个“丑女”而抛弃江芷稀,当真讽刺。

    我皱了皱眉,大声说:“就是因为这样,所以你就来报复雨晴?”

    江芷稀点了点头,接着说:“我没想过要伤害她,只是想吓一吓她……”

    她话没说完,我粗鲁地打断了她的话:“你白痴呀?你被人甩了,跟雨晴有什么关系?我警告你,从现开始,如果你敢动雨晴一根头发,我就你脸上划上十道口子!我说到做到,你有种试试!”

    江芷稀见我愤怒得似乎想吃了她的肉、喝了她的血,不敢抬头望我,低着头,咽了口唾沫。雨晴则望了望我,摇了摇头,示意我不要太激动。

    正这时,忽听不远处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接着,一个男人的声音从远到近地传来:“芷稀!芷稀!你没事吧?”

    我回头一看,是张觅。

    张觅快步走到江芷稀身边,雨晴悄悄退回我的身边。

    江芷稀见张觅来了,一把抱住张觅,哭道:“张觅,我好怕!我的脸是不是好难看?我是不要要变成丑八怪了?”

    张觅安慰她道:“没事儿,让我看看,唔,只是擦破了一点皮,很快就会好了。”

    江芷稀呜咽道:“你不要走!你不要离开我!我发短信跟姜魏池说我毁容了,他连短信也不回,还是你对我好,一收到我的短信,马上过来找我。呜呜……对我好的是你……现我真的知道了……呜呜……”

    张觅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如果和晓薇分手后,遇上雨晴前,晓薇对我说:“我现知道了,对我好的是你。我们重开始好不好?”我想我会犹豫,我想我答应的机会比较大,管我也知道好马不吃回头草的道理,管我也知道一个男人不该被同一个女人伤害两次。

    但感情面前,谁能理智?

    然而现,张觅这个曾经他认为“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她回来”的女孩面前,这个女孩对他说“对我好的是你”的时候,却似乎没有要跟她重开始的冲动。

    是因为他对江芷稀的感情已经淡了,他已经看清楚江芷稀的为人了,还是因为他对雨晴的感情太深,促使他不会喜欢其他女孩,哪怕是他曾经深深爱过的女孩?

    怎么可能?他对雨晴的感觉,哪里能算是爱?他只是钟情于雨晴的美貌。如果江芷稀忽然变得和雨晴一样漂亮,张觅也会和她重开始的。

    他就是这种人!他认为美貌大于一切。他会选择和一个性格不好的美女一起,也不会选择一个性格好但样子一般的女孩。

    算了,别管他了。

    我雨晴耳边悄声说:“我们走吧。”

    雨晴点了点头。

    张觅这时脑袋一转,才发现我和雨晴的存。他微微一愣,接着轻叹了一口气。

    我也不跟他打招呼,拉着雨晴的手,准备离开。雨晴向他们说:“我们先走了。”

    江芷稀没有理会我们,甚至望也没望我们一眼,依偎张觅的怀里,低声抽泣。而张觅则望了望雨晴,又望了望我,欲言又止。

    回家的路上我对雨晴说:“晴,下个月就是农历年了,我的家人会到山过年,到时我带你去见他们好不好?”

    雨晴微微一笑,点着头,轻轻“嗯”了一声。

    “我也和你回珠海一起探望你爸爸,好不好?我想和他好好地聊一聊。”

    雨晴点了点头,柔声说:“嗯,好。其实他也不是不讲道理。”

    我点了点头,却轻轻吁了口气,一颗心心似乎被什么压着似的,有点不舒服。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我又说不清楚。

    似乎有些什么不好的事将要发生……

    次日是周日,我和雨晴都很累,不想上街,家聊天看电视。

    周一上午,雨晴上班后,我独自家写小说,点多的时候,手机响了,竟然是张觅打过来的。

    我犹豫了一下,接通了电话:“喂。”

    “乐扬,是我,张觅。”

    “我知道,”我冷冷地说,“有什么事?”

    “你现有空吗?”

    “没空。”我直截了当地说。

    “不,”张觅急道,“我想跟你说点事。唔,我们出来见个面吧。”

    我不耐烦地说:“有事电话里说,我没空。”

    张觅顿了顿:“这事……电话里不好说。唔,是和雨晴有关的。”

    我的心跳了一下。我皱了皱眉,冷然道:“你说吧!”

    “还是出来吧。”

    “好!你家吧?我到你家找你。”一听他说这事是跟雨晴有关的,我的位置就从漠不关心的被动变成十分关心的主动了。

    跟雨晴有关的事?是什么事呢?

    “嗯,好吧,我等你。”

    十分钟后,我来到了水云轩。他已it8门外等我。我把车停下,直接走到他跟前,开门见山地问:“有什么事?快说。我忙得很。”

    张觅犹豫了好几秒,轻轻咬了咬下唇,才慢慢地说:“乐扬,对不起,是我对不起你。”

    ,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