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173:晓薇的邀请

    173:晓薇的邀请

    我没有看短信内容,把手机放回口袋。雨晴也没有问我短信是谁发过来的。一路上我跟雨晴说起这两周天津和北京所发生的一些趣事,雨晴也告诉我一些我没她身边的日子她所经历的琐碎事儿,就像上次她从珠海回来,阔别一周的我们急不可待地向对方诉说对方不身边的时候所发生的事。

    雨晴告诉我,张觅偶尔给她发一两条短信,姜魏池则每天对她进行电话轰炸和短信轰炸。张觅和姜魏池,江芷稀的两个男朋友,现却同时爱上了雨晴,这是不是上天对当天辱骂雨晴的江芷稀进行的惩罚呢?

    雨晴还说,纤纤的心情已经好了很多了,古龙岁没有找过她。

    乔宇和姚小蕾呢?还热恋之,但偶尔会吵架。吵架的原因是乔宇不喜小蕾常跟一些男性朋友到酒吧玩,小蕾却觉得他思考保守,不可理喻。

    大部分男人都不喜欢自己的女朋友如此开放吧?

    回到家,雨晴说:“你先去洗澡吧,饭菜我都做好了,热一下就能吃了。”

    “你还没吃饭?”

    雨晴笑了笑:“我要和你一起吃。”

    每当我要很晚才能回家的时候,我都会让雨晴自己先吃饭,但每次她宁愿饿肚子,都要等我回来和我一起吃。她是一个固执的人,她要这样做,我再说多少遍也没用,所以这回性不说,笑了笑,洗澡去了。

    洗澡以后,换上睡衣,躺沙发上,等待雨晴把饭菜做好。离开山两个星期,现回到家里,心十分温暖。无论外头的世界多么精彩,多么五彩缤纷,但我还是喜欢呆家的感觉。

    当然前提是雨晴也家里,我身边。

    似乎很久没和雨晴一起吃饭了,吃饭的时候,她给我夹一片菜,我给她夹一块肉,感觉就像为了庆祝她搬进来,我和她共进晚餐的那个晚上一样。

    和雨晴相处快两个月了,但热恋的感觉丝毫没有减退。

    不仅没有减退,反而越来越强烈。

    吃过晚饭,我们大厅的沙发上休息。我把北京买的特产和礼物给她,她说:“我也有东西要送你。”

    “是什么?”我好奇问道。

    “我去澳门的时候,给你买了一些日用品,都放你房间里了。另外,我还买了……”雨晴故意卖个关子,就此打住。

    “买了什么?”

    雨晴微微一笑,站起来,拉住我的手,把我拉进她的房间。接着,她床头柜里拿出了几本书。

    “送你的。”雨晴把几本书递给我。

    我接过一看,竟是《**》后三集的香港版。

    上次纤纤说要去澳门的时候,我无意说,《**》的后三集,我还没买呢。没想到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我随口的一句话,雨晴却记心里。

    每个人都喜欢被人重视,每个人都喜欢自己爱的人也爱自己,重视自己,关心自己,我当然也不例外。

    雨晴为我做过很多事,呆我家门前等我把钥匙还我,每天为我做早餐做饭,大雨帮我找戒指,帮我收集招聘信息为我找工作,还有总想着我需要什么、喜欢什么,给我买下,等等。这些事情,有大有小,有足以令我感动得当场落泪的,也有微不足道的细节,但每一件,她做的时候都十分自然,似乎那本来就是她该做的事一样。她从来不求回报,没想过要我感谢她,甚至没想过要让我知道她为我付出了多少。

    而我,我为她付出的时候,也不会计较。

    这就是爱。

    爱情不是天平,永远不会平衡;爱情不是等式,永远不会相等。

    如果真的爱对方,那么为对方付出,自己也会感到快乐。付出的同时,也收获快乐,甚至收获的快乐比对方还要多,因此永远难以计算谁亏了,谁赚了,谁等到的少,谁得到的多。

    为自己所爱的人做一件事前,要想的不是她会不会知道,她会不会感激,我会不会得到回报,而是我这样做,是不能是能令她感到快乐。

    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就可以去做了。

    这才是爱。

    我把《**》放下,把雨晴轻搂怀里,她耳边轻声说:“晴,我永远不会让你离开我。”

    这一个晚上,我和雨晴她的床上相拥而眠。当然,我们像以前那样,止步于拥吻。和雨晴一起的时候,我似乎觉得性是可有可无的事儿。管,那是每个人的生理需要!

    次日是星期,雨晴上午要上班。她上班后,我回到我的房间,打开电脑,等待进入系统的时候,我望着放桌上的手机,才想起昨晚收到的晓薇的短信。

    我把短信打开。短信内容是:“你回来了吗?今晚一起吃饭好吗?”

    这是我上车前收到的短信,除此以外,还有两条短信,内容分别是:“对了,我忘了你今晚要陪雨晴。那我们明天午再一起吃饭吧。”“你怎么不回复?你到家了吗?我有点担心。”发出时间分别是昨晚八点多和十点多。

    除此以外,还有七个未接来电,时间八点二十分到十一点四十七分之间。

    于是我给晓薇发了个短信:“起床没有?”

    十几秒后,晓薇来电:“早。”

    “早呀,不好意思,昨晚我把手机调成振动了。”

    “嗯,没关系,今天午一起吃饭,好吗?”

    我想了想,轻轻吸了口气:“好吧,十二点,唔,地点你定吧。”

    “吉之岛旁的大家乐,好不?”

    “好,午见。”

    午我来到大家乐的时候,才十一点五十分,但晓薇却已等。坐下以后,她笑问:“天津和北京好玩吗?”

    我一时不觉得这话有什么问题,笑了笑:“去办点事,没去玩。唔,抱歉,忘了给你买手信。”

    “没关系,唔,你是去。”

    我忽然心一凛,皱了皱眉,问道:“对了,你怎么知道我到天津和北京了?你怎么知道我是看书展去了?”

    晓薇顿了顿:“雨晴告诉我的。”

    我几乎整个人跳起来:“什么?你真的找过雨晴?”与此同时,我心想:“雨晴为什么没把这件事告诉我?晓薇找她有什么事?”

    晓薇望了望我:“雨晴没告诉你吗?”

    我一时不知怎样回答,轻轻“哼”了一声。

    晓薇幽幽地说:“其实我早该想到,她是不会告诉你的。”

    我很想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找她干什么?你跟她说了些什么?为什么她会对我隐瞒?”但我忍住了,没有说话。

    晓薇又望了我一眼,慢慢地说:“雨晴她……”说到这里,叹了一口长气,静静地望着我,一脸复杂神情。

    ,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