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 157:没做坏事的回报

    157:没做坏事的回报

    我“啊”的一声,猛地跳起来,站床边,望着雨晴,手足无措。

    雨晴的神情交集着怀疑、痛苦、失望,还有点迷惑。她呆了好几秒,才低声说:“乐扬……”

    我一个劲地摇头:“不是这样的!不是你想的这样的!”忽然我目光一转,见纤纤望着我手上的“安全措施”微微冷笑,吓得马上把那“安全措施”扔到地上。

    接着雨晴望向,好几秒后,忽然说:“小蕾?”

    小蕾?谁是小蕾?这叫小蕾?雨晴怎么会认识她?

    那一刹那,我忽然意识到,一切都是一个阴谋!这是故意诱惑我,再让雨晴看到我和她床上的情景的。

    脸上的表情也有点惊讶:“雨晴,你的脸……没亲眼见过,还真叫人不敢相信。”

    这叫小蕾的也认识雨晴?

    “你什么时候回来啦?”雨晴问小蕾。

    “昨晚刚到。”小蕾回答,“纤纤说要给你一个惊喜嘛,所以我就没告诉你。”

    汗,这小蕾连纤纤也认识?一切果然是阴谋!

    我打断了她们的谈话,有点焦急地说:“晴,你听我说,我真的没有……”

    小蕾打断了我的话,笑道:“行啦,帅哥,你做了些什么,我都会如实地向我这位好姐妹报告的,嘿嘿!后悔了吧?”

    晕倒,你这样说,不是要陷害我吗?

    我正要辩解,纤纤走到小蕾身边,拉起她的手,说道:“我们到雨晴的房间聊去。”接着瞪了我一眼,冷冷地道:“有这种臭男人场,谈话都不舒服。”

    小蕾呵呵一笑,跟着纤纤走出我的房间,临走前,还向我暗送了一下秋波。我吓得连忙把头低下。

    纤纤和小蕾刚走,我马上走到雨晴跟前,拉住她的手,急道:“阿晴,我真不知要怎样解释才好。但你相信我,我真的什么也没做过。是她自己躺我的床上的,我……我……”

    我说得结结巴巴,雨晴却轻轻一笑,低声说:“嗯,小蕾是蛮喜欢恶作剧的。”

    雨晴自然的表情,对我充满信任的眼神和平静的声音,让我放心了不小。我有点好奇地问:“她是你朋友?”

    “嗯,她是……”

    雨晴还没说完,纤纤那惊天动地的喊声传了进来:“雨晴!快过来啦!”

    雨晴对我说:“我先过去,我跟小蕾好几年没见了。唔,我刚买了一些水果,你帮我放冰箱吧。”她说罢,把手上那装着水果的塑料袋交给我,便走出了我的房间。

    一切来如风去如电。谁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呀?

    我把水果拿到厨房,见雨晴房间的门紧紧闭着,房里传来隐隐约约的谈话声。她们说些什么呢?真td好奇呀!我一边想,一边把该洗的水果都洗了,把该剥皮的都剥皮了,接着都放到盘子里,拿到雨晴的房间前。我正要敲门,却听房间内一人说道:“不过话说回来,你男朋友可真难得呀。”那是小蕾的声音。我一听,把准备敲门的手缩了回来。

    只听小蕾继续说道:“我好几次诱惑他,他都能把持得住,我甚至怀疑他是不是真的不行呀。”

    纤纤插话道:“肯定是真的不行啦,如果是正常的男人,怎么能经得起这样的诱惑?”

    小蕾似乎笑着说:“喂,雨晴,他行还是不行,你是清楚的啦。怎么样?他是真的不行?”

    雨晴低声说:“我……我也不清楚。”可以想象,此时的雨晴一定涨红了脸。

    小蕾笑道:“哈哈,害羞啦?不过怎么说,我都觉得他是一个好男人。刚才我这样挑逗他,哪怕他害怕你会突然回来而不敢跟我什么的,但占点便宜,那也很正常。是呀,他不知道我和你是认识的,也不知道我虽然喝了很多酒但还清醒得很,也就是说,他会认为,即使偷吻我一下,或者摸一摸我的胸部,你也不会知道,而我也不一定知道,不会告诉你。”

    小蕾顿了顿,接着说:“但他对我一点越轨的行为也没有,好几次,我一碰到他的身体,他就本能反应般地把我推开,我真不敢相信,一个男人能有这样的忍耐力。看来他是真的好喜欢你,绝不愿做对不起你的事。雨晴啊,有这样的男朋友,真让人羡慕呀。为什么我就没遇上这样的男人?”

    噢!原来小蕾是属于好人那一方的。

    与此同时,我也有点心有余悸。假若刚才我真的有那么一点邪念,吻一下小蕾,或者摸一摸她的胸部什么的,此时她的口供就不是这样了,我也得不到“好男人”的称号。

    看来坏事真的做不得呀,哪怕是很小的坏事。做坏事时别想着反正没人看到,老天看着呢。

    “雨晴,你怎么不说话啦?”小蕾说,“你生气啦?”

    “喂,雨晴呀,你真的生气啦?不要生气啦!我叫小蕾这样做,也是想试探一下你男朋友的忠诚呀!”这是纤纤的声音。果然是她的鬼主意。哼,她是属于坏人那一方的。

    “嗯,我不是生气,”雨晴说,“我是怕乐扬生气。”

    “哼,有一个大美女来诱惑他,他是高兴也来不及,还生什么气呀?”纤纤说,“雨晴呀,你太宠他啦,什么都先为他着想,买水果也要挑他喜欢吃的,这样会怕他宠坏的。你看看我,把古龙岁管得多好,我说一他从来不敢说二,对我无比忠诚,哈哈。”

    真讽刺。正因为许纤纤古龙岁面前如此霸道,如此刁蛮,所以古龙岁才会有越轨行为,才会脚踏两船吧?

    “纤纤,其实……唉!”雨晴对纤纤欲言又止。

    “小蕾,那东方乐扬真的一点也没有碰你?”纤纤问。

    “是呀。”

    “那他手上怎么拿着那个东东?看来他随时有准备呀。”

    “那是我扔给他的,对啦,这道具费能不能报销?”

    事实上,我的钱包里的确长期放着一个“安全措施”。

    “哼,那小子,一定是知道你是来试探他的,所以才不上当。这世界上除了我的男朋友,怎么可能还有男人能受得住美女的诱惑?绝对不可能!”

    听着纤纤这样说,我真想笑出来。

    “对啦,”小蕾说,“听说你男朋友是跆拳道教练,有空叫他跟我切磋一下呀。我美国的时候,我男朋友……唔,我曾经的一个男朋友,也是跆拳道高手,我他的培训下,可也身手非凡呀。”

    好险,原来是武林高手。如果刚才我对她稍有越轨行为,恐怕她会一脚向我踹去。一不小心,踹核心,恐怕我就真的从此“不行”了,恐怕“不败”之名从此就名正言顺了。

    “好呀,我男朋友好厉害的,叫他指点你一下吧。”

    “不过打起来难免会有身体碰撞,你不怕他被诱惑?”小蕾似笑非笑地说。

    纤纤语气坚定:“当然不会!他对我忠心耿耿,除了我,他对所有女人都不敢兴趣!”

    她们聊到这里突然停了下来。十几秒后,房门忽然打开了,纤纤出现我眼前。她愣了一下,骂道:“靠!你这小子果然偷听我们说话?”

    ,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