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 154:意外

    154:意外

    “靠!”我喃喃骂道,“td,吓得我连雪糕也掉了。”

    我一边骂,一边转过身子,只见前方停着一台面包车,面包车前,有一个男子倒地上。看来刚才面包车司机看到前方的男子,想要刹车,却来不及,车子终究把男子给撞倒了。

    那倒地的男子穿着黑色衣服,背着一个和我所用的背包很像的背包。他倒地上,一动也不动,四周流满了血,看样子伤得不轻,甚至是已当场死亡。

    过了几秒,路人都围了上来看热闹,面包车司机跌跌撞撞地走下车,一脸惊慌,不知所措。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不一会,已把面包车和倒地男子紧紧围住。一个七岁的小男孩想看看发生了什么事,却不够高,看不到,想挤进人群,反而被挤了出来,摔地上,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我走到男孩身边,把他扶起,问道:“小朋友,你没事吧?”

    小男孩抽泣了一下,摇了摇头。

    “爸爸妈妈呢?”

    小男孩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家店铺:“店里。”

    “快回去吧。没什么好看的。”我说着拉着那小男孩的手,向他所指的店铺走去,刚走了两步,忽然听到后头一女子尖声叫道:“乐扬!”

    那是雨晴的声音!

    我全身一震,猛一回头,只见雨晴不顾一切地挤进人群。怎么回事?我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她以为被撞的男子是我!

    相同颜色的衣服,极之相似的背包,加上麦当劳前我掉地上的雪糕,足以让雨晴误以为眼前血泊之的男子是我。

    念头一转而过,已见雨晴挤开人群,来到那男子前,声嘶力竭地喊道:“乐扬!乐扬!”

    我不再理会那小男孩,转身就跑,跑到人群前,一边把人推开,一边叫道:“阿晴!我这里!阿晴!”但周围人声吵杂,而雨晴的思维又好像很混乱,促使她像是没有听到我的声音。

    雨晴这时已跪倒地,一脸绝望,眼泪一个劲地流出来。我好不容易挤了进去,跑到雨晴跟前,一把把她拉起。雨晴愣了一下,见我站她的眼前,一脸惊愕,一秒之后,惊愕变成惊喜,她一下子扑到我的怀里,放声大哭起来。

    我没说些什么,只是把她紧紧抱住。路人的视线从被撞男子身上转移到我和雨晴身上,有的看得莫名其妙,有的看得嘻嘻哈哈。

    过了十多秒,雨晴还哭个不停,两手把我紧紧地抱住,我轻抚着她的背脊,她耳边轻声说:“没事了,没事了,我们走吧。”

    接着我带雨晴走出人群,走进麦当劳,让她坐下。雨晴还低声抽泣着,一脸泪痕。

    我笑了笑,手一扬,她的一头长发上轻轻一扫:“傻瓜,干嘛呀?”

    雨晴呜咽道:“我好怕,我刚才以为那个人是你,脑袋突然空白了,整颗心像被吊了起来一样,呜,好可怕……不败,我好害怕……呜呜……”

    我柔声说:“不用害怕啦,我不是好好地这里吗?我哪有这么容易死的?”

    雨晴摇了摇头:“不败,别说这种不吉利的话,好不好?”

    我笑了笑,本想说:“难道说几句不吉利的话就会挂吗?我可是唯物主义者。”但见雨晴如此楚楚可怜,还怎么忍心出口?我站起来,拉住她的手,说:“好啦,别想了,咱们玩卡丁车去。”

    雨晴小声说:“我想回家。”

    其实经过刚才的事,我也兴趣然,不怎么想玩了。我点了点头:“嗯,那不玩了,咱们回山去吧。”

    我们刚走出麦当劳,救护车就到了,把伤者带走。雨晴望着远去的救护车,怔怔出神。她大概想,如果救护车上的真的是我,她会怎么样。

    平时我驾车,雨晴是不会我耳边唠叨的,但这次我们从拱北返回山一个小时的路程,雨晴竟然七次嘱咐我别驾那么快。

    快到山的时候,乔宇来电。

    “怎样?”

    “乐扬,哪?”

    “刚从拱北回来,快到山了,怎么啦?”

    “今晚你有空吧?我女朋友今天生日,晚上我唐朝包了一个房间,你也过来玩吧?”

    “你女朋友?你什么时候交女朋友了?你这小子!”

    “嘿!我干嘛要向你报告?我跟你又不是断背。你交女朋友也没告诉我呀。”乔宇引用我不久前说过的话。

    我还没答话,乔宇又说:“把你女朋友也叫上呀。上次r吧都没看清楚你女朋友是什么样子。”

    “你不是看过照片了吗?”

    “看过是看过,但那只是侧面的照片,谁知道她另一边脸会不会很难看。再说,谁知道那照片是不是你从网上下载的美女……”

    “去你的!你……”我还想说什么,雨晴握了握我的手。她没有说话,但从她的眼神我明白了她的意思:她不想我开车的时候分心。我不想她担心,点了点头,对乔宇说:“好啦,我开车,先不聊了,晚点找你。”便挂了电话。

    不一会回到山。一路上雨晴除了嘱咐我小心驾车外,没怎么说过话,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回到宝弦阁,把车停好后,我握了握雨晴的手,问道:“你怎么啦?好像满怀心事似的?”

    雨晴嘴角往上一翘,淡淡一笑:“没什么。”

    “还想着刚才莲花街的事?”

    雨晴点了点头。

    我笑了笑:“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别再耿耿于怀啦。乔宇的女朋友今天生日,他叫我们晚上过去玩。你也一起去吧?”

    “好。”雨晴微笑着说。

    刚回到家,我忽然捉住雨晴的手,十分认真地说:“阿晴,说真的,看着你哭得那么伤心的时候,我很心痛,但也很感动。你是真正对我好的人,我知道的,唔,我心里清楚得很。”

    雨晴笑了笑:“谁是真正对我好的人,我也是知道的。”

    我们休息了一个下午,疲劳消。晚上,我和雨晴来到唐朝,找到乔宇所订的房间。我们是早到的,乔宇和她女朋友以及乔宇邀请的其他朋友都还没到。我和雨晴唱了几首歌后,只见一个人走进来,是倪城空。

    “你也这么早?”我说。

    城空笑了笑,两眼一扫,看到房里的雨晴。一霎时间,只见他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