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 152:雨晴玩杀人游戏

    152:雨晴玩杀人游戏

    “唔,我第一次玩这游戏,不大会玩,我先听一下别人怎么说。”雨晴淡淡地说。她那娇美的容貌,那温柔的声音,实让人无法把她跟“杀手”联想起来。幸好我第一天晚上就验证了她的身份,否则听了她那友善的发言,我会深信她是良民,而一直不验证她。

    第四个发言的是我的警察同伴。他轻轻咳嗽了两声,把众人的目光都集过来,然后正气凛然地说:“跳警!昨晚验对人了,验了我旁边这位全场漂亮的,明匪一个,今天要让她高票出局,内推等我死后说遗言时再留,过。”

    接下来大家发言不一,有的说:“那么我也跳出来了,我和小雄是警同伴,我们昨晚的确是验了雨晴,明匪一个,因为人嘛,不验不行。”也有的说:“我质疑警察的身份,但既然没人跳出来保雨晴,今天就先把她票杀。”或者说:“对呀,既然没人帮她掰票,证明她是平民以下的身份,可推,建议警察今晚验……。”还有的直接一句:“过”。而我的发言则是:“你们真不厚道,人家是人耶,刚开始玩就被你们票杀了,不过既然是验出来的,那也没办法,先把她投出去吧。另外……和……是对立关系的,建议今晚验其一个,确定两人身份,过了。”

    一轮下来没人保雨晴,雨晴高票出局。

    法官说:“雨晴票数多,被公投出局,请留本局第二个遗言。”

    雨晴微微一笑,慢慢地说:“呵呵,没想到这么快就出局了,唔,没关系,我看着你们玩,学习一下。”

    听着雨晴这温柔的声音,我想刚才举手把她票杀的人,大概都会有那么一点内疚,管她是匪,管这个游戏警民要做的就是要把匪票杀。

    雨晴顿了顿,接着说:“听了大家刚才的发言,我觉得……、……、……和……这四人有可能是警察,还有第一个跳出来说验到我是杀手的小雄,也是一个警察,希望我的同伴们能加油,过。”

    晕倒,才第一次玩,就学会留刀了。

    所谓留刀,是指一个杀手已经被票杀,或者知道自己很大可能会被票杀的时候,说出自己认为是警察的人,让自己被票杀后,杀手同伴们可以根据自己留的线,去杀警察。留刀一般是老手才会做的,因为他们找警察找得比较准,没想到雨晴第一次玩,也会留刀。让人惊讶的是,她点出四个人,竟然有两个是警察,加上首先跳出来说雨晴是验过的匪的小雄,现已经有三个警察暴露了,只剩我一个潜警。

    雨晴找得太准了,一下子就把除我以外的所有警察都找出来。或许她通过我的发言,也已经知道我是警察,只是由于跟我关系特殊,不愿意说出来罢了。

    由于剩下的杀手隐藏得很好,所以接下来几个晚上,我们警察都没验对人,而杀手们就根据雨晴的遗言,把警察一个一个杀掉,后连我也被杀了,杀手胜利。令我惊讶的是,雨晴点出的那四个人,有两个是警察,剩下那两个的其一个,竟然是杀手。雨晴把她的杀手同伴点出来了,并说认为他是警察,因为这样,我们警察掉到了雨晴所设的、用来迷惑我们的心理陷阱去,一直深信那人是好身份,而没去验。

    后来我问雨晴,为什么你能找得这么准,把警察都找出来了?雨晴笑了笑,说:“我们杀手告诉法官要杀哪个人后,我闭上眼睛前,我就观察大家的姿势,等法官宣布睁眼的时候,我马上去看大家的姿势有什么变化,结果发现有几个人的姿势明显不同了,因此我猜测他们是警察,验人的时候改变了原来的姿势。然后听了发言,我又觉得其几人像警察。而那几个人,姿势有所变化的,就是我所点出来的那三个人了。唔,不过猜错了一个。另外为了迷惑一下大家,我把我的其一个杀手同伴也说出来了,让你们认为他是我心目的警察,不可能是杀手,而不去验他。”

    我听了恍然大悟,接着心服口服。这个逻辑游戏,果然难不了雨晴。雨晴用了一种和阿清所用的方法所不同的方式示范给我看,原来要赢这个游戏,不一定要说谎,也不一定要出卖同伴。

    我喜欢聪明的女孩,前提是她善良而聪明,她的聪明运用于善良。

    再说当时,我们玩了好几局杀人游戏,大家逐渐明白,雨晴不仅外表美丽,是冰雪聪明,绝非花瓶,而聪明之,又不含一丝骄傲、半分霸气,而是总很友善、平和,不禁向我投来加羡慕、非常羡慕、超级羡慕的目光。

    到了点多钟,众人要回度假屋了,跟我和雨晴告别,并给我们留下了联络方式,让我们回到山以后常找他们玩。我和雨晴一起答应了。

    告别他们以后,我和雨晴到附近的商店租了一个帐篷。我拿着帐篷准备扎营,雨晴忽然拿着手电筒,照着地图说:“不败,我们现岛上的西南方,如果明早要看日出,要到铳城遗址那边,从这里走过去,大概要四十分钟。”

    我看了看地图,点了点头:“那要早点起床。”虽然睡觉具有巨大的诱惑力,但难得来到海岛,我当然想和雨晴看一次日出,两者一对比,我便放弃了睡觉。

    “如果我们现到另一个沙滩——小竹湾去扎营,明天到铳城遗址去的路途就会短一点。”雨晴指着地图说。

    “嗯,但听说那边的环境没这里好,这边的沙比较细。”我说。

    “嗯,也对,那我们就这里扎营吧,明天早点起床。”

    我和雨晴,很多事情都会如此商量,有时各抒己见,会出现意见不一的情况,但很快又能达成一致。那是我总从她的角度去想问题,她也总从我的角度去想问题的缘故。两个人相处,需要互相迁就、互相理解,只要能每时每刻都设身处地地为对方着想,两人之间的矛盾自然难以产生。

    海滩上除了我和雨晴几乎没人。我们合力扎好帐篷后,坐帐篷前,相互依偎着,望着无边的大海,望着满天繁星的夜空,感受着大自然的一切。

    我想,这一个晚上,对我和雨晴来说,将会十分难忘。

    ,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