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 123:隐藏的爱

    123:隐藏的爱

    听阿清说原来她早已猜到玩杀人游戏后我开始害怕她时,我已非常惊讶,再听她说她当时明知我是警察却一直不杀我是因为爱我的时候,我是又惊又奇。

    阿清抽泣着说:“你还不知道吗?那局是法官误判了,那局不是杀手胜利,而是和局。虽然我以前没玩过,但那时我已从那《杀人游戏手册》得知,当所有良民都死掉,只剩下警察和杀手后,就应该是平局了。”

    “哦?”

    “那一局后一轮剩下四个人,你、我、七号和十四号,晚上我杀了七号,而你也验了七号,结果白天进入三人局的时候,我和十四号,都是你所没验过的,你相信我是良民,所以叫我一起把十四号票杀了……”

    我点了点头。

    阿清这时情绪稍微稳定下来了,她定了定神,又说:“可是,我怎么能猜到你会验七号呢?如果你验的是十四号,我杀的是七号,白天剩下你、我和十四号的时候,由于十四号是你验过的良民,你不就知道我是杀手了吗?如果我要赢,我会那么冒险,明知你是警察,还一直不杀你?”

    听她这样说,我愣住了。的确,当时虽然我深信阿清是良民,但如果我验了十四号,知道他是良民,那管我再相信阿清,但她的良民身份也不成立了。阿清知道我深信她不是杀手,并有信心自己会赢,所以一直不杀我,故意把我玩弄于股掌之间的说法,是不成立的。

    “其实我……虽然是游戏,但我不忍心‘杀’你,我……我真的下不了手……我宁愿输。游戏,输赢对于我来说,根本不重要。我爱着你,深深地爱着你,我不会因为想赢,就把你‘杀’掉,哪怕只是一个游戏。我想和局,我和你一起把良民票杀了,我以为,我和你谁也没输,谁也没赢,但法官却误判了,说是杀手胜利了。我……我真的不想这样……”阿清说到这里,声音又有点呜咽了。

    我听着,一颗心都几乎跳出来了。

    我实没有想过,事实竟然是这样!

    只听阿清接着说:“现实也是一样,工作上的输赢,我一点也不乎,我只想跟你一起。你为什么不选择我?你为什么要逼我?那天晚上,就房地产网被盗用的前一天晚上,我问你,有没有后悔没有选择我,唔,当时,版房地产网的版面和程序,还我手上,只要你答有……对,那时我已不纯洁了,我已不奢望能跟你一起了,但只要你答有后悔过,哪怕是骗我,我也会很高兴,我会马上毁掉我手上的版面和程序,不会把它发给敌对公司……但你……你连骗我也不肯……”

    阿清说到这里,终于忍耐不住,趴我的肩膀上,放声哭了出来:“乐扬……呜……现我……我不再纯洁了,我永远不能得到你的爱了……呜呜呜……我已经是一个被糟蹋过的女人了……我……呜呜……”

    我听她这样说,一颗心像被抽了出来一般,痛得难以形容。阿清所以变成今天这样,很大程度是因为我的缘故。她对我的爱,是那么的深,我对她的伤害,也是那么的深……

    我把她轻轻地抱怀里,安慰她说:“别这样想……你……你还是你……不要自暴自弃。”

    “不!”阿清激动地说,“我不再是我……我的身体肮脏了,我的心,也肮脏了,我……我再也不能回到从前了。乐扬!”

    阿清把我紧紧地抱住,痛哭道:“为什么我要跟一个我对他一点感情也没有的男人做那种事?你知道吗?那时……我……我真的好想吐。那一刻,我就知道,我完了,我的人生,将永远留下难以磨灭的阴影了。”

    我也终于忍不住红了眼睛,呜咽着声音说:“阿清,你别这样说……对不起,是我不好,是我害了你……对不起……呜……”

    阿清低声说:“你没有不好,你很好,我心,你永远是好的人。乐扬……”

    她停顿了一下,接着说:“能不能吻我一下?”

    我轻轻点了点头,阿清的嘴唇上轻轻印上一吻,吻去了她唇上的眼泪。阿清闭着眼睛,自言自语地说:“真好,你还会吻我。我永远不会忘记我家楼下,你抱着我,吻着我的情景。我也永远不会忘记我家,我和你……虽然后,我们什么也没做,但至少你是我懂事以来,第一个看到我的身体的男人。是的,第一个看到我的身体,拥抱着我的身体的男人,是我所深爱的乐扬,而不是那个肮脏的男人!这就足够了,这就足够了……”

    我喘着气,内心无比难受。

    “乐扬,如果能早点遇上你,那就好了。乐扬,你会不会忘记我?”

    “不会!”我想也不想便说。

    “嗯,”阿清满足地微微一笑,“这样子,我就心满意足了。我也不会忘记你,一辈子也不会。唔,我知道你录下了我们刚才的对话。是的,你把手放到口袋里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了。不过没关系,你要告发我,我是一点也不乎的。失去了你,这世界上,再也没有值得我乎的东西了……”

    我不禁把手机从口袋里拿出来,按下保存键。

    阿清一边说,一边打开车门,走下了车。她向前走了两步,回过头来,望了我一眼,目光充满柔情。

    我望着她,心百感交集,手一颤,手机掉落地。

    我愣愣出神,待我回过神来的时候,阿清已经离开了我的视线,回到公司里去了。

    我长长地吸了口气。

    原来老板说的“色字头上一把刀”的“色”是指阿清。

    唉——

    不管怎样,我离开了,阿清代替了我的位置。我绝对相信阿清能胜任我的所有工作,甚至比我做得出色十倍。我可以走得无牵无挂了。虽然老板对我不义,但直到后一刻,我还牵挂着公司。

    做人,做事,对得起自己就是了。

    然而对阿清呢?我真的能做得问心无愧吗?

    我和阿清,不会是谁也没输谁也没赢的和局了。我永远欠了她!

    我本想把刚才的录音删除,因为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去告发阿清的,但转念一想,这段录音,包含着阿清对我的心意,包含着我和阿清的回忆,我……我实舍不得删掉。

    我驾着车,漫无目的地游逛,脑海不由自主地想起阿清初到公司,我跟她第一次见面的情景了:

    “你好。”

    “我叫东方乐扬,你叫我乐扬就行。”

    ……

    “你这里工作多久啦?”

    “半年左右吧。”

    “半年?才半年,你就当上总监啦?”

    ……

    “那你现一个人住?”

    “我……”

    “跟女朋友同居?”

    “我是跟一个朋友一起租了一个房子,但不是女朋友。”

    ……

    “没有!你一定没有男朋友。”

    “你猜对了,我没有男朋友,我没男朋友的原因,你也猜对了,因为这段时间,我身边一直没有让我心动的男生出现过。但今天,这让我心动的人,似乎出现了。”

    为什么?为什么我和阿清会走到今天这一局面?我实想不明白,这是谁的错!

    想到这里,我才发现,我已一脸泪痕,眼泪说什么也压制不住,还一个劲地流出来。

    ,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