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119:永生难忘的圣诞夜

    119:永生难忘的圣诞夜

    照片之,雨晴笑得十分灿烂,灿烂得十分甜美,又甜美得十分自然好看,雨晴周围,七八个降落伞正飘落,围绕着雨晴。

    实是拍得太好了!这张照片如果拿去参赛,一定获奖。看来除了当小说家,我还有当摄影师的天分呀。

    然而,不消一会,降落伞落地,一道道彩色的亮光,迅速地消失得无影无踪,夜,又恢复了本来的黑暗。

    我的心突然有些失落。

    烟花,的确是很美丽,但它存的时间并不长,刹那艳丽后,便永远沉没黑暗之。

    我不禁想起我高时写过的一首关于烟花的诗:“这一夜,我看到了烟火。它真的很迷人,很像盛开的花朵。真的很美丽,绚丽闪烁。然而,它停留的时间并不多。刹那暗淡,一划而过。留下的,只有寂静的天河。……”

    我的心突然有些彷徨。

    雨晴,像烟花一般迷人,那么,她也会像烟花一样短暂吗?

    不!!

    不要!!

    我要和雨晴一辈子一起!

    雨晴是烟花,是美丽的烟花,是天长地久、永远不会消逝的烟花!

    “不败!让我看看。”雨晴一边朝我走来,一边说。她的话,打断了我的思。

    “嗯。”我把手机递给雨晴。

    “噢,那些降落伞真美丽,慢慢地飘下来,比冲天炮好看多了。”雨晴望着我刚拍的照片说。

    “你比降落伞美丽。”我笑道。

    雨晴有点不好意思,扯开话题:“不败,我们来合拍一张,好不好?”

    “嗯,说起来,我们还没有合拍过呢。”我说。

    “就是嘛。”

    “你过来。”

    雨晴走到我身边,我们站到一块,我把手机的镜头对着我和雨晴,按下了快门。

    “哎哟,只拍到你半边脸。”雨晴笑着说。

    “哼,可恶的镜头,竟然会自动筛选,把不好看的东西过滤掉,只留下美丽的东西。”我说。

    雨晴听我称赞她,呵呵一笑,说:“你是说你那半边脸长得很美丽,所以镜头没有过滤?”

    我“哈哈”笑了两声,又听雨晴说道:“重拍一张啦,你把脸凑过来一点。”

    “好。”

    两张脸紧紧地贴一起,我感受到雨晴脸上的热气,闻到雨晴身上发出来的淡淡幽香,心一动,不禁用左手轻轻握住了雨晴的右手,右手一按快门,留下了这温馨的、幸福的一刻。

    照片拍好了,我没有急着去看,因为我发现我的头稍微一转,我的嘴唇竟15轻轻碰到了雨晴的下唇。

    啊?!

    终于吻到了!

    这次,哪怕有人拿着枪指着我的脑袋,我也不肯放弃这机会。

    我慢慢地把脖子朝雨晴的脸转去,我的嘴唇,也慢慢地跟雨晴的嘴唇相接起来。她的嘴唇很柔软,带着香气,轻轻地印我的唇上,让我如醉如痴。我偷瞄了她一眼,只见她闭上了眼睛,神情似乎有点紧张,长长的眼婕毛我眼前微微颤动。她好像没有接吻的经验,她那尖尖的鼻子,跟我的鼻子贴一起,令我们的嘴唇不能得到亲密的接触,但她,却不懂让鼻子换个位置。

    我闭上眼睛,脑袋稍微一侧,让我的鼻子跟她的鼻子的位置错开了。我把嘴唇紧紧地贴她的樱唇之上,两唇微微地一张一合,轻轻地吻着她的唇。

    我的心紧张得“怦怦”直跳。

    虽然我曾跟无数接吻过,却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心动的感觉,甜蜜的感觉,幸福的感觉,不仅身体快乐,连心也十分快乐,真是身心合一,感觉太棒了!这才是真正的接吻,这才是真正的见证真爱的仪式!

    雨晴搂住了我的脖子。我把手机放回口袋,两手紧紧地抱住了雨晴。雨晴的身体似乎微微颤抖着。

    2007年的圣诞夜,我和雨晴第一次接吻。我永远不会忘记这一个晚上,也永远不会忘记此时此刻的感觉!

    我突然想起我和雨晴被困停车场的杂物室的时候,她靠我肩膀上,睡着了,当时我就有吻一下她的脸的冲动。从那时起,到后来两人逐渐熟识,相知,相恋,我好几次想吻她,却被各种客观的和主观的原因阻挠。直到现,我才终于吻了雨晴,让我和她的恋爱关系,完全建立起来。

    我又想到杂物室里,雨晴告诉我她姓何时,我觉得她和晓薇同姓,是一种巧合。当时我说不清为什么会认为是巧合,现我才知道,我的直觉没错,那的确是巧合。我的第一个女朋友,是姓何的,我的第二个女朋友,也很巧合地是姓何的。我和姓何的女孩子,还真有恋爱缘呀。

    我和雨晴轻轻地把对方放开时,已经是从我们接吻开始算起的十多分钟后的事了。雨晴低下头,一脸害羞表情。我轻声问:“第一次?”雨晴支吾了一声,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样子十分可爱动人。

    我们又呆了一会,我觉得有点冷了,向雨晴问道:“你冷吗?”

    “嗯,有点。”

    我一边把外衣脱下,披雨晴身上,一边说:“咱们走吧。”

    “还有几个礼花弹哟。”

    我刚把剩下的烟花点燃,就听远处一人大喊:“原来是你们放烟花!真放肆!如果引起了火灾,你们怎样负责?你们是哪个班的?”竟然是学校的保安。

    雨晴向我做了个鬼脸,说:“有人捉你来啦。”

    我吐了吐舌头,说:“快跑!”接着大喊:“我是系的,叫乔宇!”一语甫毕,和雨晴一起上车,匆匆离开学校。

    谢谢你,我的母校,让我重得到初吻的感觉,让我度过了永生难忘的一夜。

    返家后,甜蜜入睡。次日,把雨晴送到大信后,我返回公司。已经两天没回公司了,虽然时间不长,但想起休息前公司里发生的诸多事情,却恍如隔世。

    唉,该面对的,总得面对。

    阿晴说得对,逃避问题不是一个好办法。

    好!把公司的事情好好地解决吧。

    我吸了口气,充满斗志地走进公司。

    当时我实没想到,这是我后一次以这家公司的员工的身份,走进公司的大门了。

    ,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