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103:爱,就这么简单

    103:爱,就这么简单

    “怎么回事?”我脱口道。

    “对面有灯光,看来只有我们这一幢停电。”雨晴说道。

    我走到露台,往下一看,说道:“不是呀,楼下也有灯光,看来只有我们家停电了。”

    我说罢,回到大厅,走进杂物室,来到漏电保护开关前,把开关打到“n”的位置,霎时间,全屋的灯又亮了。我走出杂物室,对雨晴道:“不知怎的,突然跳闸了。”

    “可能有什么电器漏电……”雨晴话音没落,突然“啪”的一声,又跳闸了。

    “靠!是什么漏电呀?”

    “先别管啦,”虽然黑暗没能看到雨晴的面容,但从她的语气,我能感觉到她轻轻笑了一下,她接着说,“反正我们现也用不着电。”

    “那倒是。”我笑了笑,走到雨晴身旁,坐了下来。

    “对啦,”我突然想起今天清晨雨晴给我打电话后把电话挂断一事,说道,“今天清晨点多的时候,有人用的你的手机给我打电话。”

    “后来呢?”

    “我以为是你,叫了两声,但没人应答,电话还挂断了,我马上回拨,你的手机却关机了。”

    雨晴想了想,说道:“应该是我爸爸打给你的。那时候我睡觉,他走进我的房间,查看我的手机,甚至还打电话给你……唉,他终究不放心,总想知道我跟什么人来往。”

    “你爸爸为什么这样紧张你?他好像认为所有你身边的人,都是坏人,都会害你?”

    这时候,我已能模模糊糊地看到雨晴一张俏脸的轮廓,只见她苦苦一笑,有点伤感,又有点无奈地说:“我妈妈我出生不久就去世了,我爸爸一个人把我养大。我印象的爸爸,是一个沉默寡言,不喜欢跟陌生人打交道的人,除了我和叔叔,他几乎不跟任何人接触。我不知道他是本来就是这样的性格,还是妈妈去世后,性格才逐渐变得孤僻。”

    雨晴说到这里,叹了口气,续道:“我和爸爸相依为命,他把所有心血都放我的身上。现,连叔叔也去世了,我是我爸爸这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他自然不想让我受到半点伤害。”

    我点了点头,表示明白。虽然我之前认为,何父对雨晴的爱的程度之深,是有点夸张了,有点扭曲了,现知道原因后,却觉得他对女儿的爱如此深切,倒是合情合理。

    “没关系的,”我吸了口气,微微一笑,说,“他一定会接受我的。”

    “他很……”

    雨晴还没说完,我笑着打断了她的话:“我知道啦,你说他很固执嘛,不怕,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我是能让他接受我们的,即使他不接受,那也不会影响我们。”

    我顿了顿,说道:“我一直是这样认为的:只要两个人相爱,那就什么都不能阻挠。家庭背景,家人,外界舆论,这些能把两个相恋的人拆散吗?如果能,那也只能怪两个当事人相爱的决心不够强烈!”

    是啊,我一直觉得电视剧,电影,小说,甚至是现实生活,那些由于家庭背景差异而分手的恋人,那些由于家长反对而分手的恋人,那些由于舆论压力而分手的恋人,全部是傻b,是白痴!

    爱,是两个人的事,跟其他人有什么关系?喜欢,就一起,不喜欢,就分开,爱,就这么简单。

    记得以前网上看过一篇这样的帖子:发帖的是一个男生,他和他的女朋友深爱着对方,但他的女朋友得了绝症,他的家人反对他和女朋友继续交往,他如果要继续和女朋友交往,就必须和整个家族对抗!因此,他放弃了,和女朋友分手了。他们分手的时候,抱一起,哭得一塌糊涂,两个人心都似乎被撕裂了一样。

    跟帖的人都对男生的遭遇表示同情,我却冷冷地复了一句:家人反对只是借口,你自己都不能坚持,能怪谁?你自己都动摇了,放弃了自己的女朋友,还有什么资格这里发帖让人同情?如果是我,我绝对不会放手!和整个家族对抗又怎样?我恋爱,关他们td什么事啊?

    只要两个人相爱,就什么问题都能解决!我一直是这样认为的。

    所以我跟晓薇分手,是因为我们两人之间出现了问题,而绝对不是因为别的因素。如果,我和晓薇相恋时,晓薇的家人或我的家人阻止我和晓薇恋爱,那绝对不会成为我和晓薇分手的原因。现也一样,何父的阻挠,绝对不能把我和雨晴分开。

    我从小就是这样:祖母说年初一不能洗头,我就偏偏年初一洗头;祖母每天给“门口土地财神”上香,我就常往“门口土地财神”的牌位吐唾沫;高的校长不允许学生“早恋”,我就写小说讽刺他,把他骂得狗血淋头;和局的局长同台吃饭时,别人都只敢喝水不敢动筷子,我却大口大口地吃得津津有味;那局的局长说一句话大家都点头称是时,我却偏偏大声反驳。

    我就是这样。别人越反对,我越要做!别人越说我错,我越要坚持。你可以说我幼稚,也可以说我偏激,但我就是如此一个我行我素,认为自己的事,轮到别人来管的人!

    因此我读《神雕侠侣》,读到杨过那些愤世嫉俗的内心读白时,特别有共鸣!

    也因为我觉得恋爱只是两个人的事,所以我能接受师生恋,我能接受同性恋,我甚至能接受有血缘关系的人相恋!对!想爱就爱,所有伦理道德都是tnnd的垃圾!

    雨晴听完我的话,轻轻地笑了一下,淡淡地说:“有些事情,不是那么简单的。”

    我心不以为然,却没有再反驳了。我侧过头去,向雨晴望去,黑暗之,她还是那么动人。由于现我看不清她,她也看不清我,因此我的胆子大起来,我突然想吻一下她的嘴唇。但我终究没有这样做。我也说不清为什么视接吻为家常便饭,早已跟无数轻吻狂吻湿吻无数次的我,却总不敢吻一吻雨晴。

    后,我把脑袋向雨晴稍微靠近了一点,闻到雨晴身上那淡淡的幽香,心情念一动,用自己的脸轻轻碰了一下她的脸蛋儿。雨晴没有躲避,反而把脑袋靠我的肩膀上,身体也稍微向我紧靠了一些。

    ,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