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102:聊天

    102:聊天

    “唔?”我笑了笑,“你会怎样做?”

    我刚问完,不等雨晴回答,又想道:“如果是我呢?我又会怎样做?”

    我会把生存的希望让给雨晴吗?我会让她活着离开冰山,而我自己则永远沉睡于海底?我不知道。我只是知道,如果活着回来的是我,失去了雨晴,我将生不如死,我的人生将失去意义!

    东方啊东方,不要说得那么绝对啊!你现才二十多岁,路还长着呢,以后的事,你能知道多少?以后会遇到什么人你还不知道,怎能保证雨晴真的是你生命重要的人?失去了雨晴,你就真的活不下去?当年失去了晓薇,你还不是一样熬过来了吗?

    不错,不管没有了谁,我还是一样要生活。时间能冲淡一切,能逐渐冲淡人们心的悲痛。

    我和晓薇拍拖的时候,她是我生活的一部分,也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我根本不敢想象,如果失去她,我会怎样。然而事实上,我不需要去想,只需要却接受这从来不敢去想的结局!我曾以为自己真的不能失去她,但事实上,失去了她以后,我还是这样生活着。

    突然,心里又出现那种沉重的感觉了。就像一个星期前我珠海的宾馆里跟雨晴通电话,挂掉电话后,心出现那沉重的、忧愁的、孤独的感觉一样。

    靠!胡思乱想什么?现我又不是要失去雨晴,想那么多干嘛啊?阿晴不是好好地呆我身边吗?都是阿晴不好,干嘛突然提起《泰坦尼克号》?

    汗,什么时候,我竟变得如此患得患失,多愁善感?一个假设性的提问,竟能让我想到这么多,而且越想心越乱?

    身边的人对自己来说越重要,自己就会越担心将来发生变故?!

    “唔,那么你会怎样做?”雨晴的话打断了我那混乱的思绪。

    我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你怎么啦?”雨晴觉察到我有点不对劲,“你的脸色不大好。”

    “没什么,”我特意笑了笑,“可能是太饿了。”

    “嗯,”雨晴点了点头,“快吃饭吧。”

    于是我们一边吃饭,一边继续聊刚才的话题。

    “如果是我,”雨晴说到这里,故意停顿了一下,直到我停下手的筷子,抬头向她望去,她才嫣然一笑,接着说,“我会想一个让两个人都不用挨饿的方法。”

    我明白她的意思,我把口的肉片吞到肚里,问道:“但是,当时的情形是,只有一块木板,周围寒冷无比,两个人只能活一个呀。唔,也就是说,饭,只有一个人的分量,一个人吃了,另一个人要挨饿,但如果两个人一起吃,就两个人都要挨饿。”

    “嗯,”雨晴轻轻应答了一声,接着,用一种很认真的眼神望着我,“乐扬……”

    “怎么啦?”

    雨晴轻轻地吁了口气,说道:“我真的不想把你一个留下来,我知道你害怕孤独,我……真的好想一直陪伴着你。”

    “嗯?”雨晴似乎把话题扯远了,因此我听得不太明白。

    雨晴又吁了口气:“我宁愿孤独的人是我。只要你快乐就好。”

    我搔了搔头,一脸迷惑。

    雨晴温柔一笑,轻声道:“我胡说八道而已,不用管我,快吃饭吧。”

    “傻瓜,”我雨晴的秀发上轻抚了一下,小声说:“别多想啦,我们都不会孤独的。”

    “嗯。”雨晴听我这样说,像小孩子一样,一脸满足、高兴的样子,用力地点了点头。

    吃过晚饭,我们大厅的沙发上坐下来,随意地聊天。我又跟她说起节婕和家强的事,我没有告诉她,节婕靠我的肩膀上,睡了一整个晚上,我曾答应雨晴,无论什么事都不欺瞒她,现我没有把这件事说出来,算不算违背了自己的承诺?

    接着,雨晴跟我聊起她呆珠海这几天的事,关于雨晴和她的叔叔的往事,雨晴叔叔去世的那天,雨晴已经告诉过我,因此雨晴现跟我说的,是这一个星期来,她料理她叔叔的后事和她爸爸的情况等事。我问她,你爸爸怎样啦?她说,我离开前,他的精神已经好多了,唔,不然,我也不会放心离开的。

    “我和你住一起的事,他都知道了?”我问。

    “嗯,”雨晴点了点头,“我已经全部告诉他了。我们相识的经过,我们住一起的前因后果,还有我们住一起后发生的一些事,我我刚回到珠海的那天下午,就全部告诉他了。”

    刚回珠海那天下午已经告诉他了?也就是说,我和雨晴她家楼下相拥后走上楼见到何父时,他已经知道谁是“东方乐扬”。当时他一知道我就是东方乐扬,就骂我“混蛋”,可见他虽然从雨晴口明白了我和雨晴为什么会住一起,也大概知道了我对他的女儿没什么企图,但仍然对我充满敌意,仍然向我喝问:“你接近雨晴到底有什么企图?”

    我记得当时他还对我说:“死杂种!我的女儿又没惹你,你干嘛要来害她?让她过点清静的日子也不行吗?”他要他的女儿过清静的日子?就像美丽的花瓶一样,天天放家里?不错,他对雨晴的爱,程度之深,不容置疑,但爱得太深,却爱得有点扭曲了,有点变形了。

    看来情况并不乐观,何父根本不相信我是一个好人,总以为我会害他的宝贝女儿。

    算了,车到山前必有路,水到滩头自然直,以后的事,现多想也没用。

    我和雨晴还聊了彼此分开这一个星期,各自经历的一些琐碎事儿。就像杨过和小龙女分别十年后,杨过纵身跃谷,重见小龙女时,一个说起惊心动魄的奇遇,一个说摘果织布的生活琐事。他们说的是十年间发生的事,长谈了一夜,而我和雨晴说的只是一个星期的事,却也谈了一两个小时。

    我和雨晴就这样坐沙发上,轻轻挨着对方,很自然地聊天。我突然想起昨晚公司和雨晴的那通电话结束后,我心冒出的那不安的预感:那杀人强奸犯,正雨晴的家附近……似乎再也见不着雨晴……

    现,雨晴回到了我的身边,和我相距极近,我切切实实地感受到她的存,那些所谓的不安预感,自然是全部没有实现了。所以说嘛,不要整天胡思乱想,自己吓自己。小说的主角,一有什么不祥的预感,接下来的情节,一定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但现实,哪有这么多巧合?哪有这么多悲惨的事等着我?

    靠!以后再也不东思西想了!正如卫斯理所说:“每个人的命运,出生的时候已经设定好了,改变不了!”是福不是祸,是祸挡不过,多想也无补于事,只会增加自己的烦恼。

    聊到十一点多的时候,我有点累了,但我不愿意回房睡觉,只想一直和雨晴呆一起。雨晴也好像完全没有要回房间去的念头。她把脑袋靠我的肩膀上,任由她的发尖我的脸上轻轻抖动。

    突然“啪”的一声,所有灯都关闭了,大厅内漆黑一团。

    停电了!

    ,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