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094:事态严重

    094:事态严重

    这同事的话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大家议论纷纷,马上进入……汽车网一探究竟。不一会,老板也知道了这件事,气得匆匆跑到商务部,商务部的办公室里破口大骂。接着,他马上把汽车网主管、装修网主管和我叫到他的办公室去。

    “到底怎么回事?!”我和两个主管刚坐下来,老板就大声说,“这个‘汽车团购’项目我们已经投资了十万,为什么会推出前,被别的网站抢先推出?如此一来,这十万不就等于丢到海里一样吗?”

    我心嘟哝了一句:“钱还是其次,构思被盗才是真正的大损失啊!”

    但我转念又想,其实也不一定是构思被盗,说不好人家……汽车网的策划,也真的能想到“汽车团购”这个概念。

    于是我把心的想法说了出来:“说不准别人比我们早想到‘汽车团购’这个概念,做这个栏目的时间比我们早,因此推出也比我们快。如果真的是这样,我们也只能自认技不如人。”

    “不可能!”我话音刚落,汽车网主管高声说,“我刚才已经看过……汽车网的‘汽车团购’栏目了,跟我们所做的一模一样!所有流程,甚至是细节的操作,都完全相同!也就是说,他们一定是得到了我们这个栏目的方案,并我们推出前推出了!”

    “也就是说,由我们来投资,却让他们来收渔人之利?”老板低沉着声音说。老板这时已气得脸色惨白,似乎随时都会爆发!

    “会不会是我们公司有内鬼?”装修网主管小方说。

    “内鬼?”老板皱眉道。

    “是啊,”小方接着说,“有可能是我们公司的员工把我们投资了十万,将近完成,即将推出的‘汽车团购’项目的方案卖给了……汽车网。”

    “对啊,”我说,“如果公司有内奸的话,那么装修网的合作商的资料被泄露一事,也能得到解释了。”

    老板点了点头,对汽车网主管大声说:“你回去调查一下你的下属,看看是谁把‘汽车团购’的方案卖给了敌对公司!”

    汽车网主管有点委屈地说:“也不一定是我们汽车网部门的人做的呀,东方也有这个项目的方案。”

    她这样一说,老板和小方同时向我望来。

    不错,汽车网的主管有“汽车团购”的方案,装修网的主管有建材商的机密资料,而同时有着团购方案和机密资料的,就只有我和老板。老板当然不可能出卖自己的公司。这么说,就只有我有可疑。

    我当然清楚自己没有出卖过公司。问题是,老板和两个主管不知道。

    因此他们望着我的目光带有一丝怀疑。

    “你们怀疑我?”我有点不屑地说,“这个项目是我构思的,如果我要卖钱,直接把方案卖给其他公司就是了,用得着先让公司投资这个项目,再把方案卖给别的网站吗?我会做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吗?”

    “那倒是。”老板点点头说。他这样说,等于承认他刚才的确是怀疑我。霎时间,我有点心寒的感觉。

    哼!表面是和睦相处的同事、朋友,背地里却勾心斗角!

    我们四人又讨论了接近一个小时,却还是没有结果。这期间,小方又收到了几个建材商投诉的电话。小方的电话每响一次,老板的脸色就难看一些。后老板让我和两个主管分别去调查这件事,就散会了。

    我回到座位,对阿清说:“阿清,这两天我有事要忙,希望小站的事就全部由你来跟进了。”

    “没问题。你精神好像不大好,没事吧?”阿清关心地问。

    我苦笑了一下:“没事儿,有点累。”

    “发生了什么事吗?”

    我又苦笑了一下:“反正刚才你都听到了,也没必要隐瞒你了。我两个月前为汽车网构思了一个‘汽车团购’的项目,公司为这个项目投资了将近十万,这项目马上要完成了,本来打算两周后就推出,但现,这项目却被……汽车网抢先推出了。”

    “怎么会这样?”阿清惊讶地说。

    “还有装修网的一些合作建材商的机密资料也被泄露了。唔,我怀疑这两件事是同一个人做的。”我推理道。

    “你怀疑公司里有内奸?”阿清问。

    “是的。”

    “谁有这些资料?”

    “简单地说,同时有着汽车网资料和装修网资料的,就只有我和老板。”

    阿清秀眉一皱,想了想,说:“会不会有人偷偷打开你的电脑,获取了那些资料?”

    我跟她说,我的电脑有双重密码保护,密码只有我一个人知道。

    阿清说:“把硬盘拆下来,安装别的电脑上,不就能破解你的密码吗?”

    我认真想了好一会,说:“这样做是能破解开机密码,但还是无法打开我用密码软件上锁的件。再说,我们公司晚上都锁上门,而白天,谁能不引起大家注意的情况下,把我电脑上的硬盘拆下来呀?”

    阿清点头说:“你说得也有道理。”

    我们又讨论了一会,却还是没有头绪。不一会下班了。阿清说:“别多想了,先吃饭去吧。我请客。”

    “好。”我心不焉地应答了一声。

    我和阿清步行到公司附近的一家快餐店吃午饭。吃饭的时候,我们还讨论着公司机密被泄露的事。

    “今天早上开会的时候,老板和两个主管都怀疑泄露公司机密资料的人是我。”我说。

    “那你有没有做过?”阿清淡淡地说。

    “当然没有。”我提高了声音。

    “那就是啦。清者自清,管他们干嘛?”

    “你相信我?”

    “相信呀,”阿清毫不犹豫地说,“那个‘汽车团购’的项目不是你想出来的吗?如果你要卖钱,直接把方案卖给别的公司就行啦,干嘛要这么麻烦?至于那些建材商的机密资料,唔,我实想不到这些资料泄露出去了,对你有什么好处。”

    听她这样说,我胸口一热,有千言万语涌上心头,却不知如何表达。我只是简单而衷心地说道:“谢谢你。”

    阿清温柔一笑:“我们是好朋友嘛,你有什么事,我当然要站你那边支持你。”

    她的这个笑容,这句话,让我心一动。

    我突然觉得,雨晴不我身边的时候,阿清是一个值得我信任,我有什么事可以跟她商量,而她也能帮助我的人。

    接着她又跟我聊了一下希望小站的事。我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我们准备了这么久,等的就是后天晚上的希望小站启动仪式和义卖活动了。”

    阿清充满信心地说:“你放心,我一定能把这个活动做好。”

    吃过午饭,我们返回公司。快到公司门口的时候,阿清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别这样垂头丧气嘛,我认识的乐扬可不是这样子的。打起精神来呀!”

    我抬起头,笑了笑,忽然看见老板小森正站公司门外。他看到我和阿清一起,忽然用充满怨恨和恶毒的眼神瞪了我一眼!

    ,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