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092:心有所属

    092:心有所属

    “唔?”雨晴轻轻应答了一声。她没有问我为什么会一个女孩子的家里,也没有问我哪个女孩子的家里,她知道,我会接着往下说的。

    “你记得张欣婕是谁吗?”我问道。

    “记得呀,你提起过的,是你的朋友。”

    “嗯,今天晚上她也到我家来了,她还带了一个朋友来,唔,是一个女孩子,叫节婕……”接着我把送节婕回家,保安告知节婕她家附近有杀人强奸犯,我为了保护节婕而留下来,节婕的疯狂追求者家强闯进屋来,我跟家强“搏斗”等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雨晴。我本来就擅长写推理、悬疑小说,因此叙述这些事的时候,虽然所说的都是事实,但我却故意运用了倒叙、插叙等手法,还惊险的地方停顿,我想雨晴听起来,一颗心一定跳个不停。

    好一会,我才把所有事情都说完。雨晴停顿了一下,说:“乐扬,你……你真的没事吧?”可以听出,她的语气十分担心。

    “没事呀,现不是好好地跟你通电话吗?”我笑道。

    雨晴却完全没有要笑的意思。她说:“我……我刚才一边听你说,一边害怕,心都差点跳出来了。幸好那个人所带的是假刀呀,如果是真刀,你被伤着了,那怎么办?”

    “被伤着就被伤呗,没什么大不了的。”我现说得这样轻松,其实刚才看见家强拿着刀子的时候,却吓得脚也有点软了。

    雨晴稍微提高了声音:“那我怎么办?”

    “你?”

    雨晴重复了一遍自己的话:“你被伤着了,那我怎么办?”

    我的心震动了一下。停了几秒,又听雨晴说道:“乐扬,如果你有什么事,只剩下我一个,那我……我……”她说到这里,声音有些呜咽。

    “啊?阿晴,你怎么啦?”

    “我……呜……”雨晴低声抽泣着,“我好想你,好想马上回到你身边……你不要干这种危险的事,我好怕……我怕你会丢下我一个人……呜呜……”

    我听着,胸口一热,眼睛马上湿润了。我轻轻咬了咬下唇,低声说:“对不起,阿晴,不会的,我不会丢下你一个的,说什么也不会。”

    “嗯。”雨晴低声应答。

    “我也好想你,好想你能马上回来。阿晴,我答应你,无论如何,我都不会丢下你一个人的。你信我不信?”

    “我信。”雨晴毫不犹豫地说。

    “好。”我笑了笑,但与此同时,却有几滴眼泪不听话地滑了下来。

    “不败……”雨晴说,“我突然很想看烟花,等我回来以后,你带我去放烟花,好不好?”

    “好,你想去哪,我就带你去哪。你后天什么时候回来?”

    “现已经过了十二点啦,我明天就回来啦。”雨晴一扫刚才的悲哀情绪,高兴地说。

    “哈哈,对啦,很快我们就能见面了。你是星期下午回来吧?”

    “嗯,吃过午饭就回来。”

    “我去载你吧。”

    “唔……”雨晴想了想,说:“好啊。”她是一个直接爽快的人,不喜欢心口不一,她知道我决定去载她,就一定要去,而她心里也想我去载她,所以也不说什么“不用啦,我自己乘车回来”“你一来一回太辛苦啦”之类的话,浪费大家的时间。

    接着我们又聊了几句,雨晴说,早点睡啦,我苦笑了一下说,我要大厅睡呢,雨晴说,嗯,你小心点,那杀人犯可能真的附近。

    她完全没有担心过我和节婕会发生什么,只是想着那杀人犯附近,我可能有危险。

    挂线以后,我长长地吁了口气,仰望着天花板,傻傻地笑了出来。

    真的好想阿晴哦。

    好久没试过如此挂念一个人的感觉了。

    我一边想念,一边躺沙发上,闭着眼睛,想要睡觉,呆了一会,觉得越来越冷,刚把身子紧缩,突然听到身边一人轻声说道:“对不起……你睡着了吗?”

    我睁开眼睛一看,说话的人是节婕。她手上抱着一张棉被。

    “还没有。”我笑了笑,“你还没睡吗?”

    “我睡不着……唔,对不起,我家里只有一个房间,平时我是和姐姐一起睡的,今晚我姐姐不回来,你到我们的房间睡吧。”

    “那你呢?”

    “我这里睡就可以了。”节婕一边说,一边把棉被放到沙发上。原来这棉被不是拿给我的,而是她为自己准备的。

    “不用啦,”我微微一笑,“我是一个男人,怎么好意思占领一张床,而让一个女孩子睡沙发?你把被子给我,你回房睡吧。”

    “我睡不着。”节婕低声说。

    “别多想啦……唔,要是你真的睡不着,我陪你聊聊天吧。”

    “真的?”节婕听我这样说,很高兴似的,“你不困吗?”

    “不困,坐呀。”我说。

    “嗯。”节婕我旁边坐下来。

    本来我和她之间好的话题是我的小说,但经过刚才的家强事件,我想她也没什么心情跟我聊小说了。所以我说:“别老想着那些不愉快的事啦。”

    “嗯。”节婕突然把头稍微抬了起来,望着我,说:“乐扬,刚才谢谢你。”

    “谢我?”

    “本来我和家强的事跟你无关,却把你扯了进来,幸好你刚才没被伤着,否则我真成为罪人了。”节婕充满歉意。

    是啊,如果刚才那把是真刀,说不好我已经死了。

    “嗯,没什么。”我淡淡地说。

    “我跟你认识了才几个小时,但我有危险的时候,你却不顾自己的安危来救我……唔,真的好感谢你。”

    我听她这样说,心暗叫一声“惭愧”,要不是我认定家强手上的刀是道具刀,我哪敢英雄救美?

    我也不好意思邀功了,只是低低地“嗯”了一声。接着,我和节婕又聊了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聊了一阵子,突然她问我:“你是一个人住的?”

    和晓薇分手以后,我从一个对爱情盲目的人变成一个对爱情麻木的人,我总是冷冰冰的,不对任何女孩子付出真感情。虽然我身边,有很多跟我关系密切的,但我却从来不愿意承认自己有女朋友。我不属于任何一个女人,也没有任何一个女人能得到我的心。

    另外,所有漂亮的,都有可能成为我的猎物,我当然不会那么笨,自己的猎物前,说自己有女朋友。

    所以,如果按照以前的做法,我是绝对不会让节婕知道我是有女朋友的。但不知为什么,听她这样问,我却很顺口地说道:“不,我是和我女朋友一起住的,不过这几天她家里有点事,她回家去了。”

    我说完,突然想,雨晴已经是我的女朋友了?我承认了我和她的情侣关系,她也承认了她和我的情侣关系,管我们从来没有清清楚楚地说过?

    是啊,之前我们几次携手而行,可以说是无意,是巧合,同睡一张床,也不能说明什么,但那晚雨晴家楼下,我们紧紧相拥,就等于真正地确定了关系。

    至少我认为是这样。至少以后我不会对雨晴画蛇添足地加上一句“做我的女朋友好不好”。

    我一边想,一边无意望了节婕一眼,只见她低着头,默然无语,神色好像一瞬间黯然了许多。

    ,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