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091:搏斗

    091:搏斗

    靠!不用这么疯狂吧?

    我才不跟你疯呢!

    我吞了口口水,后腿了一步,紧紧盯着家强手上的刀子,只等他的手一动,我就立即躲避。

    “啊——”节婕看到刀子,吓得失声叫了出来。

    “阿婕!”家强把玫瑰大力地扔到地上,高举刀子,叫道,“你为什么不能接受我?我真的好爱你!为了你,我可以死!你不信?我马上死给你看!”

    你死是你的事,你自己刺自己十刀八刀也没关系,但你千万别殃及池鱼呀。

    “不要这样,把刀放下!”节婕大声说。

    “不!我要死!你不爱我,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我要死!你让我死吧!”家强像疯了一样语无伦次。

    听他的语气,这刀子是他为自己准备的,跟我和节婕无关,这让我稍微松了口气。

    但我突然想到,如果他现拿着刀子冲过来,我该躲避,还是挡节婕身前保护她?如果现场的是雨晴,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地保护她,宁愿自己被插几刀,也不能让她受到半点伤害!但问题是现场的不是雨晴,而是一个我认识了才几个小时的女孩子,她值得我冒着生命危险去跟一个疯子拼命吗?

    所以如果家强突然疯起来,拿着刀子乱砍,我想我首先会保护自己,再去顾及节婕的安全。

    “你不要这样啊!”节婕哭着说,“为什么要伤害自己?为什么要伤害别人?家强,你是一个好人,我知道的,你为什么变成这样?我真的好讨厌现的你。”

    家强的眼睛也湿润了,他呜咽着声音说,“阿婕,这辈子,我不能爱你,下辈子,我一定要爱你!答应我,下辈子,不要改名字,我一定要找到你,好好地爱你,和你幸福地过日子。”

    怎么这些对白这么耳熟?好像是网上流传的某个fah里的对白吧。这些对白经家强改编后,还压韵了,看来这家强来这里前也做了不少功课呀。

    “你不要这样啊!”节婕有点焦急,轻轻跺了跺脚。

    “我们下辈子再见吧!”家强高举尖刀,向自己的喉咙刺去。

    “不要!”节婕抢到我身前,想要去阻止家强。

    靠!这不怕死啊?我都怕得要命了,连动也不敢动了,她还那么勇敢地上前阻止这个疯子?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家强真的节婕面前自杀了,恐怕节婕会一辈子留下阴影,心会有一个永远难以恢复的伤口。

    家强见节婕跑过来,不再自杀了,左手搂住节婕的腰,右手举着尖刀,大叫:“阿婕,你终究不忍心看着我死,对不对?你是爱我的,对不对?只是有人阻止你爱我,所以你才不能接受我,对不对?不要怕,我们一起死,我们永远生活一起!”

    糟了!看来家强想要和节婕同归于了。

    要不要救节婕呢?

    现家强如此疯狂,如果我去救节婕,说不准我也会被插上几刀呀。

    我望着家强手上那明晃晃的尖刀,正犹豫,突然想到一件事:刚才家强把刀子从口袋里取出来的时候,这刀子没有刀鞘,也没被什么报纸呀塑料袋啊包着。

    这么一把看上去削铁如泥的尖刀,没有刀鞘,放口袋里,不是很危险吗?很有可能被误伤啊。为什么家强敢这样做呢?

    难道……

    这只是道具刀?

    就是拍电影用的那种塑料做的,能收缩的道具刀?

    对!只能这样解释。

    “不要!放开我!”节婕的叫声打断了我的思。

    我定睛一看,只见家强的刀子架节婕的脖子前,似乎随时要割下去。

    反正是道具刀,反正我不会被伤到,何不英雄救美,把节婕救过来,让她认为我是一个勇敢、果断、不怕危险的男人?

    我正想出手,转念一想,这是不是真的是道具刀呀?说它是道具刀,只是我的推理。但我日常生活,推理十次,往往有次是错误的。刚才我不是推理是节婕的姐姐回来吗?结果呢?走进来的却是一个男人。

    我又不像我小说里写的那些大侦探那么神,什么都能推理出来。我说家强所带的是道具刀,正确来说,其实不叫推理,叫瞎猜。

    到底是真刀,还是假刀?到底要不要救节婕?

    “阿婕,你放心,只痛一下就好了。你抱着我!我现就带你去一个只有我们两个人的地方,从此没有人能阻挠我们相爱!”家强叫道。

    不管了!不能见死不救!

    我随手拿起一把椅子,对准家强,喝道:“放开她!”

    “啊?”家强叫了一声,后退了一步。

    我拿的是椅子,他拿的是刀子,他的武器比我的武器攻击力要大得多,为什么他会被我吓得后退?

    唯一的解释是,他手上的刀是道具刀!

    不管这推理正确不正确了,现救节婕要紧。

    我走前一步,右手一晃,椅子向家强打去。家强吓得推开节婕,同时右手一松,尖刀落地。

    一听那刀子落地的声音,我就加肯定了:果然是塑料做的道具刀!

    “快走!否则我报警!”我冷冷地说。

    “哼!”家强瞪了我一眼,望向节婕,突然转了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阿婕,我……”

    节婕不望家强,低着头哭道:“你走,我不想再见你,我好讨厌你,你为什么要逼我讨厌你?”

    家强听节婕这样说,像泄了气的气球一样,低着头,脸上露出悲伤、绝望的表情。接着他摇了摇头,转过身去,垂头丧气地离开了。

    我马上走到门前,关上大门,并锁上保险锁,这样的话,即使有钥匙也进不来。接着我捡起家强留下来的刀子一看,果然是一把能收缩的道具刀。

    我把坐地上的节婕扶起,送她回房。她没有说话,只是哭。把她送回房后,我回到大厅,把地上的椅子和玫瑰收拾好。接着我看了看手表,已经是零点二十四分了。

    我拿出手机,只见手机上有一条未读短信,是雨晴十一点四十七分的时候发过来的:“不败,你的朋友都走了吗?你干什么?”

    我告诉过雨晴昨天晚上会有朋友来吃火锅,她知道我要忙着招呼朋友,所以晚上没有给我打电话。

    我给她回了一条短信:“你睡了吗?”

    她很快就回复了:“还没有呢。你的朋友们都走了吗?”

    我马上打电话过去。

    “不败……”雨晴轻轻叫了一声。

    虽然刚才家强所带的只是伤不了人的道具刀,我跟他“拼命”,有惊无险,但回想起来,还是有点心有余悸的。经过刚才的“搏斗”,有点心力交瘁,现听到雨晴的声音,真有恍如隔世的感觉。

    “阿晴,这么晚还不睡?”

    “你没打电话过来,我睡不着。”

    我听着,心里有些甜蜜,也有些温暖:“傻瓜,如果我一直没给你打电话,你就不睡觉了吗?”

    “你不会的,”雨晴笑了笑,“我知道你睡觉前一定会找我的。唔,你的朋友都走了吗?”

    听她这样问,我突然想:要不要跟她说我现哪呢?

    我只犹豫了一秒,就得出答案:当然要!我答应过雨晴,不能骗她,我们说过,两个人要坦诚相对,什么事都不能隐瞒对方。

    我轻轻吸了口气,说道:“唔,我现一个女孩子家里。”

    ,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