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090:疯狂追求者

    090:疯狂追求者

    门怎么会打开了?那杀人强奸犯没有这里的钥匙啊。

    唯一的解释是,回来的是节婕的姐姐。

    是呀,除了节婕,应该只有她姐姐有这里的钥匙。

    但她姐姐为什么要大力拍门呢?为什么要急着走进来?

    一定是因为她看到我刚才看到的那个躲树后的鬼鬼祟祟的男人。

    整件事是这样的:节婕的姐姐本来打算男朋友家过夜,后来发生了某些事,她临时决定回家,回到凯茵豪园,经过保安亭的时候,保安告诉她那个被通缉的杀人强奸犯可能正附近,于是她匆匆回家,途却看到树后好像躲着一个男人,她以为是那杀人强奸犯,所以跑着回来,并急着要走进家里。

    一刹那间就能把事情的来龙去脉推理得如此无懈可击,看来我果然是写推理小说的料子啊。正我沾沾自喜的时候,门外走进一个人。而我一看到那个人,吓得瞪着眼睛,张大了嘴巴,半晌说不出话。

    因为我看到的不是意料之的节婕的姐姐,而是一个披头散发的男人!

    那男人的一头长发和一身衣衫都被大雨打湿了,他的头发几乎遮住了他的整张脸庞,看上去十分恐怖。

    为什么这时候会有一个男人闯出来?这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事啊!

    我还以为是自己看错了,揉了揉眼睛,晃了晃脑袋,再认真一看,那男人还。

    啊?!不是幻象!真的有一个男人闯进来了。

    再仔细一看,他似乎就是我刚才看到的那个躲树后的男人。

    对!白色衣服的!就是他!

    他不会就是那个闹得满城风雨的杀人强奸犯吧?

    现怎么办?!

    “啊——”随着节婕的一声尖叫,我总算回过神来。

    那男人也被节婕的叫声吓了一跳。他轻呼一声,叫道:“怎……怎么回事?”

    我咽了口唾沫,挡节婕身前,却没有说话,只是盯着那个男人。

    那男人抬起头来,看到我,突然像疯了一样叫起来:“啊?你是谁?你为什么这里?”

    我还没答话,节婕认出了那个男人的声音,说道:“家强?是你?”

    靠!原来是认识的,害我还以为是那杀人强奸犯,吓得连汗毛都竖了起来。

    那叫家强的男人指着我大叫:“他是谁?阿婕,你告诉我!他到底是谁?他为什么会这里?”他似乎十分愤怒,也似乎十分悲伤,看到他那张脸,不知该害怕,还是该同情。

    “他是我朋友啊。”节婕说。本来那男人进来后,节婕吓得捉住了我的手臂,现认出那男人是认识的人,稍微放松了警惕,放开了我的手,但仍然躲我身后。

    “朋友?这么晚了,为什么他还会你家里?他是不是你男朋友?你们刚才做什么?阿婕,你老实告诉我好不好?你跟他到底是什么关系?”家强越说越激动,几乎要哭出声来。

    节婕没有回答他,反问:“这么晚你来干什么?你为什么会有我家的钥匙?”

    “上次我趁你没注意,拿了你的钥匙去多配了一套……阿婕,你不要生气,我这样做,只是为了来找你的时候,方便一点。你不要生气啊。”

    “你……你怎么可以这样?”节婕的语气稍微带有责备,但声音却仍然不大。

    “阿婕,你看!”家强突然从身后拿出一束红玫瑰,粗略一数,大概有十多支,只是被大雨打过,已坏了大半。

    “这……”节婕有点迷惑。

    “这是我送你的,代表我对你的爱!”家强大声说,“阿婕,我真的好爱你!我真你好想娶你做老婆!你接受我吧!”

    我靠!这男人有病啊?这样追女孩子,能成功才怪。不把吓跑,已经是奇迹了。

    “你不要这样啊。”节婕摇着头说,“我跟你说得很清楚的。你为什么要这样啊?我跟你……我跟你是没有可能发展的。”

    “什么没有可能?!”家强大吼,“为什么没有可能?不要说没有可能!我那么爱你,难道你感受不到吗?之前你不肯接受我,是因为那个小白脸的缘故吧?”

    “小白脸?”节婕一脸迷惑。

    “就是上次跟你一起到大信金逸影城看电影那个小白脸。”家强还是很激动。

    “啊?当时你也?那是我的同事啊。”

    “我不管!反正谁也不能跟你上街!谁也不能跟你***电影!那小白脸竟然敢烦着你?真是可恶!不过你放心,我已经把他打了一顿,恐怕他以后也不敢来烦你了。”

    “什么?”节婕叫出声来,“你把他打了一顿?你……你……”

    节婕气得脸色发白,一连说了几个“你”字,却说不下去,眼眶一红,委屈地哭了起来。

    “啊?阿婕,你为什么哭?谁欺负你了?”家强突然瞪了我一眼,大喝,“是不是你欺负阿婕?你敢欺负她!我发过誓,谁敢欺负阿婕,我就跟他拼命!”

    td!那小白脸只是跟节婕看个电影,就被他打了一顿,我却节婕家过夜,还欺负了节婕,他不是要杀了我?!

    “呜……你不要这样……为什么要这样……我好难受……呜呜……”节婕哭道。

    “阿婕!”家强走前了几步。

    我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两手握拳,提高警惕,全神戒备。

    同时我闻到家强身上满是酒气,看样子,他刚喝了不少酒,此刻神智不怎么清醒。

    “你为什么要哭?到底是谁欺负你了?你告诉我,我性命不要,也要帮你讨还公道!”家强痛心地说。

    真不知这男人是喝醉了乱说话,还是脑袋有毛病!如果他这样子能追到一个正常的女孩,我就从此不泡。

    “是你……”节婕低声哭泣着,“就是因为你……我好讨厌这样……很久以前,我就跟你说得很清楚了,我们只能做朋友,为什么你就是不放弃?为什么你要做这么多令我难堪、令我难受的事?我真的不想讨厌你,你为什么要逼我?家强,你为什么要逼我?”

    “啊?”家强张着嘴巴,哭丧着脸地说,“你……你真的不喜欢我?我那么爱你,你真的对我一点感觉也没有?不……你是爱我的,对不对?是不是有人阻止你爱我?你告诉我啊!不要怕,有什么事,我都会帮你的。”

    这男人真tnnd没救了。

    我一直没有做声,这时终于忍不住说道:“烦不烦呀你?你精神分裂啊?”

    我这句话,把家强惹怒了。只见他一跃而起,大喝一声:“你说什么?”他说罢,凶神恶煞,张牙舞爪,似乎想把我吞掉。

    接着,只见他从口袋里抽出了一把尖刀!

    ,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