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088:在车上聊天

    088:车上聊天

    他们觉得迷惑不解,并不奇怪,因为他们听到从前爱泡酒吧的东方乐扬说“我不去了,你们去玩就好”。

    可不是吗?不久前,我还跟乔宇、倪城空等人酒吧里喝得糊里糊涂,玩得天昏地暗,跟一些认识不久的,甚至连名字也不知道的发生一夜情。

    但认识雨晴以后,我逐渐对这种醉生梦死的生活感到厌倦,对为了追求刺激和满足**而寻找一夜情的行为感到反感。蓦然回首,真觉得从前的自己tnnd的好可悲,好堕落!

    “是呀,”我笑了笑,“我有点累,想早点睡,明天一早还要上班呢。你们去吧。”

    “我是不是听错了?”张欣婕瞪着眼睛望着我,“乐扬,你竟然说要早点睡觉,而不和我们一起去酒吧玩?你不是酒吧里受了什么刺激吧?”

    一个朋友笑道:“是不是上次喝醉了,带了一只恐龙回家,所以现对酒吧留有阴影啊?哈哈!”

    我苦笑了一下:“你的想象力真丰富呀。今天我真的有点累,不去了。欣婕姐,我欠你那三杯,下次加倍奉还!”

    大家都知我是爽快的人,如果想去,自然会去,如果决定了不去,别人再怎么说也没用,于是也不再说了。

    “那好吧!下次再跟你喝!”张欣婕对其他人说,“我们走啦!”

    她说完,眼珠一转,目光一扫众人,忽然视线停留节婕身上。

    “哦,对了,”张欣婕望着节婕说,“阿婕,你怎样回家?”

    “打车回去吧。”节婕低声说。

    “现十点多啦,”张欣婕看了看手表说,“你打车回去很危险的……”

    她一边说,一边向我望来,接着笑了笑,对我说:“乐扬……”

    “嗯,你是叫我送她回家吧?”我说。

    “嘿,跟聪明人说话就是不累。不过她家有点远哦。”张欣婕说。

    “哦?”我直接向节婕问道,“你住哪?”

    “凯茵豪园。”

    凯茵豪园,长江那边,从城区驾车到长江,大概要二十分钟,说远不远,但说近也不近,而且长江路附近十分偏僻,节婕这么晚打车回去,的确很危险。

    “不远,”我说,“驾车很快就到了。”

    节婕向我点了点头,还没说话,已听乔宇自动请缨:“送美女回家?不用麻烦乐扬啦,我有车,我送就行。我把美女送回家后,再到r吧跟你们会合。”

    “嘿嘿,”张欣婕笑道,“你是一头狼,我怎么敢让小羊上你的车呀?”

    “哼,我是狼,难道乐扬就不是狼?”乔宇不满地说。

    “乐扬即使是狼,也是正义的狼,所以我对他很放心。”张欣婕说。

    我常到酒吧跟一些刚认识的女孩子发生一夜情,张欣婕是知道的,但她也知道,所有跟我发生关系的,都是自愿的,我从来不会强迫一个不想跟我……的跟我……。所以欣婕说我是正义的狼,所以她放心让我送她的朋友回家。

    而乔宇呢,如果让他送节婕回家,虽然他也不敢对节婕做些什么,但对她毛手毛脚,那是所难免的。

    “喂!你怎么这样看我呀?我是那种对熟人的朋友下手的人吗?”乔宇说。

    “何止是熟人的朋友呀?你甚至会对熟人下手呢!上次风云,你不是抱着我想吻我吗?”张欣婕似乎开玩笑,但话语略带讽刺。

    “我哪有?”乔宇急道。

    “你敢说没有?”

    “我……我是喝醉了……”

    我看气氛有点不对劲,连忙说:“好啦,快十一点啦,再说下去,就不用去r吧啦!你们快玩去吧,我送节婕回家就行。”

    于是我先把柏希和柏言送回家,然后和众人一起下楼,告别众人,带着节婕来到我的车子前。我这爱车前几晚珠海被几个某服务女朗破坏了,今天午才刚修好。

    我帮节婕把副驾位的车门打开,笑着说:“请上车。”

    “谢谢。”

    我上车后,问道:“是凯茵豪园吧?”

    “嗯。”

    “好。”

    于是我驾车而去。一路上,节婕不怎么说话,彼此沉默了大概五分钟,来到电子科技大学的时候,我觉得气氛实有点尴尬,于是打开话题:“你和家人一起住吗?”

    “嗯,我和姐姐一起住。”

    “就只有你和你的姐姐呀?”

    “嗯,不过今天晚上我姐姐不回家,她去她男朋友那里。”

    “那你不是只有一个人家吗?你不怕吗?”

    节婕笑了笑:“不怕,习惯了。”

    她的声音自始至终都很小,很轻。像她这样的人,似乎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会大声说话。

    “对啦,”我又说,“你跟张欣婕很熟?”

    “她是我读大学时的师姐。”

    “哦?这么说,我跟你的年龄应该差不多呢。你是哪一年的?”

    “八四年的,今年二十二岁,你呢?”

    “我比你大一岁。”

    “嗯。”

    又沉默了。我不说话,节婕便不会主动跟我说话。

    快到万佳百货的时候,我又说:“对啦,你说你看过我的小说?”

    “嗯,有一次欣婕姐跟我说她有一个朋友是写推理小说的,我觉得很好奇,便让她把那些小说给我读一下。”

    “你看过哪些?”

    “《德恒高谋杀档案》、《天极岛谋杀档案》、《李氏山庄谋杀档案》等等吧。”

    “哦?连《天极岛》和《李氏山庄》都看啦?那两篇小说我把它写出来只用了几天,但构思却用了几个月的时间。”

    “嗯,我也觉得那两篇写得很不错,结构很精妙,结局很出人意料,不过情节有一些小矛盾。”

    “例如呢?”

    节婕一连说了几个我的小说的矛盾之处。这些bug,有些网上的读者已经提出过,有些则是我从来没有想过的,让我听了觉得恍然大悟。其实把小说写完以后,我反复看过无数次,修改了不少bug,没想到仍然有漏网之鱼。是节婕的心思比我细密,还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另外我知道了一件事:节婕读我的小说时,非常认真,绝对不是一目是行。因为她能说出很多连我自己也忘记了的细节,而且说得一点也不错!

    没想到我一直找话题,原来我的小说,就是我和她之间好的话题。我们正聊得兴起,却已到凯茵豪园了。经过保安亭的时候,保安叫停了我。节婕车里向保安打了声招呼。

    “哦,原来是节小姐呀。”保安说,“对啦,节小姐,你回家后要注意把门窗锁好。”

    “嗯?怎么啦?”

    “闻说有一个被公安通缉的杀人强奸犯逃到了长江路一带,现或许就附近呢。”保安故意用很阴森的语气说,一边说,还一边望了望四周。

    “啊?强奸犯?”一刹那间,只见节婕脸色变得惨白,同时脸上露出了极度恐惧、绝望的表情。

    ,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