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066:痛苦的张觅

    066:痛苦的张觅

    “喂!干嘛呀你?”我大声叫道。

    张觅地上辗转反侧,折腾来折腾去,痛苦地说:“芷稀不爱我了……芷稀不会再回来了……呜呜……”

    “白痴呀你?”我骂道,“为了那种女人,这样折磨自己,值得吗?你这样痛苦,她又不知道,即使知道,她也不会同情你!”

    张觅似乎没有听到我的话,自言自语地说:“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芷稀回来……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唉——”我长长地叹了口气。本来我还骂他不争气,但看着他这生不如死的样子,我突然想到,两年前,我自己不也是这样子吗?

    我蹲下来,把他扶起来,淡淡地说:“走吧,我们送你回家。”

    我扶着张觅,雨晴则把整袋啤酒拿起来,跟我后面。看着她那吃力的样子,我心不忍,但我扶着已经醉了成的张觅,又没办法分身去帮雨晴,只好说:“阿晴,如果啤酒太重的话,就别拿了。”

    雨晴笑了笑,摇了摇头:“没关系,拿到你的车上去就行了,很快的。”

    我也笑了笑,不再多说什么。接着我扶着张觅来到我的车子前。把张觅拉上车后,我对雨晴说:“我们送他回家吧。”

    雨晴点了点头。

    怎知我和雨晴问了张觅几次他家住哪里,他却胡言乱语,一会说自己住广州,一会说自己住芷稀家,唯一一次像样点的就是说自己住天明花园。靠!天明花园这么大,都给你一个人住呀?瞧你这样子,也不能说出住哪一幢哪一层吧。

    那怎么办呢?

    正我无计可施的时候,雨晴说:“看一下他的身份证就行了。”

    所以说,和聪明的女孩一起时,很多事情就不用自己去想了。

    把张觅的身份证找出来,一看,我靠,他竟然就住眼前的水云轩!于是我们又把张觅拉下车,这回我不再让雨晴拿啤酒了,一手抓住张觅的手,让他的手绕过我的脖子,一手则挽起那袋啤酒,朝张觅的身份证上所写的地址走去。刚走几步,雨晴还是走了上来,帮我分担了啤酒的一半重量。

    来到张觅家,找到张觅身上的钥匙,开门进屋。张觅家没有其他人。他是一个人住的。

    张觅刚回到家,一屁股坐地上,不再起来。我把他拉到沙发边,由他躺地上。

    “我去弄块热毛巾。”雨晴说道。

    “好。”我一边说,一边张觅身边坐下来。

    “乐扬……乐扬……”张觅低声唤道。

    “嘿,你还记得我的名字呀?怎么啦?”

    “我要酒!给我酒!”

    一个人一生真正需要酒来麻醉自己的时候不多,而张觅现,是真的需要了,所以我也没说什么“别喝了”、“好好睡一会吧”之类的话,而是从那袋子里拿出一瓶啤酒,打开,递给张觅。

    张觅刚接过啤酒,我又拿起一瓶,打开,对张觅说:“来!干了!”

    “好!好兄弟!”碰过瓶子以后,我们一起把酒一饮而。

    这时,张觅抬起头来,望了我一眼,半张着嘴,忽然嘴巴一张,眼睛一眯,大哭起来。

    “你又干嘛呀?”我喝道。

    张觅哭着说:“以前芷稀常常到这里来的,我们一起这里做饭、聊天、看电视,现……呜呜……芷稀再也不会到这里来了……她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原来他想起从前的事,触景生情了。

    该死的回忆。

    回忆这东西呀,真的是让人甜蜜,让人心酸,让人痛苦。如果每个人每天醒来后,都能把昨天发生的事忘记,那么世界上或许就会少很多痛苦了。

    但同时也会少了很多快乐。

    “芷稀……芷稀……”张觅喃喃自语,“姜魏池是玩你的,他对你不是认真的,你为什么要和他一起?为什么?为什么?”

    原来这个把江芷稀抢走的男人叫姜魏池。

    哼!可恶的男人!如果我有《**》,我就把它给张觅,让他杀掉那可恶的男人!

    “为什么!为什么!”张觅大吼起来,“你跟他一起两个多月了,为什么现才告诉我?!为什么要我完全没有心理准备的情况下,告诉我你爱上了别人,要跟我分手?我好痛呀!我的心好痛呀!”

    啊?!

    跟我的情况一模一样。

    此时,张觅的心很痛,而我的心,也有点痛。

    或许不能说痛,只是有点酸楚的感觉。

    该死的回忆!

    忽然,张觅抱住了我的手臂,哭得加厉害。

    “好了,想哭就哭吧,想说什么就说出来吧,情发泄吧!”我说。

    “乐扬,你知道吗?她跟那个姜魏池已经发生了关系,但我却一直不知!呜呜……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要变心?我那么爱她,她却出卖我?到底是为什么呀!”

    我轻轻叹了口气。我想告诉张觅:每个人心,都会变;你爱她,她不一定要爱你;决定全情投入去爱一个人的同时,就应该做好被伤得体无完肤的心理准备。但此时此刻,此情此景,这些话我怎能说出口?

    “乐扬,我好想死,我真的想死了算了,我好痛苦!你明白不明白?我真的好痛苦!”

    “我当然明白!”我大叫一声,“我完全明白!我也经历过!你想死?我也想过!但你有没想过,你死了,你的家人怎样?你的父母怎样?他们把你养得那么大了,你忍心看着他们为你伤心难过,每天以泪洗脸吗?”

    张觅呆住了。他望着我,咽了口唾沫,清醒了许多。

    “你听我说,”我稍微放缓了语气,“每个人都是这样走过来的,熬过了这一关,以后就再也没有人能伤害到你了。”

    张觅咬了咬牙,稍微提高了声音说道:“是的!我不能死!我不会忘记今天,2006年12月13日!今天,芷稀永远离开了我!”

    12月13日?

    2003年12月13日,就是我和晓薇开始拍拖的日子。

    怎么总是这么巧呀?我和雨晴认识日子是11月25日,和晓薇认识的日子也是11月25日;我和晓薇开始拍拖的日子是12月13日,而张觅失恋的日子,也是12月13日。

    只听张觅的声音又低沉了下来:“乐扬,我真的不能失去她,我觉得自己好像做梦,这是一场噩梦,梦醒了,芷稀就会回到我身边来了。”

    唉,是不是每个失恋的人,都会觉得自己做梦呀?都会以为梦醒以后,女朋友就会回来呀?我叹了口气,抬起头,只见雨晴站不远处,望着我,脸色平静。我望着她,忽然也觉得自己做梦,只是这不是一个噩梦,而是一个美梦,梦里,我遇到了像雨晴这样的好女孩。

    这真的是梦?梦醒了,雨晴便会消失于我的生活之?

    ,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