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054:最后一个杀手

    054:后一个杀手

    八号那女生没什么主见,见张觅说验二号,做了个“请”的手势,意思是你们验,我没意见。但我却有意见。根据我刚才观察到的吕清的脸色,我推测吕清只是良民,不必浪费一次机会去验她,于是我向张觅摆了摆手。张觅搔了搔头,一脸迷惑。我想了想,指了指张觅身旁的江芷稀。张觅怔了一下,瞥了江芷稀一眼,无奈地望着我,似乎说:“她像杀手吗?”

    像!像极了!江芷稀的表情很紧张,却又假装镇定、放松,像极了杀手。

    终于张觅不再坚持验阿清,向我做了个“请”的手势,由我来主验。我向法官做了“十二”的手势。法官给出了杀手的手势!嘿!江芷稀果然是杀手!

    张觅看到法官给的手势,微微吃了一惊,露出了不相信的表情,好像说:“芷稀怎么可能是杀手?”八号见我一验就,很佩服地望着我。我洋洋得意,把眼罩戴上。

    接着法官让所有人睁眼,宣布十一号被杀。太好了,杀手没杀警察,只是杀了一个良民。十一号右边的十二号江芷稀先发言,她说:“一看我就知道我是一个良民啦,警察不相信的话可以验我一下,不过我劝警察别验我,免得浪费了一次验人的机会,唔……我怀疑一下一号吧。”

    听着一个杀手一脸无辜地说自己是良民,还要怀疑我,我的心里暗自好笑。接着到十三号张觅发言。他说:“唔……十二号无缘无故怀疑一号是没有道理的,如果一号是警察,你踩警察了,那怎么办?所以我怀疑十二号有可能是杀手。”

    笨蛋!这样说,不仅暴露了他的警察身份,还暴露了我的警察身份!唉,亏他还是这afiaaf的股东,怎么玩起杀人游戏来这么菜?

    十四号直接说:“pa!”接着到我发言,我说:“十二号怎么会怀疑我呢?不过我不怀疑十二号是杀手,杀手应该很低调的,不会乱怀疑人,因为这样会引起其他人的注意。我倒怀疑十三号,他干嘛要保我?又干嘛要反过来怀疑十二号?他可能是想把大家的注意力集到十二号身上,而忽视了他。pa!”

    这样说,是为了让江芷稀认为我不是警察,同时让她认为我和张觅不是一伙的。

    到阿清说了。她想了想,说:“暂时还没什么头绪,先听一下后面的人怎样发言。pa!”嘿!典型的良民发言。

    到了八号发言时,她竟然说:“我跳警。昨天晚上验对人了!十二号,杀手一个!今天大家必须票杀她!”

    晕倒!这些人到底会不会隐藏身份呀?

    但由于她这句话,几乎所有人都把票投给了十二号江芷稀了,只有五号——一个男生,没把票投给江芷稀。江芷稀被票杀了。她说遗言时重重地“哼”了一声,生气地说:“你们有没搞错呀?把我推死干嘛?八号你有病呀?干嘛要验我?一点都不好玩!靠!”

    众人目瞪口呆。我苦笑着摇了摇头。输了就发脾气,跟这种人玩真没劲。真不明白,张觅是怎样容忍她的性格的。

    游戏继续。这一个晚上,八号让我主验,十三号张觅还是认为要验二号阿清,我却主张验五号,因为他刚才没有把票投给江芷稀,他是江芷稀的同伙的可能性很大。张觅尊重我的意见。结果又验了,五号果然是杀手。

    揭开眼罩后,法官宣布八号被杀,请说遗言。八号说道:“嘿,果然是我被杀了,不过大家不用怕,我们已投死了一个杀手,昨晚我们又验对人了,这样一来,就只剩下一个杀手了。”

    她说到这里,我不由自主地望了五号那男生一眼,果然见他非常紧张,还咽了口唾沫。

    八号继续说道:“昨晚我们验的是……”她说到这里就停了下来。大家以为她故意先不说,让大家紧张一下。没想到她想了好一会,却说:“我忘记昨晚验了谁了。”

    无限晕倒!这不是这样玩我们吧?

    结果她的遗言没有任何价值。现虽然票杀了一个杀手,但也死了一个警察,剩下两警两杀,因此我不敢表明身份,到我发言的时候,我只是随便说了几句无关紧要的话。

    接下来到阿清发言。她说道:“我跳警!其实我跟八号是警同伴!昨天晚上的确验对人了!五号,杀手一个!今天大家必须把他投出去!”

    棒极了!吕清!你假装警察假装得太像了。她一定是观察到昨天五号没有给江芷稀投票,怀疑他是杀手,今天见没有警察敢跳出来,于是冒充警察,说验了五号是杀手。她这样做的好处是会让剩下那个杀手认为她是警察,今晚把她杀掉,帮我们警察挡刀了。因为她是良民,被杀了是不要紧的,只要警察还没死完,警察和良民一方就不算输了。

    由于吕清的话,五号百口莫辩,终于被票杀了。游戏继续,杀手杀人,警察验人。奇怪的是,杀手没有杀吕清这个假警察,而是杀了张觅这个真警察。杀得真准!我这轮也没验人,不敢轻易跳出来说自己是警察。

    现只剩下一警一杀了,我是后一个警察,那么后一个杀手是谁?生存的还有人,其十号刚验过了,是良民,吕清这样帮我,也是一个良民,剩下的三、四、、七、、十四,到底谁是杀手?!

    这一轮我们把四号票杀了,但游戏还是继续,证明四号不是杀手。晚上我验了号,还是良民。而杀手杀了十号。怎么老不杀我?难道我真的隐藏得那么好?

    再玩了两轮,竟然进了三人局,只剩下我、吕清还有十四号——一个男人。吕清和十四号都是没有验过的。昨晚验了七号,结果今天七号被杀,浪费了我后一次验人的机会。

    虽然吕清没验过,但她一开始就咬定五号是杀手,如果她是杀手,怎会这样出卖同伙,帮助警察?所以我几乎能肯定了:后一个杀手就是十四号!

    “我是警察!”到我发言时我说道,“二号你是良民,你必须相信我,十四号就是后一个杀手,你跟我一起把他票杀,这一局警察和良民就胜利了。”

    十四号第二轮发言时不断强调自己是良民,我只是冷笑,认为他是杀手的念头丝毫没有动摇。

    后,我和阿清把十四号票杀了。正当我一脸得意的时候,却听法官说道:“游戏结束!杀手胜利!杀手是二号!”

    ,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