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042:为雨晴煮粥

    042:为雨晴煮粥

    姓张的臭婆娘这时才反应过来,望了那被踢翻的牌位一眼,“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张先生见老婆突然大叫,吓了一跳,忙问:“怎么回事?”

    臭婆娘指着我大叫:“这王八蛋把我家的‘门口土地财神’踢翻了。”

    张先生瞪了我一眼,骂道:“臭小子,你干嘛老来我家捣乱?”

    “我来捣乱?”我冷冷地“哼”了一声,“到底是谁先惹谁的,你自己问你的好老婆去吧!”

    “跟他说那么多干嘛?把小区的保安叫来呀!”臭婆娘像正被宰的猪一样大叫,“哪有你这样霸道的人,我又没惹你,你竟然把我家的‘门口土地财神’踢翻了?快报警!我要告你!”

    “我告你妈!”我大声骂道,“如果真有土地财神,也不会保佑你这种人!”

    我没心情再跟她对骂,想要带雨晴离开,张先生却挡电梯前。

    “让开!”我大喝道。

    张先生咬了咬嘴唇,稍微把身体移开了。我跟雨晴走进电梯。电梯关门前,还听臭婆娘骂道:“去你妈的,你别走呀!有种你回来!我一定要告你!还有你呀,干嘛那么窝囊,人家叫你让开,你就真的让开……”后面那句显然是对张先生说的,再后来的话我便听不到了。

    我驾车把雨晴送到医院,来到急诊科,帮她挂号、找医生。医生看见脸上长着胎记的雨晴时,微微一呆。但医生毕竟是医生,千奇百怪的病人见得多了,也见惯不惊了,一呆之后,脸色如常。接着医生给雨晴打了针,开了药。拿过药以后,我跟雨晴便回家了。

    回到家门前,只见张家的“门口土地财神”已经重放好。我也没空多看,走进家门,先给雨晴吃了一次药,然后让她睡觉。她进房后,我就走到厨房,想要给她煮一些粥。

    但我真的没什么做菜的经验,也没有天分,手忙脚乱地弄了几个小时,才煮好了几碗粥。我盛了一碗,端手,走到雨晴的房间里,见雨晴正熟睡,不忍心把她叫醒,把粥放书桌上,自己则床边坐了下来。怎知我刚坐下来,雨晴就把身体轻轻转动了一下,接着睁开了眼睛,望着我。

    “把你吵醒啦?”我问道。

    雨晴笑着摇了摇头,柔声说:“没有,我睡不着。”

    “饿了吗?我煮了粥,你吃点吧。”我说着把桌上的粥拿起来。

    “哦?”雨晴微微一笑,“原来你也会煮东西呀。”

    “唉,你就别取笑我了,我是很少进厨房的,如果要我给自己烧饭做菜,我倒宁愿叫外卖了。”

    雨晴开玩笑地说:“哦?做饭给自己吃你也觉得麻烦,现却跟给我煮粥,我真荣幸呀。”

    “这不一样嘛,”我也笑了一下,“你平时给我做早餐和晚饭,现你病了,当然是由我来为你效劳啦。”

    雨晴一笑不语。

    “好啦,再说粥就凉啦。”我说着,端着碗,床边坐下。

    雨晴伸手想接过饭碗,我笑了笑,却不把碗给她,说道:“病了就别乱动啦,我喂你吧。”

    雨晴脸上微微一红,涩然一笑,没有拒绝。我把碗里的粥,一口一口地喂到雨晴的嘴里。

    难得体贴的东方乐扬呀。跟晓薇分手以后,我以为自己这辈子不再会对女人如此细心、体贴了。

    雨晴,似乎让我找回了初恋的感觉,似乎让我重相信,这世界存真爱。

    一碗粥很快就吃完了。我问雨晴:“好吃吗?”

    雨晴点了点头,淡笑了一下,说:“很好吃。”

    “真的?”我喜道,“这是我第一次煮粥呢,看来我蛮有做厨师的天分嘛,嘿嘿,小心我把你的大厨位置抢去了。”

    “不用抢了,我把大厨的位置直接让给你吧,”雨晴抿嘴一笑,“从今天开始,早餐和晚饭就由你负责了。”

    我吐了吐了舌头,说:“这大厨的位置我还是不要了,呵呵。我再给你舀一碗粥吧。”

    “好,谢谢。”

    其实煮粥也不是太难嘛,虽然我弄了好几个小时,但才第一次煮,就能煮出令雨晴这种厨房高手也赞不绝口的粥,看来我真的很有做厨师的潜力。

    我沾沾自喜地走到厨房,舀一碗粥,正准备回到雨晴房间,忽然想,何不尝一尝自己的绝妙厨艺?

    本来我想拿一个没用过的碗,给自己再舀一碗粥,但不知怎的,那一刻,我把雨晴当成了自己的女朋友。跟女朋友共用一只碗有什么问题?于是我把手的碗直接送到嘴边,喝了一口粥,心有点紧张,也有点甜蜜。

    明白这是怎样的感觉吗?如果你追求一个你非常喜欢的女孩子,而这女孩子毫不介意跟你共喝一杯饮料,那么你那时的感觉,就有点像我现的感觉了。

    本来心还甜蜜,但粥一进口,我的喉咙一阵麻痹,什么心情都没有了。

    tnnd的好难吃!

    我想即使是猪,吃了这样的粥,也要吐出来。

    真的好难吃!我td从来没吃过这么难吃的东西!

    唉,真难明白雨晴为什么能眉头也不皱一下,就把这样的一碗不知是什么的液体喝完。

    我放下碗,回到雨晴的房间。雨晴见我空手进来,有点好奇地问:“咦,你不是说再给我舀一碗粥吗?”

    我苦笑了一下:“那液体也能叫粥吗?阿晴呀,怎么那么难吃的东西,你也要把它喝完呀?唉,你已经发烧了,还吃这种东西,待会肚子不舒服,病上加病,那就糟了。”

    “没这么夸张啦,”雨晴格的一笑,“哪有这么难吃呀?只是味道淡了一点,但还是不错的。我第一次煮粥的时候,比你差得多了。”

    我又苦笑了一下:“唉,你就别安慰我了。我到外头给你买……”

    我还没说完,雨晴说:“不,不败,我真的爱吃,你能不能给我再舀一碗?我说真的。”

    她说得如此认真,我还能说不吗?于是摇了摇头,又给雨晴舀了一碗那难吃的液体。雨晴吃得很高兴,这高兴怎么看也不像假装的,如果我不是亲自尝过,只看雨晴这表情,我一定会认为她所吃的是味道极美的佳肴。

    吃过那难吃的液体,我又让雨晴吃了一次药,接着对她说:“你睡一会吧,睡醒就不会这么难受了。”

    我说完,正准备转身离开,雨晴却叫住了我:“不败,我睡不着,你留下来陪我聊天,好不好?”

    ,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