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我的小学 第178章 不服天才不行

    第178章不服天才不行

    上午10点,庄少哲回馄饨店换了身衣服,来到市南医院。

    刚到病房外,就听见柳老爷子爽朗的笑声,是师父来了!

    “师父!”庄少哲开心地大叫一声,推开了房门。

    房间里,柳老爷子坐沙发上,旁边靠着柳若絮,床上的两个女孩子正兴致勃勃地玩着什么小玩意儿。

    “师弟!你来啦!我今天去爷爷家,他唠叨你老没去看他,我就把他拉到这里来啦!”听到庄少哲的声音,原本靠着柳老爷子打盹的柳若絮,立刻精神起来。

    “呵呵,少哲你来啦,年轻人睡懒觉可不好哦!”柳老爷子抚着胡须,微笑地看着得意弟子。

    “师父,没有啦,我早就起来了,因为好久没运动了,所以刚才到公园跑步去了。”庄少哲赶紧解释。

    “大胖哥,快过来,柳爷爷给我们带来了好多好玩的泥人!”林心雯坐床上对着庄少哲直招手。

    庄少哲走上前去,林心雯和林玲床上的小餐桌上摆着十几个色彩鲜艳的小人,有气宇轩昂的将军、有妩媚动人的美女、有调皮捣蛋的小孩,个个做工精细,神情栩栩如生。

    庄少哲拿起一个小人看了看,掂了掂份量,小人不重,从底部看出里面是泥做的,外面用颜料上色,5、6厘米高的小人,做得巧夺天工,连手指的动作、嘴角的笑纹都清晰可辨。

    “师父,你还会这手艺?”庄少哲惊讶地问道。

    “呵呵,少哲啊,师父会捏泥人不假,但是想达到这种程度,还是不太可能,这是我天津的一个师侄送给我的。”

    “天津?捏泥人?莫非是鼎鼎有名的‘泥人王’?”

    “呵呵,你猜对了,咱们土系的天修者对泥土有天然的亲和力,可以轻易地鉴别土质的好坏,‘泥人王’是我们‘木甲门’土系天津的一个分支机构,‘木甲门’的一部分门派资金就是由他们提供的,你别小看这小小的泥人,里面学问可不少,我那师侄告诉我,单从选料来说,就一定要用天津西郊古河道,地下一米处的红色黏土为材料,这才是顶级的货色,这种泥土粘性极强,含沙量小,适合制作泥人。”

    “哦,怪不得!我总觉得这泥和一般的不一样,除了这原料,他捏泥人的技术也是超级棒啊!”

    “他们家是天津的老字号了,天津有很大的产业,我和他父亲的关系很好。”柳老爷子点了点头。

    “大胖哥,你轻点,别把我的小宝弄坏了!”看着庄少哲对着小人翻来覆去看了个没完,林心雯坐床上撅着嘴不满道。

    庄少哲忽然心里一动,放下手的泥人,对着柳老爷子道:“师父,您难得出来一次,我陪您出去走走吧!”

    “哦?”柳老爷子看了庄少哲一眼,看他的神情知道他有事情要对自己说,口答应着:“好!好!我这把老骨头也该活动活动了,家里也是老坐着,骨头都散了。”

    “爷爷,我也要去!”柳若絮从沙发上一跃而起。

    “这个……师姐,你房里陪陪小雯她们吧,屋里没人我不放心。”庄少哲想把柳若絮支开,有些事情还是不让她知道的为好。

    “师弟!我……”

    “小絮,你留下,这里还有病人,给端个茶送个水什么的,也需要有人照料。”柳老爷子把脸一板,拿出了爷爷的架势。

    “好啦,好啦,我知道啦!小雯给我一个泥人玩玩!”爷爷发话,柳若絮不敢不听,凑到病床前,三个女孩子玩了一起。

    医院的住院区后面,有一个不大不小的小花园,今天天气不错,不少病人都由家属陪着出来散步。庄少哲和柳老爷子走了一会儿后,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坐了下来。

    庄少哲花了半个小时,把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从金彪派雷春刺杀他开始,到垃圾场生死大对决,都原原本本地告诉了柳重光。庄少哲叙述的过程,柳重光仔细地听着,不时地问几个问题。

    “师父,事情的结果就是这样,‘金龙帮’已经从上海滩上消失了,您说这件事情我做的对不对?”约斗‘金龙帮’的事情,庄少哲事先没有告诉柳老爷子,所以心里一直忐忑不安,怕受到师父的责备,毕竟那天死了那么多人,虽然都是‘金龙帮’的人,但是事情都是因自己而起。

    “少哲,你做的对!男子汉大丈夫就是要有魄力,有胆识,我虽然不管事了,但是从国安局的晚辈那里也能得到些信息,上次你来后,说了‘金龙帮’的事情,老黄叫上海的分部对‘金龙帮’进行了仔细调查,由于调查的时间不长,所以还没有发现厉朝东和他们联系的迹象,但是却掌握了他们不少犯罪证据,抢劫、杀人、私设赌场、贩卖妇女、逼迫妇女卖淫、贩毒……坏事都干了,金彪他们这伙人死上十次都不多!”

    “如果按国安局的程序处理,不但手续繁琐,而且即使抓到了金彪,他也可以随便找个人顶缸,自己逍遥法外,你能利用夏铁军的黑帮组织清除了‘金龙帮’,很好!这是好、快的途径!少哲,你放心,别说死个百把人,就算‘金龙帮’的千把人全部死那里,也没事!干大事哪有不死人的!当初我老首长身边的时候,看过的死人比这个多百倍、千倍!你以为咱们的小黑本本是放着看的?特一处发的证件,全国也只有几百本,可以这么说,除了国安局总部有限的几个人外,没人能有权动你!”柳重光捋着胡子,不怒自威,身上自然而然透着股只有经历过血腥战场,才能拥有的杀气。

    庄少哲吐了吐舌头,没想到一向随和的师父认真起来,气势这么骇人,没想到那个看上去不起眼的小黑本本能量这么大!得到师父的支持,庄少哲一颗心总算完全放了下来。

    柳老爷子沉吟了一会儿,正色对庄少哲道:“少哲啊,有一点,我必须要提醒你,那些黑道人物虽然讲义气,但是他们这些人总有各种各样的坏习气,夏铁军他们,平时为人处事,管还算正派,对下面管的也比较严,但也不是一点坏毛病都没有,别说其他的那些帮派了,你再怎么说也是个孩子,我希望你不要黑道陷的太深。”

    “师父,你的意思我明白,我知道该怎么做的。”师父的这些话完全是为自己好,庄少哲铭记心。

    “少哲,那个周铁的功夫不错,我记得他的修为是‘守静期’,应该你之上,你是怎么打败他的?”柳重光忽然想起了个问题。

    “师父,事情是这个样子的……”庄少哲又把被雷春暗算时,看到两个女孩子为了自己受伤,自己由于冲天怒气引发了体内灵心的变化,导致灵心消失,化为血液金色的物质,以及今天早上的顿悟,使自己的修为境界一下子跨入相当于‘潜离期’天修者的水平……这些大大小小的事情,都一一告诉柳重光。

    “哦?竟然会发生这种事情?”柳重光大感惊讶,这种事情简直象天书奇谭,以前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自己‘回光期’徘徊了十几年,毫无寸进,没想到自己的小徒弟反而比自己先达到了‘潜离期’,这太不可思议了。这也难怪,从古至今,身具五色灵心的人只有庄少哲一个。

    柳重光双眼运起‘测灵法’向庄少哲的小腹看去,果然,以自己的功力,原本还可以看到庄少哲黄色的土性灵气,现却空空如也,灵心和灵气果然都神秘地消失了!

    柳重光又把手指搭庄少哲的腕脉上,小心翼翼地渡了一丝土性灵气过去,灵气刚进入庄少哲体内,就被狠狠地反弹了回来,一股强横无比的金色能量后面紧追不舍。

    柳重光大骇,运足灵力朝金色能量一撞,把金色能量稍稍一阻,趁金色能量还没有进入自己体内时,借反弹的力道立刻松开庄少哲的手腕,仅刚才的一次小接触,柳重光就觉得眼冒金星,耳边如钟鼓齐鸣,好半天才缓过劲来。

    “好家伙!”柳老爷子心有余悸地看着庄少哲。

    “啊!师父,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这是‘金元力’自己的防御反应。”看着师父被自己的‘金元力’震的那么狼狈,庄少哲赶紧道歉。

    “少哲啊!我虽然活了这么大岁数,但是你体内的金色能量,我也无法解释到底是什么,它的破坏力远灵气之上,你可要多加小心啊,以前曾经发生过邪派天修者通过邪术和药物大幅提高功力的,但是后都因为无法掌控体内突增的灵气而发生灵心殉爆,你体内的变化虽然和他们不同,但是也不可掉以轻心。”庄少哲体内的异变,已经完全超脱了天修者的范围,柳重光管见识广博,但也毫无主意,只能提醒弟子小心谨慎。

    “师父,我知道了。哦,对了,师父!还有件麻烦事情!”庄少哲忽然想起了陆凌拜师这件事,一直没有机会和师父提起,现正是个好机会。

    “呵呵,少哲啊,你的麻烦事情真不少啊!”

    庄少哲红着脸,把陆凌非要拜自己为师的事情,向柳老爷子叙述了一遍。

    “哈哈,少哲,以你现‘潜离期’的修为,我们‘木甲门’里是第一高手,收个徒弟有什么不可以?”看到自己小的徒弟这么有出息,柳老爷子老怀大慰。

    “师父,这么说,你同意了?”

    “收个徒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你说的这个陆凌,是水性灵心,这点倒比较麻烦,我们门的‘柳木甲’功夫,以木性和土性为主,我们这一脉,是专攻土性,他学不了啊!”柳重光不禁为难起来,自己的弟子收人家当徒弟,什么本事也不教,这算什么回事?

    “师父,我这里倒有一种功夫可以教他。”

    “哦?什么功夫?老夏家的‘断金刀’?也不对啊,那应该是金性灵心练的。”柳重光一脸疑惑。

    庄少哲也不答话,从地上捡起了片落叶,手上运起‘寒冰手’的功夫,片刻之间,落叶上面出现了一层厚厚的白霜,以‘金元力’为基础的‘寒冰手’,威力倍增。

    “咦?”柳重光从庄少哲的手里接过那片树叶,曲起手指轻轻地弹了弹,‘叮!’,树叶立刻被弹落一块,落到水泥地上,摔的粉碎。

    “少哲,你这招功夫是哪里学来的?很厉害啊!”柳老爷子眼光老道。一看这就是水性功夫的分支----冰系的功夫,从威力上看,绝对应该是上品的武功。

    “师父,这是我考的时候,自己悟出来的武功,我叫它‘寒冰手’!”庄少哲喜滋滋地告诉柳重光。

    “什么?这是你自己自创的功夫?”柳重光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自创一门功夫的难度几乎不可想象,能够自创一门武功的,都是才华横溢,聪明绝顶、旷古烁今之辈,不管自创的武功品级如何,他们的画像和重塑的金身,都被挂门派总部,被称为门派的开山祖师,由后辈的门人弟子每日香烟供奉,‘木甲门’的总部里,就供奉着开山祖师柳旬毅的画像。没想到,自己的弟子庄少哲,居然也自创了一门武功!而且是上品的绝学!

    看着师父惊讶的样子,庄少哲呆呆地点了点头。

    “天才啊!天才!”柳重光连连摇头。

    ,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