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我的小学 第133章 冒牌小舅子

    第133章冒牌小舅子

    看着突然闯入的蒙面彪形大汉,手里挥舞着吓人的青铜花瓶,房间里的人经过短暂的一愣神后,三个小姐率先吓的尖叫起来。

    “都***不许叫!否则叫你们脑袋开瓢!”庄少哲把铜花瓶一晃,嘴里凶神恶煞地叫着,看都没看,一个反身踢,‘砰’,被踢开的房门又重关上,小姐们马上吓的捂着嘴,不敢出声。

    张金宝捅了捅长毛,长毛壮着胆子站了起来。

    “你……你是谁的手下?你不知道你们‘金龙帮’的周铁周老大是和我拜过把子的哥们?你不想活了是吧?”‘金龙帮’的二把手周铁长毛的确认识,但是不是拜过把子,那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妈的,周铁算什么东西?老子是彪哥的亲小舅子!天大地大,小舅子大!你小子挺嚣张啊?照家伙吧!”庄少哲抡起手里的花瓶就给他脑袋来了一下,‘当!’,长毛直觉得眼前金星直冒,立刻倒沙发上不醒人事,脑门上鼓起老大个包,通红通红的。庄少哲根本没用力,没想到这小子这么不禁打。

    看到长毛被打的这么惨,张金宝吓的两腿都软了,一步都走不了,上下牙齿哆嗦得直打架,别看他平时对别人那么凶,真碰到横的,马上变成‘软脚蟹’。

    顾海明一看形势不对,连忙上前说好话:“这位兄弟,你们‘金龙帮’的保护费上星期刚交,怎么又来收了?况且现又不是月底,这日子也不对啊?”

    庄少哲双眼一瞪:“你管的着吗?明天是我家彪哥的生日,做为小舅子我总得表示表示吧?你放心,今天我不收你的,这里有只肥羊这里,先从他身上下手,你过来!把他们俩的皮带解下来,给我把他的手脚捆上!”庄少哲指着张金宝对顾经理说道。

    顾经理把嘴一咧,犹豫了一下,庄少哲把手里花瓶一晃,作势欲砸,顾经理吓得赶紧上去把张金宝和长毛的皮带抽出,把张金宝捆了个结结实实。

    “姓顾的,我**,你把你家二爷捆的这么紧,等二爷出去,非把你废了不可!”张金宝对顾海明可不会客气,嘴里骂骂咧咧。顾海明被他骂的心里一气,后一个扣用力一勒,差点把张金宝的手腕给勒折了,疼的他直吸冷气。

    “呦!看不出你小子皮还挺硬!老子给你松松筋骨!”庄少哲拿着花瓶没头没脑朝张金宝身上打去,才使了两分力气,直把他打的学狗叫,这种细皮嫩肉的公子哥儿哪受的了这个?

    听他叫的实不象人声,庄少哲停下了手,对顾海明道:“你把他的袜子扒了,塞到嘴里,这家伙叫的太难听。”

    顾海明刚才被张金宝骂的气还没顺过来,眼下这下机会正好报复,立刻一手捂着鼻子,一手把张金宝的两只鞋脱了,袜子扒下,两双袜子狠狠地全塞到张金宝的嘴里,差点把张金宝的腮帮子撑破。

    “你是这家夜总会的经理?”庄少哲假装不认识顾海明,顾海明点了点头。

    “我们来玩个游戏怎样?掷骰子,输的人罚酒一杯,输多少点数就打他几下,你们三个也过来!我们一起玩!”庄少哲对三个小姐招了招手。

    张金宝心里直叫奶奶,他们几个玩骰子,为什么拿自己当赌注,不管他们谁输谁赢自己总要挨打。

    喝酒掷骰子,是夜总会小姐必备的功课,别的不行,这可是她们的强项,但是有庄少哲这里,谁敢赢他啊?加上庄少哲的手气也不错,第一下掷了个16点,其他人都比他小,顾海明小才掷了个三点,张金宝眼角瞄到,差点昏了过去,庄少哲哈哈大笑,倒了一杯红酒,递给顾海明,顾海明没办法只好一口喝下。

    庄少哲把花瓶交给顾海明:“16减3一共是13点,打他13下,不许手下留情,否则被我发现,加罚10下。”

    顾海明心想今天自己得罪了张金宝,这经理恐怕也干不成了,这几天陪着这位二少爷一直挨骂,肚子里一包闷气,刚才一杯酒喝下,酒气上涌,正好借酒发泄一下,举起花瓶用力朝张金宝身上砸去,比庄少哲还狠,把张金宝砸的‘咯’了一声,差点背过气,心里把顾海明的十八代祖宗可骂开了,顾海明可不管这个,打够13下才收手,一番运动,身上倒出了一身汗。

    张金宝觉得浑身象针扎那么疼,骨头都要散架了,嘴里被袜子堵着喊也喊不出来。

    掷骰子的游戏接着进行,庄少哲手气真好,掷了个的豹子,其他几个人也都掷了十点以上,只剩下一个小姐还没掷,张金宝眼睛直盯着那个小姐拿骰子的手,心里直念阿弥佗佛:“大、大、大、大!”

    ‘哗啦’骰子进碗,那个小姐嘟着嘴道:“真倒霉,三个一。”

    张金宝听了两眼一番,直接晕了过去。

    ……

    夜总会电梯口。

    小玲紧握双手,焦急地等着庄少哲,整整15分钟过去了,哥哥怎么还没来?和他们理论,要这么长时间?自己吃点亏算了,她可不想让哥哥受一丁点委屈。

    总算看到庄少哲的身影拐角处出现,小玲连忙上前问道:“哥哥,怎么这么长时间?你们都谈了些什么啊?”

    “小玲,我们先下去再说!”庄少哲按了下电梯按钮,不多会儿,电梯门打开了,两人进了电梯。

    “那个顾经理是我的老朋友,他帮我和那个张金宝调解了一下,张金宝承认了错误,说是他自己酒喝多了,胡说八道还打了人,让我向你道歉。”电梯里,庄少哲对小玲说道。

    “哦,那就好,把我吓坏了,我还以为你要进去打架呢。”小玲拍了拍胸口,长出了一口气。

    庄少哲微微一笑,顾海明帮他调解是没错,不过不是用嘴,而是用青铜花瓶。后来那三个小姐下手狠,用青铜花瓶直砸张金宝的脑袋,连庄少哲都有点看不下去,连忙拦住,再砸下去就要出人命了。

    ‘叮’,电梯直达一楼。

    “小玲,今晚和哥哥一起回家,你外公的事情,别急,会有办法的!”

    “恩!”小玲拉住庄少哲的手,觉得好温暖,到上海以来的所有委屈、不安,全都一扫而空,庄少哲她的心里仿佛象座大山,是那么的坚实可靠。

    ip包房内。

    长毛正用冰镇葡萄酒的冰水泼张金宝的脸,张金宝嘴里的袜子已经被拿掉,一张脸再次被打成猪头,脑袋上鼓起了很多小疙瘩,倒沙发上昏迷不醒,顾海明和那几个小姐早就跑没影了。

    “哇!,冻死我了!”张金宝总算醒了过来。

    “二少爷,你还好吧?”

    “靠,长毛,我这样子你说我能好得了吗?哎哟!”张金宝用力一挣,发现手脚还被捆着,牵动了浑身得伤势,觉得从骨头缝里丝丝冒凉气。

    “二少爷,别急,我帮你解开。”长毛转到后面帮张金宝松绑。

    “妈的,这顿打挨得莫明其妙,金彪的小舅子,***,找到他非要扒了他的皮不可!”

    “二少爷,彪哥的小舅子,我认识,好象个头没这么高啊?说话声音也不象,莫非是冒充的?”

    “妈的,不管怎么说,和‘金龙帮’脱不了干系,你不是和浦东的李歪脖子挺熟吗?告诉他,不管金彪有几个小舅子,都***给我通通干掉!我出100万!哎哟,你***小心点!”

    “行!李歪脖子和我一个头磕地上,我就是他,他就是我,没说的!”

    “妈的,我看你和母猪也拜过把子,你找的人都是酒囊饭袋,没用的货!那个周铁连眼睛都被人戳瞎了,还‘金钟罩’呢,狗屁!”

    长毛好不容易松开了捆住张金宝的皮带,张金宝被捆的时间长了,血脉不通,加上挨了通胖揍,根本动不了,只能靠沙发上喘粗气。

    “对了,长毛,我看你平时挺经打的,怎么被他砸了一下,就晕了那么长时间?”

    “嘿嘿,二少爷,这叫光棍不吃眼前亏,我那是装的。”

    “恩?这么说我被打的时候你醒着喽?”

    “是的,二少爷,嘿嘿。”

    “长毛。”

    “啊?”

    “你告诉李歪脖子,我再出50万,再要他干掉一个人。”

    “行!没问题!二少爷,只要你开口,我保证帮你把事情办好,明天你就可以看到他脑袋,那个人是谁?”

    “你!”

    “啊!二少爷……”

    ,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