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我的小学 第131章 兄妹相逢

    第131章兄妹相逢

    “下雨了!下雨了!”

    一场突如其来的倾盆暴雨没有一点征兆,从天上宣泄下来,篮球场上所有人都四散奔逃,找地方避雨。风流四公子、吴亮和庄少哲他们都躲进了离这里近的二号车棚。

    林心雯连忙把衬衫给庄少哲披上,怕他着凉,一边轻轻碰了碰庄少哲的手道:“大胖哥,你怎么和他们混一起了?这几个人都是坏学生。”

    水清怡旁边也点了点头道:“那个英俊原来是我们学校的,平时专门捣蛋搞破坏,连老师都管不了他。”

    “哎,庄少哲,今天多亏了你,我们才没丢人丢到家,等会儿雨停了一起去吃个饭怎样?”英俊擦着头发上的雨水,凑了上来。

    “嘿嘿,老大请客,这下可得好好吃一顿!”吴亮站旁边傻笑,口水拖了老长。

    “你一边呆着去!有你,我们都别想下筷子。”开学那天,英俊请全班同学吃饭,和吴亮恰巧一桌,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风卷残云的滋味,自那以后,凡是有饭局,没人愿意和吴亮一桌。

    “老大!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你想卸了磨杀驴啊?”吴亮一脸寡妇相。

    “行了,行了,到时候单独给你开一桌!庄少哲,怎样?去不去?”英俊继续问道。

    “这个……我今天还有事情,你们去吧!”庄少哲不想和他们纠缠太多。

    “老大,你怎么不懂得‘看三色’?”乔勇脸上直跑眉毛,暗示英俊,庄少哲这边还有两个漂亮的小,看样子是要和庄少哲一起走的。

    “哦!,行,行,那改天吧?庄少哲,佩服!你这个科状元连泡妞都是这个份儿的!”英俊伸出大拇指,他总算明白了乔勇的意思,也不再勉强庄少哲。

    “我说英俊,你可别误会……”庄少哲被他弄的很尴尬,连忙解释。

    “行了,庄少哲,这种事情兄弟们都懂,人不风流枉少年嘛,我们哥儿四个谁没有几个女朋友?”英俊打断了庄少哲的话,抬头看了看天,雨好象小了点,无意看到林心雯和水清怡都躲庄少哲的身后,不敢看他们,英俊微微一笑,没有意。

    “兄弟们,看来我们这里比较讨人嫌,兄弟们冲啊!谁后面谁请客!”英俊当先向雨冲去,其他三公子紧跟其后。

    “老大!你明知道我跑不快,每次都是我输,我要杀了你!”吴亮撅着大屁股后面紧追。

    “冷雨扑向我,点点纷飞,千度高温波涛由你涌起,个个说我太狂笑我不羁,敢于交出真情哪算可鄙……不需呼吸空气,不需街边观众远离,微雨身边车辆飞过,街里路人走过,交通灯催促过,剩下独是我跟你……”

    英俊等人雨边跑边大声地唱歌,是林子祥的那首‘敢爱敢做’,这帮家伙唱起来另有一股狂放不羁的味道。

    “这几个家伙还真有趣呢!”庄少哲看着他们的背影,脸上露出笑容。

    “大胖哥!”

    “恩?”

    “我们算你的女朋友吗?”林心雯眨着大眼睛问出了惊人的问题,水清怡旁边也关注地看着庄少哲的眼睛。

    一时间,车棚里的空气好象凝固了,庄少哲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

    “这个……”

    “说呀!大胖哥!”林心雯的目光灼灼逼人。

    “那个……”

    “快说!”连水清怡都急了起来。

    庄少哲头一低,推着自行车快步冲入雨,口大声唱道:“千度高温波涛由你涌起,个个说我太狂笑我不羁,敢于交出真情哪算可鄙……不需呼吸空气,不需街边观众远离,微雨身边车辆飞过……”。

    “死家伙!你敢逃?水清怡,我们追!”

    四海国际宾馆。

    五楼钢琴吧。

    庄少哲身穿宾馆专门为他定做的晚礼服,坐一架崭的钢琴前,聚精会神地演奏钢琴,曲子是目前香港歌星张学友红的歌曲‘情网’。

    每周五的晚上,庄少哲都来这里弹钢琴,据宾馆吧台里的调酒师调查,周五晚上的客人要比平时多一倍!男客人大部分都是来欣赏这个年轻人高超的技艺的,女客人则大多是来看帅哥的,点上一杯鸡尾酒,坐沙发椅上,面前的小桌上点着蜡烛,耳边听着悦耳的钢琴声,看着前面的白马王子,简直是一种享受啊!短短四个月,‘钢琴小王子’的名声早圈子里传开了。

    庄少哲吸取理查德克莱德曼的长处,也不时把时下流行的歌曲改编成钢琴曲和名家的作品一起演出,赢得了客人的一致好评。虽然五星级酒店喝一杯橙汁就要50多元,但是值!三个小时的演奏,比坐音乐厅看那些所谓名家的演出,要过瘾的多,而且庄少哲的演出,从不重复过去已经弹奏过的曲目,不少不是酒店的客人每周五也慕名而来,成为四海国际的一大特色。

    离钢琴近的一张桌子上,坐着一位身穿水蓝色礼服的漂亮少女,双手托着下巴,手肘撑桌子上,嘴里叼着根吸管,呆呆地看着眼前的庄少哲。

    一曲完毕,客人们给予热烈的掌声,庄少哲站起向大家鞠了个躬,然后走到蓝衣少女的桌前。每隔一小时,他有15分钟的休息时间。

    蓝衣少女殷勤地把桌上的一杯橙汁递给庄少哲。

    “谢谢,我说蓝婉莹,你每礼拜都来,场场不拉,听不腻啊?”庄少哲吸了口橙汁,和蓝婉莹说话。

    “不腻,永远都不腻!”

    庄少哲被她彻底打败,没话说了,低头猛吸橙汁。

    忽然,跑过几个少女庄少哲面前的桌上,放了几大束玫瑰花,马上红着脸娇笑着跑开。

    “庄少哲,看不出你还挺受小姑娘们欢迎的啊?”蓝婉莹的话里明显醋味儿十足。

    “自己的演奏被观众们喜欢,是钢琴演奏家大的幸福啊!”看着这几束玫瑰花,庄少哲很是欣慰。

    “我看她们不只是喜欢你的演奏吧?”蓝婉莹话里的醋味浓了。

    “咳,咳,咳……”庄少哲装作被橙汁呛着了,猛咳。

    “哼!”蓝婉莹把小脑袋一甩,起身上洗手间去了。

    钢琴吧此时响起了优雅的背景音乐,客人们有的静静地坐着喝着饮料,有的小声地谈论着感兴趣的事情,每张小桌上点点的烛光,把偌大个房间点缀得如梦如幻。

    一阵香风吹来,庄少哲听到背后的座位上好象来了两位女客,一个小声地抽泣着,一个低声安慰。

    “丝丝,你别哭了,我们做这行的,被客人欺负是常有的事,时间长了就习惯了。”

    另一个女孩并不做声,只是不住抽泣。

    “那个客人出10万元**费,我们这个圈子里算高的了,你外公不是做手术急需用钱吗?我看你还他个价,15万,如果他答应,就给他算了!否则你到哪里去弄40万啊?”

    听她们谈论的话题,庄少哲知道,这两个人是七楼夜总会的小姐,看来不出声的那个,还是个处女,有客人要带她出台**,她没答应,估计是为了这个,被客人打了或者骂了。这种事情夜总会里经常发生,卖笑的生涯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别看小姐赚的多,背地里的辛酸有谁知道?

    “不!我的第一次从小就是属于一个人的,永远不会改变!”那个小姐终于开口说话了,语气是那么的坚决。

    这声音是那么的熟悉,好几次庄少哲做梦都梦到这声音,从小到大,整整七年,又怎能忘怀?

    “小玲!”庄少哲猛地转过身来,惊呼出口。

    那个少女听到这两个字一脸的惊讶,猛地抬头,刚才的泪水把化着浓妆的脸冲的一塌糊涂,但是那双大大的眼睛早就告诉庄少哲,不是小玲是谁?

    “哥哥!”小玲猛地扑到庄少哲的怀里,把他搂的紧紧的。

    ,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