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我的小学 第77章 完美

    第77章完美

    如果说弹别的曲目,庄少哲还要好好想一想,可是这首李斯特的《第一钢琴协奏曲》可是熟的不能再熟了,一时之间坐那里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看到庄少哲有点发呆,长毛嘿嘿地笑了起来,晃着大拇指拍马屁道:“少爷还是你行,这个土包子哪会这个?这招厉害!”

    “那当然,我这么多年评委也不是白干的,这小子想投机取巧,没那么容易。”张金宝摇头晃脑得意起来,反正据他所知,没有一个人能把这首曲目完整无缺地演绎下来,就是那些所谓的大师也不行,这首曲目不仅对演奏者的艺术境界有极高的要求,而且演奏技巧上是难上加难,号称‘世界上难度高的钢琴曲’。

    场下的观众也忍不住交头接耳起来,这场理查德克莱德曼的演出会发生现这种情形,之前无论谁都没想到,李斯特的《第一钢琴协奏曲》号称钢琴演奏家的禁区,有点名气的钢琴演奏家举办专场演出,都不会把这首曲目放进去,怕砸了招牌,因为弹的再好也不可能没有一点失误,注意了指法就没办法注意意境的保持,注意了意境又没法兼顾指法,如果失误过多反而自取其辱,画虎不成反类犬。

    “林心雯,这首李什么特的曲子很难吗?”夏雨晴禁不住伸过头去问林心雯,庄少哲上台后,两人曾有过短暂的交流,林心雯原本认识夏雨晴自不用提,夏雨晴却没想到庄少哲的这个可爱的‘小女朋友’竟然是和自己同一所学校的同学。

    “恩,很难弹的,据说是世界上难度高的钢琴曲!”

    “这不是存心玩人嘛!这个张金宝回头我告诉我哥哥派人剁了他!”夏雨晴恨的牙根痒痒,暗自发狠。

    这时,钢琴声响起,台上的庄少哲开始了演奏。无须任何准备,这首钢琴曲早已烂熟于心,庄少哲连试音都免了,直接进入正题。

    “哇!你们看!你们看!他的手法!”坐前排的观众象发现大陆一样兴奋地叫了起来,刚才演奏那首《秋日似语》的时候,因为曲调舒缓,庄少哲的双手互弹,根本没有用武之地,现才正式派了用场。

    “哇!他的手速好快!”后排有的观众为了看的清楚,站了起来,发现了庄少哲那犹如飓风般的手速。

    “哇!他真的好帅哦!”这是来自某些眼睛闪着心形的花痴少女。确实,庄少哲钢琴前的样子实是太潇洒了,演绎着如此难度的曲目,不管手速多快,他的神情仍然犹如高贵的王子,优雅而自如,长的头发散额前,衬托着非凡英俊的脸庞,还有那专注的眼神,简直是帅呆了。

    号称音乐欣赏水平全国一流的上海观众,观看高雅的钢琴演出时居然出现这种大失体面的状况,这是以前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今天庄少哲带给大家的惊讶实太多了。

    几乎是全场观众的赞叹声,庄少哲完成了后一个音符,全场掌声雷动,所有观众都站起来鼓掌,足足持续了十分钟,这也创造了上海音乐厅的记录,近百个穿着淑女装的少女不顾淑女风范,大声地叫着:“庄少哲!我爱你!”,气氛疯狂而热烈,令人感到这里举行的好象不是钢琴演奏会,而是某位港台大腕歌星的演唱会,庄少哲站起身来,面对观众,向大家深深地鞠躬。

    “天才,天才啊,我从来没看到过如此精彩的演出,难度这么大的曲目从头到尾居然一个失误都没有,简直是奇迹啊!”上海钢琴家协会主席林之雄对着麦克风大声说道。

    “如果庄先生肯屈驾,上海音乐学院钢琴系愿意聘请您为名誉教授!”音乐学院的王教授是话出惊人。

    “少爷,看来咱们又输了。”长毛再笨也看的出来现的情形对已方不利。

    “妈的,这小子是从哪里冒出来的,长毛,你不是老是说你和‘独眼龙’那帮人挺熟嘛?”

    “那是,他们四大金刚里的老大周铁是我的把兄弟,他彪哥面前绝对说一不二,少爷,有何吩咐?”

    “回去你叫他和彪哥说,我出50万,想要这小子的一双手!”张金宝盯着台上的庄少哲,咬牙切齿地说道。

    “少爷,你放心,这小子死定了,敢和你抢女人的人还没生出来呢!”

    拿着张金宝兑现的6万元支票,带着手机,观众们的欢呼声,庄少哲终于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主持人接着宣布了个好消息,理查德克莱德曼总算来到了现场,现正化妆间换演出服装,一会儿正式演出就可以开始了。

    “大胖哥,你真是太棒了,没想到你弹的这么好!”林心雯仔细打量着身边的这个大男孩,好象第一次认识他一般。

    “嘿嘿,一般般啦!”庄少哲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少哲,你那个手机电话号码是多少?告诉我,以后找你训练的时候也方便。”夏雨晴找了个借口要庄少哲的电话号码。

    庄少哲看了看手的电话号码卡,芯片还卡上没插到手机里去,旁边印着电话号码。庄少哲想找只笔把号码抄下来给夏雨晴,问了问夏雨晴和林心雯两人都没带笔,正想问后排的人借。

    “小伙子,用我的笔吧!”一只派克金笔出现自己的面前,顺着金笔抬头看去,眼前站着一位西装笔挺、和蔼可亲的老人,老人旁边还站着一位身穿蓝色淑女装、明眸皓齿的妙龄少女,眼睛骨溜溜地正对着庄少哲猛看,庄少哲想起来,刚才那些叫的大声的少女里好象就有她一个。

    “谢谢您!”庄少哲接过笔,快速把电话号码抄一张纸条上,递给夏雨晴,然后又把笔还给老人。

    “不用谢,小伙子,你的钢琴弹的很好啊!这是我的名片。”庄少哲接过烫金的名片,上面印着:‘上海四海集团董事长蓝广易’,庄少哲心想,又是一个大人物。

    “请问您找我有什么事吗?”人家这么大的一个董事长屈尊来找自己,难道就因为自己钢琴弹的好?庄少哲没搞明白。

    “恩,是这个样子的,我们集团公司的下属关系企业四海宾馆,正筹划一个项目,准备搞一个钢琴吧,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参加?”

    “原来是这样,可是我现还是学生,下个月就要考了,没有时间啊。”庄少哲想,这种来路不明的邀请,还是婉言谢绝为妙。

    “哦,原来你还是学生啊,真是英雄出少年啊,这样确实没时间到我们宾馆来弹钢琴……”老人还没说完,旁边的那位蓝衣少女悄悄地伸出右手,背后对着老人腰里的软肉,狠狠地掐了一把。

    “呃……不过呢,我们这个项目要两个月后才能够筹备好,场地还装修,所以对你的考丝毫没有影响,而且每周只是周五晚上来一次,三个小时的时间,宾馆负责服装和演出设施,并支付给你每次两千元的薪水,小伙子,好好考虑考虑好不?”老人呲牙裂嘴的说道,看来小姑娘刚才那一掐还真不轻。

    “这个……好吧,我同意了!到时候我打您名片上的电话吧!”庄少哲一看这简直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大上海真是满地都是钱啊,今天自己弹了两首曲子就挣了张金宝6万元,现又有一个这么好的机会找上门来,况且自己也需要有个地方来练练琴,看老人态度诚恳,就爽快地答应了。

    “呵呵,好,年轻人痛快,哈哈,那么就两个月后见了,到时候别忘了打我电话。”老人刚想走,旁边的女孩却并没有跟着动,又伸出右手背后偷偷地拽了拽老人的衣服。

    “呦,看我老糊涂了,忘了给你介绍了,这是我孙女,刚才看你演出叫的大声的那个,你们认识一下吧,呵呵。”老人捉狭地对蓝衣女孩挤了挤眼睛。

    蓝衣女孩的脸顿时腾地红了,咬着嘴唇,给了爷爷一个白眼,然后对庄少哲伸出右手:“我叫蓝婉莹。”

    ,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