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我的小学 第40章 挨打的功夫

    第40章挨打的功夫

    “你哥这么厉害?”庄少哲不由地吐了吐舌头。以训练杀人技巧为主要目的的部队里,能够拿到全军第二名,这几乎是一个令人难以想象的高度,“肯定比黑狼帮那两个人厉害”这点庄少哲心已经是不容置疑。

    “那当然,我还能让老大白来吗?”小峰面露得色,好象他自己是全军第二名似的。

    “那我得和你哥好好学几招,以后再碰到流氓就不怕了。”庄少哲很兴奋。

    “走,我再带你们去后院我哥的练功房看看。”小峰拖着庄少哲和眼镜的胳膊就往外走。

    “小峰,这个……这个我就不去了吧,我实是对打打杀杀的不感兴趣,我还是陪你爸妈唠会闲磕儿得了。”眼镜趁小峰一个不注意,挣脱小峰的手溜到外屋去了,这小子比泥鳅还滑,一看要去练功房搞不好还要玩两手,自己这小体格可不够看的。

    “这小子,好,不去就不去,老大,你跟我来。”小峰打开后门来到后院,后院还是那个不大不小的菜园子,不过旁边多了间仓房。

    房间门是用铁丝绕着的,没有锁,小峰麻利地拧开铁丝,打开房门,拉着庄少哲入内。外面看着这个小仓房不大,进了里面一看,好家伙足有三十多平米,杂乱物品都堆里面的角落里,当收拾出了大约二十平米的空地,用沙土垫的平平整整的,房梁上用绳子吊着两个自制的沙袋,地上放了两个铁哑铃,引人注意的是墙上安着一个象体重计似的东西,只不过是把它竖着安了墙壁上,刻度以外的部分蒙着牛皮,牛皮已被磨的发亮,一看就是用了好长时间了。

    “这是啥玩意?怎么还有刻度啊?”庄少哲看不懂了,问小峰。

    “这是力量测试器!”门外有个声音替小峰回答了庄少哲的问题。

    庄少哲回头一看,只见门外走进了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剃着板刷头,上身穿了件汗衫,下身穿了条蓝色的军装短裤,眉目间依稀和小峰有点相似,不用说肯定是他哥张强了。

    “你就是庄少哲吧?我家小峰成绩能上去可全靠你了。”张强进来就握住庄少哲的手,连连表示感谢。

    “小峰哥哥,不用这么客气,帮助同学是应该的,何况小峰还是我的好朋友呢!”庄少哲不好意思起来。

    “我比你大好多,方便点,你就和小峰一样叫我大哥好了,我参军那会儿,因为家里条件不好,这孩子性格很孤僻,现他能有这么多好朋友,性格也开朗了好多,多亏了你们啊!”张强感慨地说,确实小峰这家伙和刚上小学的时候完全是两个人了,那时候管他年纪比庄少哲他们都大,可是却连说话都扭扭捏捏的。

    “大哥,既然是一家人就不用这么客气了,我想问一下这个力量测试器是干嘛用的啊?”庄少哲还是搞不懂那个东西的用法。

    “小峰,你示范一下给少哲看看!”张强示意小峰做个师范。

    只见小峰,紧了紧裤腰带运了运气,握紧右拳猛地向那个牛皮包着的地方击去,只听被打的地方发出“崩”的一声,刻度针猛地跳到62公斤停了那里。

    “你看,刚才小峰的那一拳的打击重量就是62公斤!”张强旁边解释道。

    “嘿嘿,真有意思,大哥让我也试试好不?”庄少哲兴趣上来了,摩拳擦掌,蠢蠢欲动。

    “当然!”

    “崩!”庄少哲憋足了力气击出了有生以来重的一拳,“162公斤!”小峰旁边倒吸了口气。

    “行啊,看不出来,你还挺有力气!都和我差不多了,我重的一拳才175公斤。”张强旁边也感到很惊讶。

    “嘿嘿,我再看看,别是搞错了。”庄少哲知道自己力气大,但是也没想到拳击的力量和散打亚军居然差不多,上前凑到刻度表上猛瞧,162公斤显示无误,还少算了点呢,介于162-163之间,忽然,庄少哲发现刻度表下方有一行小字,‘给打不死的小强退伍留念---南京军区13军’。

    “打不死的小强?大哥,这是你的外号吗?好怪哦!”90年代初,周星弛的电影刚南方流行,那时大陆还没有互联网这种媒介,所以东北的消息相对关内比较闭塞,庄少哲和小峰根本没有想到那个虫虫上去。

    “这个,算是吧,就是大哥比较经打的意思,嘿嘿。”张强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唉,没办法,谁叫爸妈给自己起了个这么好的名字呢,偏偏自己又经打。

    “大哥,你们练武术的不是量要别人打不着你吗?怎么还要挨打啊?”庄少哲想起了那天黑狼帮的刀疤灵活的步伐,自己使那么大的劲也是高射炮打蚊子-白费劲。

    “这个,练武术步法、拳法、腿法练习是一个方面,但是抗击打能力却为重要,你想想别人打你打不动,消耗了体力,而你的重拳或重腿却可以趁机出动,把敌人击倒,大哥好几次碰到强大的对手,都是通过能挨打把对方磨死的。”

    “大哥,那别人打你,你不疼吗?”庄少哲又想起了那天小胡子戴着铁钉拳套的重拳。

    “小峰,来!让少哲见识见识大哥的功夫!”张强一时兴起,把身上的汗衫脱了,光了个膀子,露出身上楞角分明的肌肉。

    小峰答应了一声,从里面杂物堆里抽出根鸡蛋粗细的木棒,搂头盖脸向张强打去,庄少哲不由地惊叫出来,这打下去还有命吗?

    只听“砰,砰!”声不绝于耳,木棒雨点般砸张强的头上,背上,腿上,就象是打树干一样,连白印都没有,别说流血了。十几棒下来,小峰累的气喘呼呼,张强却啥事没有,庄少哲都看呆了,这简直比电视上演的还厉害。

    张强见小峰停下了手,微微一笑道:“少哲,我这挨打的功夫还可以吧?”

    “简直太可以了,大哥,你这就是传说的铁布衫吧?”庄少哲想起了以前看过的武打片里的内容。

    “呵呵,当然不是,这挨打的功夫可不光有铁布衫哦。”张强穿上了衣服。

    “大哥,你回来一直都忙,我也没功夫问你,你也给我讲讲你练的是啥功夫?”小峰旁边也问道。

    “恩,好吧,我就说说这挨打的功夫,我也是从我师傅那里听来的,要说着挨打的功夫,全国共有四种厉害,有一句顺口溜:‘南金北铁,东柳西龟”,这‘南金’指的是金钟罩,‘北铁’是铁布衫,‘东柳’是我练的柳木甲,‘西龟’是龟背功。”

    “哦?难道国还真的有传说的武功啊?”张强说的这些对庄少哲和小峰这般年纪的孩子极具吸引力。

    “当然,华武学博大精深,只是很多功夫因为战乱或其他原因失传了,就挨打的功夫来说,起码我就没有见过真正练这其他三种功夫的人,都是似是而非,骗普通人行,真正会的人眼里根本不值一提,而且这几种功夫,要想真正练的好,还必须要有先天灵心的人才行!这就是天修和苦修之分!”张强侃侃道来。

    “先天灵心?天修苦修?这些都是什么东西?”庄少哲象听天书。

    ,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