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九章不如归去(大结局)

    又是一年过去再的迎贺岁之日。

    偏远的药谷之一片喜意洋洋远世界各地的药门嫡系都已这几日归来能容纳数千人的药谷此刻却变得异常拥挤侧耳细听到处都是贺岁声爆竹声大红的春联遍了每一处可以看见的地方每个人都是高高兴兴的。

    然而这喜庆的气氛之却有一个不和谐的声音会偶尔响起。

    “去别烦我!小心我杀了你!”

    “这就是你对母亲的说话态么你这个逆子!”

    “逆又怎么样我还逆天呢就逆了就逆了!”

    “你、你气死我了!”

    以上的争吵来自于两个像姐妹多过像母女的二人今天她们争论的主题是有关于女大当嫁这四个字的。

    “来乖女你就看看这些照片么你看这个男孩子多帅他可是洛克菲勒家族的继承人啊……。”

    “不喜欢红毛鬼子!”

    “那这个这个是纯版国产的淮南季家的公子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我样样都不精通没共同语言!”

    “那这个行了运动健将身高二米一零大字不识几个和你一样不学无术……。”

    “二米一零?拿来当柱子啊!”

    “……我不管你了!你一辈子嫁不出去才好呢当老姑娘好了!”

    皇甫嫣然被气得一摔手本子转身去了。

    皇甫歌对着自己母亲的背影扮鬼脸。

    真是讨厌皇甫歌闷闷的踢着眼前的柱子过了年她也就才二十五岁怎么所有人都开始着急了好像她已经是个嫁不出去的老姑娘一样。

    讨厌讨厌!

    这世上的男人都是那么讨厌哪有几个值得喜欢的!

    “男人都去死!”

    挥舞着小拳头皇甫歌恨恨出声。

    “哟谁惹我们丫头生气了啊?”

    一个声音皇甫歌背后响起。

    “用得着你管!”

    皇甫歌的语气因为这几天的相亲事件异常的暴躁见有人搭话劈头盖脸的便是一句训斥。

    不过骂完之后却骤觉这声音怎么如此熟悉似乎是似乎是……!

    皇甫歌骤然转身便看到了一张带着可恶笑意的脸。

    “啊!”

    她张大嘴愕然失声。

    “呵呵。”

    阿刃笑着看着皇甫歌失措的样子。

    “死家伙!”

    不过皇甫歌就是皇甫歌失神了几秒钟之后当即身形一纵活力平添十倍扑了上来。

    “喂!不许打人!”

    前次多年之后相见的惨痛回忆还记忆里阿刃知道眼前这丫头激动的时候手脚就开始痒为了防止再重蹈上次的覆辙阿刃急忙以手抱头护住要害。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这次皇甫歌却没有动手动脚而是一把扑到了阿刃的身上双手死命的扣住阿刃的背用力之大令人愕然。

    “丫头你转性了?”

    温香软玉怀阿刃却觉得有几分不真实这还是那个丫头么?于是他小心翼翼的问着。

    “我想明白了!”

    皇甫歌阿刃耳边大吼。

    阿刃被震的耳膜嗡嗡作响他‘啊’了一声不满的叫着:“你明白什么了啊?”

    “我明白了如果自己喜欢一块木头的话就要努力去追否则木头是不会来追我的!”

    哦?

    阿刃愣了一下接着他歪过脑袋让自己的眼睛对着皇甫歌的眼睛。

    看见的是一双充满了执着的眸子这双眸子像星星一样亮。

    “丫头你想好了?”

    “废话!”

    皇甫歌骂了一声随即便把头凑上前对着阿刃的嘴巴一阵乱啃。

    阿刃急忙退后挣扎了好半天才挣脱了皇甫歌的魔爪。

    “笨蛋接吻不是这么接的!”

    “那你教我……。”

    皇甫歌出乎意料的虚心。

    “嘿嘿当然好了。”

    阿刃上前一步轻轻扶过皇甫歌的头把唇凑了上去一时间春意无限。

    这时一颗巨大的礼花爆响半空五光十色的光芒把这个大年之夜映得无比灿烂。

    巴黎。

    那座世界闻名的铁塔之下无数游人这里留连有两个相伴而来的情侣看样子似乎是国人他们拿着手的相机想找一个人帮他们合影这时一个身形高挑头脸都被包裹围巾的女孩自他们身边经过。

    “1a?”

    男子拦住了这个女孩举着手相机善意的微笑着。

    那女孩一愣也笑了。

    “国人?来旅游的?”

    女孩的声音很有音乐感说出的话犹如唱歌一般让人听了心神一荡。

    男子一愣随即脸上浮现出喜色。

    人他乡遇到同一个国家的人是非常令人高兴的。

    “是啊是啊你也是来旅游的么?”

    “呵算是。”

    女孩帮着这对情侣合了影拒绝了二人一同吃饭的邀请虽然男子极力推销他从国带来的元宵是多么的好吃但女孩还是拒绝了。

    “正月十五了啊。”

    女孩望着零星小雪漂落而下的天空叹了一口气。

    这个节日是父亲为重视的呢不知道他们怎么样子父亲哥哥还有他。

    值此佳节人却异国他乡虽然是为了躲避那么世俗的烦扰但是的确有点孤单呢。

    如此想着心头就有点冷女孩紧紧身上的衣服正欲快步离开之时。

    一只手拿着相机伸到了她的面前。

    “1a?”

    这声音有点熟悉女孩转过头去便看到了他。

    “是你?”

    “是我。”

    阿刃笑着点头他上下打量着眼前的这个女孩她好像又瘦了。

    “你终于来找我了我留下的信息你全收到了?”

    楚自瑶情不自禁的微笑着。

    “你还敢说!”

    阿刃无奈摇头“三十条迷语还条条都是那么难为了解开这些鬼东西找到你的落脚处我都快把头熬白了喂楚自瑶你虽然聪明一点可也不能仗着聪明欺负老实人啊。”

    “哈哈。”

    楚自瑶掩嘴大笑。

    “追女孩子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哦你早该有心理准备了。”

    “可我现追到你了。”

    阿刃凑前一步极具侵略性的眼神盯着楚自瑶“你是不是该付出点什么代价了?”

    “我呀把自己赔给你你敢要么?”

    楚自瑶挑衅似的看着阿刃。

    “当然敢。”

    阿刃张开双臂将楚自瑶搂怀里。

    此处。

    是整个城市的高层建筑物八十层的建筑高足以让站这里的人俯览这个城市的每个角落。

    像父亲一样林紫宁喜欢站高处向下俯看这能让人感觉到力量与压力。

    力量是因为站得高压力也因为同样的原因。

    “小姐。”

    一个林家弟子悄步上前低声道。

    “什么事?”

    “家主的电话。”

    “嗯。”

    林紫宁接过手机林成一的声音便从手机传了过来。

    十分钟以后林紫宁将手机放下神色间却有了疲惫之色。

    情势不妙啊。

    药门已与济世医家联合隐有合并之像多方面对林家施加压力林家的事业处处受阻大战一触即。

    这次是生死之战了。

    肩上负担着这么多东西真的好累。

    可是又有什么办法?

    林紫宁嘴角浮现出一丝苦笑。

    自己又不是那个没良心的臭小子可以不管不顾的一走了之继续担着。

    既然非打不可那就占据主动林成一也是这样的意思。

    那就开打!

    林紫宁的眼神里透出凌厉之色。

    是夜混战开始。

    无法说这场战斗消耗了多少的资源与性命只知道这场持续了半年的战斗结束之时这几个家族已经有近乎一半的名字消失宗族谱里。

    林家败了。

    败了皇甫尘皇甫涤寰这对兄弟的手里没想到药门真下得了决心与济世医家再合并。

    林成一败得无话可说一次孤掷一注的战斗林成一战死天命林家再开始了有关另一次重生的等待。

    而林紫宁林成一率众出击后便知道了后的结果。

    这样孤单的夜晚里如此的寒意入骨啊。

    仍是那幢高楼之上林紫宁却如同立于无底深渊之前往前一步便是万劫不复?

    林家的骨血已经散到世界各地天命之家是永远不会灭亡的只有一个又一个有关生与死的轮回。

    林成一曾经要求林紫宁一同避居海外不过林紫宁拒绝了她看来与其茍且偷生不如一战而亡林成一也没有多劝对于失败他甚至没有多少愤恨之色也许他看来胜负得失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向权利之巅迈进的过程只要是走这条路上便是此生为满足的事情即便是失足跌落也是一种莫大的荣耀。

    因为他这一生没有白费。

    林紫宁呢?

    “我只是一个附带的祭品。”

    “父亲向权利迈近时我跟他身边父亲死亡时我也一同死去只是一个祭品而已……。”

    林紫宁低语着对于自己的生命她早已绝望。

    绝望得心底冷身子也情不自禁的颤抖起来。

    一件衣服忽然的披了她的肩上。

    林紫宁没有回头她知道站自己背后的是谁。

    “你果然来了。”

    “我说过我会来接你走的姐姐。”

    阿刃她耳边低语着。

    “为什么要跟你走呢?我已经死了……。”

    林紫宁喃喃自语着她的生命已经与林家的荣耀结合一起林家荣耀一灭她应该也同时死去。

    “姐姐你义父的毒得太深了这世界上还有许多值得注意的东西余下的半生里我会带你一一欣赏它们……。”

    两人正切切私语之时一声轰然爆炸他们背后响起。

    这间厅堂算是林家的后一个根据地此刻厅堂的大门爆炸轰然倒地冲进来的是许多个欲将林家后一点骨血根除的人。

    为的那个竟是昆达。

    “林紫宁……!”

    昆达高声叫着然而他看到阿刃的身影时却是张口结舌的说不出话来。

    “小、小师弟你怎么这里?”

    “大师兄一向可好?”

    阿刃冲昆达点头微笑。

    “还好小师弟你这里不是想维护这个女人?”

    昆达沉声问道。

    “如果我是答案是肯定的呢?”

    阿刃颇感兴趣的望着昆达。

    “那么我只好……。”

    昆达眼现出凝重的神色像是要动手不过说出的话却是令人一愣“我只有装作没看见了!”

    昆达的回答让所有人均是一愣阿刃的一愣之后却开始哈哈大笑起来昆达果然还是昆达那个热血汉子。

    “这不行!”

    几个随昆达周围的人顿时高声叫了起来。

    “嗯?”

    昆达看着他们眼凶色顿显“这是我的小师弟师父喜欢的徒弟你们曾经的老大别说他现只是要保个女人就算是他说要你们这帮无情无义家伙的人头老子都不会皱一下眉头!”

    那几个人顿时噤若寒蝉。

    “哈哈大师兄你的这份情我领了就此别过。”

    说着阿刃扶起林紫宁的腰身形向后猛退眼看就要撞到那扇偌大的玻璃窗之时他与林紫宁却像是融入大海的水滴一般融进、并且透过了这扇玻璃然后两人一个旋身就这么脚踏虚空飘然而去了。

    啊!

    这幕类似神迹的场景让场众人目瞪口呆。

    “傻子们老子是救你们的命啊看到了老子这个小师弟已经不是人了他要是起飙来你们的小命要都要撂这!”

    昆达喃喃自语着。

    某个遥远的地方。

    有个天堂。

    那里住里一男四女这样的搭配男的看似享齐人之福然而确实如此么?

    “喂!小三又尿了快来换尿布!”

    “老婆大人俺正洗衣服劳您玉趾稍稍的离开一下麻将桌……。”

    “别废话老娘打麻将的时候烦别人唠叨了!”

    “……哦。”

    ----------------------电子版至此结束。

    谢谢兄弟们一直以来的支持。

    拜谢了。

    我知道这叫烂尾但是没办法因为扑街所以电子版只有十万字的限额。如果有兄弟想知道以后的故事加我的群894554还有二十万字繁体版会不定期的群里放出。

    希望大家支持我的书那本绝对比这本好看因为我渐渐找回了当初写k时的感觉。

    写结束之后

    由去年五月起到今年三月止这本济世神针终于全部完成当然繁体版还差一点点也会一个月内完成的。

    忙忙碌碌的一年却只写了这点字数回想起来我也觉得不可思议。

    也许是因为太贪心了繁体简体甚至杂志都想涉足以至于分心太甚没办法静下心来写东西。

    不管怎么样结束了。

    这里要感谢是他给了我一个机会可惜不争气的我没办法给他相同份量的回报这本书扑得厉害。

    扑街的原因有很多但是主要原因肯定是我不勤力书写的马虎没办法让书的风格自始至终的统一下来这些都是原因如果我上心一点多花点心思来写大纲动笔之前确定自己要写什么而不是靠着一时的灵感让故事继续那么可能这本书的成绩会好上那么一点。

    痛定思痛。

    现写的这本书符箓惊神不但用了一个较为完整的框架风格上我也开始回归回归到我善长的轻松与搞笑那会是一个精彩的故事。

    谢谢大家很久以来对我的支持虽然订阅量一直很惨淡但是毕竟有上个兄弟一直支持我这是我继续写的动力。

    嗯再告诉兄弟们一声还有繁体版济世神针的二十万字会出了繁体版后放出群的共享里想看的朋友就去瞅瞅故事么虽然不算精彩但是毕竟有了个圆满的结束主角的身世之谜也将揭开。

    不锈。

    ,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