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六十四章 意外

    杰森看着手中的稻草人,眼前文字开始浮现。

    【稻草人:一位农人目睹暗恋对象结婚,而绝望的枯萎在她家门前稻田中,化为为稻草人,因被周围村民祭拜祈求丰收,从而获得了微弱的力量,一年又一年后,他的意识再一次的苏醒,他看到了陷入战火的村庄,看到了当年爱慕的对象正保护着自己的孩子不受伤害,看到了那向着对方刺去的长剑,毫不犹豫的,他挡在了她的身前,他替她挡下了所有,他替她消灭了那些入侵的士兵,他倒在了田野之中,他看着记忆中的天空,仪式逐渐的消散无踪;效果:佩戴者可以抵挡一次致命攻击。】

    (标注1:爱,可以诞生奇迹,但不值得卑微。)

    (标注2:爱,可以诞生奇迹,所以,值得卑微吗?)

    ……

    “这样的稻草人吗?”

    “味道一定很好。”

    杰森这样的想道。

    对于其他人来说,可以抵挡一次致命攻击的【稻草人】一定是至宝。

    不然的话,也不会出现在花开院树的身上了。

    可是对于‘天赋异禀’的‘不死’杰森来说。

    这样的能力,真的是鸡肋了。

    远远不如吃掉的好。

    毕竟,【稻草人】的香味早已告诉杰森,这是远远超过3点饱食度的食物。

    “将车停好后,来我的房间。”

    杰森说着推门下车,向着童守寺走去。

    他现在迫不及待的要吃掉【稻草人】了。

    看着杰森的背影,惠丽晶速度飞快的倒车入库,开始停车。

    童守寺老和尚和贺太则是站在一旁等待着。

    “他总是这么独来独往吗?”

    流浪的阴阳师问道。

    “大部分的时候是这样。”

    “世上的人,谁不是这样?”

    “看似成群结队,实则到了最后,只有一个人独行。”

    童守寺老和尚双手合十的说道,然后,忍不住的感叹了一句。

    这样的感叹,有一些是有感而发。

    更多的是,童守寺老和尚的习惯。

    为了扮演好‘童守寺大师’这个角色,他可是尽可能的让自己符合高僧这一形象的。

    自然的,一些话语也要变得高深莫测。

    可惜的是,他完全不懂那些高深莫测的话语。

    只能够是选择一些自己的感悟来说。

    “您是再说到了生命的尽头?”

    流浪的阴阳师很尊敬的问道。

    “不单单是生命的尽头,而是从一个人出生开始,他就是单独的个体,然后,一点一点的迈向了死亡,这个过程都需要一个人来承受。”

    “不论父母,和爱人,还是子女都无法代替。”

    “很难,但必须要承受。”

    “所以,很多时候,就会有人在说——人间很好,但是下辈子再也不来了。”

    老和尚叹息着。

    他想到了自己的父母、曾经的妻子,和孩子。

    但是,越是想,就越是孤独。

    因为,他们早已经不在了啊。

    “可是也有美好的吧?”

    流浪的阴阳师反问道。

    你很难想象一个在‘里世界’混迹在阴暗之处的人,相信人间美好。

    但事实就是这样。

    流浪的阴阳师自认为不是好人,甚至承认自己是坏人,但是绝不是恶人。

    因为,他还有着自我的底线。

    所以,他相信人间的美好。

    即使这样的美好,很少、很少。

    “有啊!”

    “就在这里。”

    老和尚坦然承认着。

    然后,指了指自己的心口。

    虽然父母、妻子、孩子早已离去,但是心中的记忆依旧美好。

    或者说,正因为这样的离去,这样的美好才分外珍贵。

    他永远不会忘记。

    也不可能忘记。

    因为啊,这是他习惯‘孤独’后,唯一的寄托了。

    也是他继续行走下去的动力。

    人嘛,总得有个理由和借口,才能继续下去。

    自认为凡人的童守寺老和尚也不例外。

    甚至,他认为自己需要更多。

    毕竟,他这个凡人,还是个半路出家的假和尚。

    流浪的阴阳师看着童守寺老和尚。

    他总觉得有什么不一样的气息出现在眼前的大师身上。

    可究竟是什么?

    他又说不上来。

    这就是大师吗?

    流浪的阴阳师摸了摸自己的心口,一种莫名的感悟开始出现了。

    老和尚看着流浪阴阳师的模样,没有任何的言语。

    他已经习惯了。

    不知道从何开始,和他交谈的人,总会露出这样的神情。

    然后,这些人会越发的感激他。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这应该是好事吧?

    停好车的惠丽晶看着站在一旁的老和尚和流浪的阴阳师,完全没有理会,快步的向着童守寺而去。

    她现在的心,完全扑在了即将学习到的知识上。

    吸溜。

    宛如是吸面条一般,杰森吃着手中的【稻草人】。

    在他的舌头触碰到【稻草人】的时候,稻草人的扎绳就直接融化了,原本可以拿在手中咀嚼的稻草人,瞬间变得好似面条一般。

    而且,十分劲道。

    还有些q弹。

    味道的话,则是真正意义上带着面粉和番茄的味道。

    “是因为在田间屹立吗?”

    杰森猜测着。

    眼前的文字,则是如实的展露。

    【吞食‘稻草人’(完整)】

    【体力、精力、伤势超额幅度恢复!】

    【饱食度+200】

    【饱食度:829】

    【食之兴奋+1】

    【食之兴奋:1】

    ……

    “食之兴奋?”

    杰森看着增加的‘食之兴奋’,就是一愣。

    在以往的‘吃’中,像是这种唾手可得的食物,即使有着数额相当多的饱食度,但也不会出现‘食之兴奋’。

    而现在?

    “是因为我以前没有遇到相当程度的‘食物’?”

    “还是对战花开院树时,也计算到了‘狩猎’中?”

    “如果是这样的话……战斗模式也许可以更改一下。”

    杰森想着,面容就露出了兴奋。

    因为,如果像是后者一般的话,他完全可以在战斗时抢夺……不,是‘拿取’敌人身上有着‘食物味道’的道具。

    虽然只是一个猜测,但是这样的猜测,却让杰森站起来在屋子里走了两圈。

    他的脑海中,已经开始计划了。

    直到惠丽晶敲门,杰森才回过了神。

    咚、咚咚。

    “杰森?”

    女侦探问道。

    “请进。”

    杰森回应着,然后,看着走进来的女侦探,径直一指旁边房间中的空地。

    “你先站在这里。”

    杰森说道。

    女侦探有些摸不着头脑,但是依旧照做了。

    她是相信杰森的。

    “对于‘神秘侧’,或者说是‘里世界’,你想要学习什么?”

    杰森问道。

    认真的说起来,这是杰森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当老师。

    他完全的没有经验。

    也不懂得该如何教导。

    而有着‘承诺’做为前提,他则必然会尽全力。

    所以,思考后,杰森准备从女侦探的兴趣入手,教导对方感兴趣的事情。

    兴趣是最好的老师。

    杰森是相信这句话的。

    而且,也会让他更加的省力。

    “战斗!”

    女侦探毫不犹豫的说道。

    短短几天以来,女侦探见识了太多‘神秘侧’的事件了。

    每一件,几乎都是关乎生命的。

    要是没有足够的实力,真的是会死无葬身之地的。

    因此,她选择了战斗。

    或者说……

    攻击!

    在女侦探的心中,最好的防御,就是主动攻击。

    “战斗吗?”

    杰森沉吟了一下后,迅速明白了女侦探的想法,当即,他就问道:“你有匕首或者短剑吗?”

    “有!”

    女侦探马上说道。

    并且,随即从腰带内掏出了一柄小巧的匕首,递给了杰森。

    杰森接过匕首,略微适应后,就直接冲着一旁发动了攻击。

    呜!

    匕首切割空气,发出了劲风声,女侦探瞪大了双眼看着,可就在女侦探完全没有反应过来时,杰森又一次将匕首刺出。

    呜!

    这一次匕首更快了!

    女侦探虽然没有反应,但是她能够感觉到这一点。

    突然间速度加快?

    女侦探双眼一亮。

    并不是战斗白痴,相反经历过战场的女侦探很清楚这一点的重要性。

    关键的时刻,真的可以扭转乾坤。

    “这是源自我一位好友的技巧,他根据军营内长枪,以及一些刺客流派对短剑、匕首的技巧理解,创造出了这种技巧,修习它需要你……”

    杰森开始向女侦探讲解【突刺】的技巧。

    女侦探相当的聪慧,杰森只是讲了两遍,就完全的记住了。

    接着,就开始了自我练习。

    大脑记住和上手,是两回事。

    是一个需要相当漫长适应的过程。

    “这是按照约定我教导你的技巧之一,还有就是‘神秘侧’最为重要的基础:图复语。”

    “它将会是你最为直接接触‘神秘侧’的存在。”

    “不过,现在你需要将【突刺】掌握。”

    “之后,我会再次教导你。”

    杰森这样说着,就向外走去。

    虽然不知道怎么教导,但是【图复语】这样的基础,杰森可不会遗忘。

    而教导【突刺】?

    杰森绝对不是因为女侦探之前的几次款待而放松了自己对基础的标准。

    毕竟,他的‘核心’技巧,完全没有教导嘛。

    走出左厢房,杰森大踏步的向着童守寺老和尚所在的藏经室走去。

    在开始教导杰森‘童守寺传承’后,老和尚大部分的时间都在这里。

    期间,杰森看到了站在门口的贺太。

    流浪的阴阳师眉头微皱的看着杰森,但却没有说什么,一直到杰森的身影消失,流浪的阴阳师才把目光看向了门外。

    继续履行着自己守卫的原则。

    对此,杰森是心知肚明的。

    但完全的不在意。

    因为,他没有感知到恶意。

    至于警惕?

    那是应当存在的。

    不要说是流浪的阴阳师,他的警惕之心,更是常人所没有的。

    他都有,别人为什么不能有?

    藏经室内,灯光明媚。

    在那张杰森熟悉的桌子上,老和尚焚了一壶香。

    烟雾飘渺,老和尚正在翻阅经书。

    不是什么秘传、奥义。

    就是普通的经书。

    而且,一边看一边在经书上做着注释。

    很认真,不是敷衍了事。

    仅仅是看着这一幕,杰森很难想象老和尚是一个半路出家的‘假和尚’。

    “完全入戏了吗?”

    杰森想着,就走到了桌前,坐到了老和尚的对面。

    “大师。”

    杰森惊动了老和尚,老和尚马上放下经书,双手合十说道。

    “你很爱看经书?”

    杰森扫了一眼,满满注释的经文后问道。

    “这是身为一个和尚应有的。”

    “毕竟,我不希望辜负上代大师的希望。”

    “在遇到大师您之前,我会努力的保证童守寺的名声。”

    老和尚很诚恳的说着。

    对于知根知底的杰森,老和尚根本没有隐瞒的想法。

    而杰森则是再次沉吟。

    真作假时真亦假。

    假作真时假亦真。

    莫名的,杰森想到了这句话。

    “怎么了,大师?”

    老和尚不解的问道。

    “没什么,我们继续传承吧。”

    杰森摇了摇头。

    他不认为自己应该提醒老和尚什么。

    这是老和尚自己的事情。

    自然是老和尚自己去解决。

    杰森只认为老和尚是入戏太深罢了,但是杰森完全没想到的是,老和尚早已不是入戏太深,而是将‘戏’融入了生活。

    “当然!”

    “大师【大威天龙法】是童守寺的核心秘传,除去童守寺的继承人外,是不可以传给外人的。”

    在教导杰森前,老和尚解释着。

    顿时,杰森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老和尚在担心他将童守寺的核心秘传教导给其他人。

    对此,杰森摇了摇头。

    “不会的。”

    “我只会传给童守寺的继承人。”

    杰森给与了保证。

    “那我们开始吧!”

    老和尚说道,就展开了手中的【大威天龙法】。

    与此同时,凉介已经带着浦岛返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关后门,凉介认真的看着浦岛。

    “浦岛,你考虑好了吗?”

    “现在还有退出的可能。”

    “一旦开始的话……就是无路可退了。”

    凉介询问道。

    “没问题。”

    “我已经想好了。”

    “开始吧。”

    浦岛用力的点了点头。

    凉介看着浦岛,然后,拿起了桌上的电话。

    他播出了一个号码。

    听筒短暂的忙音后,电话接通了。

    “喂?”

    凉介率先开口。

    而对面则是沉默。

    “喂?”

    “是宫本长官吗?”

    凉介再次询问。

    这一次,电话里不在沉默了,一抹好听的声音传来——

    “你找宫本?”

    “抱歉,他刚刚死了。”

    “我……杀的。”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